P2P入冬?

融金所被调查已逾一月 ,多家P2P平台负责人坦承“心有余悸”

融金所被调查已有一个月,但行业仍未恢复平静:“十一”过后,南都记者走访发现,不少P 2P平台负责人坦承“神经紧张、心有余悸”,行事更趋于低调;而自年初出现的高管离职潮,近期也呈加速趋势,出现了跳槽小高峰。互为印证的是,深圳经侦部门近期透露,深圳非法集资总体形势越来越严峻,现在到了集体爆发期。

融金所被调查已有一个月,但行业仍未恢复平静:“十一”过后,南都记者走访发现,不少P 2P平台负责人坦承“神经紧张、心有余悸”,行事更趋于低调;而自年初出现的高管离职潮,近期也呈加速趋势,出现了跳槽小高峰。互为印证的是,深圳经侦部门近期透露,深圳非法集资总体形势越来越严峻,现在到了集体爆发期。

尽管形势逼人,但P 2P行业并未出现实质性的大动荡。根据网贷之家统计结果,9月份广东省共爆出7家问题平台,相比之前数据明显下降。尽管多家P 2P平台接连被查,但9月份深圳的网贷成交量为228 .75亿元,相比8月还是出现了小幅度的上升。

打擦边球或引火烧身

9月初,深圳知名网贷平台融金所总裁张东波、副总裁刘丰磊、总经理孟楚来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共18人被调查的消息,引发了业内外的地震。与以往P2P平台崩盘、跑路,随后经侦介入的套路不同,融金所此前并没有出现此类问题。

被视为行业标杆的融金所被调查后,不少中小平台心态更加不安。“十一”过后,南都记者走访发现,仍有部分P2P平台担心突然被查。公司位于车公庙的一家P2P平台品牌总监就坦言,公司即使处于正常运营状态也难免如履薄冰,害怕会有意或无意中触碰到一些红线。一旦被监管部门邀约“喝茶”,公司名声可能会万劫不复。

对此,曾在深圳经侦部门工作、现任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郭朝辉分析称,经侦部门应该不是有意针对P2P,只是因为深圳P2P行业发展接近占了全国半壁江山,基数太大,即便只是针对1%的企业进行调查,也会引起全行业震动,尤其是国湘资本和融金所这样的大平台相继被查,让行业内产生了恐慌心理。

“P2P行业有其自身的特殊性,虽然每单业务可能涉及金额不大,但涉及人群多,区域广,所以一旦P2P平台出现问题,往往容易引起群体性事件,这种情况并不罕见。”郭朝辉指出,经侦部门以前都是在平台问题爆发后才介入,但此时损害结果已经发生且绝大部分情况下损害都无法挽回,现在经侦部门在平台未出事时提前介入,也是希望给行业提个醒,规范经营守法经营。在他看来,监管力度加大,肯定会导致P2P行业的经营业态发生变化。未来守法经营、经得起调查的P2P企业应该会越做越大,而希望“打擦边球”的P2P企业可能就要慎重考虑。

高管离职暗流涌动

在“调查风波”的推波助澜下,P2P行业原本已出现的“高管离职潮”似有加速趋势。今年年初刚接任小牛在线C E O的王永杰近日悄然隐退。有消息指,熊猫金控旗下的银湖网总裁兼C E O潘俊莲日前被爆离职;而人人贷的市场总监也于近日递交离职申请。

实际上,由于行业特殊性,P2P的人才流动从来就没消停过。本土P2P平台人人聚财C E O许建文就遭遇过得力助手被挖走的尴尬。许建文告诉南都记者,这是一个行业在快速扩张中的正常现象。上千家P2P公司,民营、国有、外资都涌进来,导致人员成本水涨船高,出现大量企业互相挖角。另一个因素则是公司在发展过程中出现创始股东和合伙人离职,早期的创业环境与今天的“百花齐放”差异甚大,一些创始股东心态变化导致分歧。这是属于对公司未来战略理念不同而带来的离职潮。也有部分高管或股东在公司估值、知名度得到提高后,见好就收,选择套现离场。

