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川县血库外,病人家属未能拿到做手术所需的血。

核心提示|“父亲住院已经9天了,一直因缺血无法手术。”10月11日,栾川县白土镇歇脚店村村民赵新会向本报反映问题。记者随后了解到,栾川县的用血只能维持急诊之用,平诊患者只能等待。

原来,自9月以来,栾川县供血库告急,医院用血紧张。“洛阳血站目前给我们的供血量只有正常用血量的20%。”栾川县人民医院院长刘小伟说。栾 川县供血库主任李志波也透露,因血库缺血,仅栾川县人民医院已有30多名病人转外就医。缺血的根源在哪里呢?大河报记者就此展开了采访。

[病人]无手术用血,七旬老人已在病床上等了多日

赵新会说,他的父亲72岁了,10月4日右腿股骨骨折,急需手术治疗,由于老人年纪大且患有贫血,手术需要输血,但是医院一直没血,手术无法进行。12日上午,记者在医院见到赵新会的父亲时,一家人仍在焦急地等待手术用血。

赵新会说:“不是大手术,10月5日输了一天液,原本准备10月6日手术,但是由于找不到血源只能延迟,至今已经9天。”

对于赵新会的父亲来说,转至栾川以外的医院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但他的家庭条件并不允许。赵新会说:“我一家6口人,两个孩子上学,只有我一个劳动力,转院费用实在支付不起。”

他说,现在等候手术的父亲需要靠输液维持,多住一天就是100多元,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而这笔开支本是可以省下来的。

[血库]供血量太少,栾川非急诊手术只能往后拖

为何栾川县用血告急?整个洛阳市都存在这种情况吗?

赵新会父亲的主治医生段红波告诉记者:“栾川县只有县人民医院有供血库,平常其他医院都是从那里申请取血,最近因为没血,有两个病人都在 等。”10月3日,有个病人原本需要3个单位的血,但只要到一个单位的血(200CC),勉强把手术做了,但后期恢复得很慢,“毕竟人都是靠血养的”。但 是,缺血原因他并不了解。

12日10时许,记者来到栾川县供血库,供血库主任李志波称,洛阳中心血站限血,所有人都在为这个事头疼,目前的血量勉强够急诊用,平诊只能往后拖,“现在光我们医院转诊的就有30多个病人了”。

为何会对栾川限血呢?李志波表示,洛阳市中心供血站下发的有文件,从9月1日起限制栾川县用血,说是献血的人不多,献血和供血存在不平衡,要通 过限制用血的手段督促栾川改善这种献血工作。现在去洛阳要血要“求着他们”,而原先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据说是上面的领导“卡”着了。

[困窘]栾川供血量被减少80%医院称用血要先造计划

“栾川县至少连续3年是献血先进县,怎么可能会突然发生献血和用血不平衡?退一步讲,即使真的是献血不足,其他县也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栾川县人民医院院长刘小伟几乎扯着嗓子说。

他给记者看了一份供血用量名单。“平常我们需要用血最低130袋到260袋,每袋2个单位,现在每个月只给我们30袋,还不到我们平时最少用量 的零头……洛阳市献血委员会办公室下通知把栾川县的用血量下降了80%,并让我们妥善安置病人。经过县里和市里多次沟通,略微放宽了一点点。”刘小伟表 示,现在用血要先造计划,做手术要先报,然后再要血。

[寻因]献血车被城管拖走引发矛盾当地患者无辜遭受“夹板罪”

对于洛阳血站限血的原因,刘小伟明确表示,是因为洛阳血站的献血车与栾川县城管部门发生冲突所致。

栾川县卫生局主管供血库工作的马副局长告诉记者,为了向洛阳血站要血,他到洛阳跑好几趟了。他同样否认了栾川县献血太少的说法。对于“献血车乱停放和城管闹矛盾”的说法,他也证实双方确实发生过矛盾,献血车被城管拖走了。

“10月3日,一个孕妇大出血,栾川县到洛阳市最少120公里,当时我们去要血,他们说监控着我们这里还有血,不给。大出血病人随时需要血,血一旦用完,如此远的距离,能立即送上血吗?”刘小伟非常生气。

为了能及时用血,栾川县人民医院只好派人在洛阳盯守,一旦血快没有了就开始要,然后立即往回送。同时,栾川方面也会派人去接。“医生受累,病人受罪,洛阳市血站针对我县的用血规定没有道理,平时手术已受到严重影响,险象环生。”他说。

[血站]你这个地方采不来血不能总是等他人供应

对于栾川县“血荒”的原因,洛阳市中心血站会怎么说呢?

对此,洛阳市中心血站站长吕运来昨日下午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献血是个公益事业,举步维艰,我们也很委屈”。

吕运来表示,洛阳市去年临床用血约30.1吨,采血为30.36吨,用血量在全国来说,超过宁夏、青海等地的省会城市,用血很紧张。为了缓解这种情况,工作人员假期不休息,走街串巷努力增加献血量。

洛阳市献血办副主任李雯表示,栾川县献血车的献血量在持续降低。“原来栾川献血车在栾川县人民医院里,2013年底,栾川县人民医院搬迁,栾川县中医院占了栾川县人民医院的旧址,人流量比原来差很多。”

2015年1月6日,洛阳市中心血站新买的献血车准备到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提升采血量,并通过栾川县卫生局协调,放到了栾川县城一超市门口。

让人没想到的是,1月17日下午,栾川县市政园林局把献血车给拖走了。“隔了一段时间,通过县里协调,献血车被放到中医院,超出了医院一点位 置,城管称市政的地方一米都不能占。”李雯表示,随后城管让献血车交了2000元停车费,栾川县卫生局又替献血车交了5000多元的拖运费。

对于这一说法,记者多次致电栾川县市政园林局局长李光明试图求证,但从12日到13日,李光明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吕运来说,由于献血车太大,中医院也不乐意,开始不让放,后来挤到了一个角落里面,非常隐蔽。而献血车必须被人看见才可能有人献血,所以采血量下降得十分厉害。经过几个月的协商,始终没有协商成功,9月份才开始对栾川供血站限血。

“用血都紧张,你这个地方采不来血,不能总是将其他地方采来的血供应栾川,这会加剧不平衡。”吕运来说,限制栾川的用血量,也是督促他们做好工作,但是,限供的前提是“确保急诊”用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