许建文认为,互联网金融发展这么快的情况下,行业资本涌入,新成立的公司太多导致人才的极度紧缺和人才泡沫。这是必经过程,完全可以参考此前“千团大战”时的盛况,不必过于介怀。

记者注意到,P2P行业的人才掣肘正愈发明显。据某互联网金融人士透露,整个行业的高管年薪普遍都在百万元以上,平台开出的条件包括现金、股权或期权等,但“即便这样的高价,也未必找得到人。”

还有观点认为,最近的P 2P行业高管暗流涌动或是P 2P行业迎来大洗牌之前的“信号灯”,更多人在嗅到危机之前已选择好退路。

重组合并或成未来出路

重组或者合并,或许会成为P2P未来重要的出路。有金融研究人士认为,江湖混战之中,在P2P监管细则出台的缓冲期,平台之间的相互整合是出路之一,未来或出现更多像团贷网控股融金所这样的案例。

随手科技C E O谷风告诉南都记者,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一种业态,P2P在金融创新、金融风险等方面的争议一直就没有停过。它一方面是“互联网+”在金融领域的实践,有金融创新的价值;另一方面又有可能带来金融风险,给老百姓造成损失。央行、银监会等十部委发布《指导意见》后,整个行业的洗牌在所难免,目 前 中 国 有 上 千 家P2P,应该说这个过程才刚刚开始。

“这份文件体现出来的总体基调,还是依法监管,适度监管。”谷风认为,对于P 2P行业的从业者和整个价值链来说,最关键的是要有底线思维,不该碰的坚决不碰。

数据

9月成交量上升问题平台减少

根据网贷之家统计的结果,9月广东省共爆出7家问题平台,相比之前数据有明显下降。从问题平台的类型看仍然以跑路平台居多,共有4家。尽管经侦风暴对行业造成了影响,但9月份深圳的网贷成交量为2 2 8 .7 5亿元,相比8月还是出现了小幅度的上升。网贷之家的数据还显示,截至2015年9月底,广东正常运营的平台数已经达到了4 5 7家,位居全国各省市区第一,占全国正常运营平台比例的18 .91%。其中,深圳的平台数量占到了广东省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的76%。

官方表态

深圳非法集资到了集体爆发期

应深圳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之邀,近日深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姚志亮在讲座中曾透露,深圳非法集资总体形势越来越严峻,现在到了集体爆发期。2013年立案54宗,破案27宗,2014年立案42宗,破案25宗,2015年前八个月立案132宗,破案62宗。

姚志亮提醒,深圳经侦打击非法集资的主要标准,是国家关于非法集资四个特征的规定: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公开宣传;以高息为诱饵以及向不特定对象筹集资金。而警方在P2P行业领域关注的问题,主要有资金池问题、影子银行问题和非法集资诈骗犯罪问题等三方面。

专家看点

P2P后续经营着重规避三条红线

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朝辉认为,P2P行业因行业特性确定,除因为购车或装修等小额资金需求外,往往大部分借款人都是企业,借款用途是用于企业生产经营,类似借款普遍存在“借款时间长、借款金额大”的特点,而P2P行业投资者往往都是普通市民,大家彼此之间是因为钱的关系而聚在一起,天生缺乏信任度以及粘性,绝大部分投资者都喜欢投“金额小的标、期限短的标”,二者之间就容易出现错位。这也是导致“资金池”在P2P行业屡禁不止的原因。

“结合个人处理类似案件的经验以及媒体曝光的几家P2P平台出事的情况,尤其是国湘资本和融金所,都是P2P公司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郭朝辉总结道,P2P后续经营,要着重规避的红线在于三点:其一,不能自融,中介平台和融资平台要区分开;其二,不能做资金池,也尽量不要用“债权转让”等方式做类资金池,虽然单笔“债权转让”行为是合法的,但如果长期以“债权转让”为名行资金过桥之实,将来被认定资金池的风险较大;其三,做好信息如实披露,包括借款人的信息,贷款人的信息以及资金实际用途,将资金实际用途透明公开,也是杜绝资金池的最好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