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获知苹果官网可以开始预订iPhone6s后,身为铁杆“果粉”的沈阳师范大学大一新生冀士煜毫不犹豫地订购了一部“玫瑰金64G”iPhone6s,这是冀士煜自己购买的第三部苹果手机。

对于这种看似有些“土豪”的行为,冀士煜却十分“自豪”,“我的每一部苹果手机都是自己理财赚来的,没有花父母一分钱”。

如今,1元起投,年化收益率少则3%,多则可达8%以上的互联网金融“刷新”了大学生的理财观。越来越多和冀士煜一样的95后大学生开始挤进“互联网金融”的大潮。

上个月,一理财平台公布的《2015年大学生理财报告》显示,互联网理财在当今大学生中普及度很高。全国2500多万在校大学生中,超过35%的人在过去一年尝试了互联网理财,并且超过万人过去一年的理财收入在4000元以上。有网友戏称,拼爹过后,95后大学生开始拼起了“财商”。

挤进低门槛、高收益的互联网金融

受父母的影响,福建农林大学学生周毅从小就有较强的理财意识,但用他的话来说,小时候的理财只是采取银行零存整取的“笨”方法。

进入大学后,各种“宝宝”类理财产品吸引了他的注意。周毅将以往积攒的资金分流一部分购买了定期存一年能有10%左右收益的某互联网理财产品。在他看来,互联网理财“轻松不少”。如今,通过理财产品,周毅已经成为了同学羡慕的“万元大户”。

从事理财业务的上海某银行职员华昊告诉记者,由于银行理财产品门槛较高,大学生资金不多,所以一直以来,在银行做理财的大学生比较少。相比之下,新兴的互联网理财产品不仅门槛低,且大学生也更擅长使用互联网,所以互联网理财更受大学生的欢迎。

如华昊所说,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95后大学生们对互联网金融并不陌生,低门槛、高收益的理财平台和产品成为他们的最爱。

周毅的舍友陈明也是互联网理财产品的忠实用户。大二下学期,在图书馆兼职当管理员的他看了不少投资学类书,他逐渐意识到钱的复投可以获取很高回报。

于是,理财观“晚熟”的他决定在互联网理财中“试试水”。“兼职一个月可以赚400元,每个小时10元。我每个月会存200元到理财产品里。”陈明还下载了相关理财产品的APP,时不时掏出手机查看收益状况和资金动态。除了兼职所得,他还将自己生活费的20%也投入理财产品中,“虽然现在这点微薄的投资赚不了什么钱,但是我觉得我是在投资未来。”

中国人民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近3万受访的大学生中,超过85%的大学生进行过各种各样理财的尝试,仅有14.07%的大学生表示没有使用过任何理财产品。其中,有72.64%的大学生表示自己使用过余额宝等各种宝宝类理财产品,21.20%的大学生表示自己投资过银行理财产品,有18.15%的大学生表示还投资过股票、基金、保险等产品,另有4.22%的大学生表示投资过P2P产品。

不仅如此,中国人民大学信用管理研究中心等机构发布的《全国大学生信用认知调研报告》显示,高达71.59%的大学生每个月获得的理财收入在300元以下,15%的大学生能获得300元到800元的收入,7.07%的大学生每月平均能获得800元到1500元的收入,另有2.72%的大学生可以获得3000元以上的月均收入。

大学生理财:家庭引导很重要

相比以往的“月光族”大学生,如今大学生的理财意识强了。那么,他们的理财意识从何而来呢?在记者的采访中,多数学生表示,父母引导很重要。

上高中时,冀士煜是典型的“月光族”,每月不过半生活费便花完了。在银行工作的父母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们告诉冀士煜:“以后每个月我们只给你固定的生活费,想要让自己过得宽裕一些,就得自己赚!”

在父母的指导下,冀士煜选购了一款银行理财产品,父母答应他只要好好理财,便会适时给他一些奖励。从那以后,冀士煜开始养成每个月攒钱的习惯。

周毅也是在父母的影响下,开始有了理财的头脑。

小时候,父母每天给周毅5元买早餐,他会花一元吃一碗面,然后将剩下的钱攒起来买当时流行的口袋书。自己看腻了以后,他便在班上开起小店租给同学。一本书租一天可以赚一毛钱。随着“上门”租借的人越来越多,周毅不仅赚回了之前买口袋书的钱,还利用这些钱又买了新的口袋书。生意越做越大,周毅口袋里的钱也越攒越多。于是,他选择在银行做定期存款,每个月会往银行存100至200元,到期之后把它全部取出来,然后再存进去。

贵州师范学院大二学生沈方伟和父母有个为期5年的约定:父母提供10万元本金,限定5年。5年内他可通过多种理财方式利用本金赚取利息,5年后本金归还,利息归自己所有。

“他们就是想让我锻炼一下。”沈方伟选择了较为稳健的理财方式,将一半资金投入购买各大银行的定期理财产品,30%资金用于P2P网贷,剩下的作为股票或者流动资金。“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是我的理财观”,现在已经“小有所成”的他十分感谢父母当初做的决定。

95后大学生:拼“智商”也拼“财商”

《2015年大学生理财报告》对全国2325所高校的分析显示,浙江大学的学生过去一年全校仅通过某互联网理财产品获得的收入就高达1069万元,成为全国“财商”最高的大学,北京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紧随其后,分列第2和第3。

有分析认为,如今的大学生进入了拼“财商”的时代。

冀士煜说,高财商对于大学生来说十分重要,他们可以积累更多的财富,占有更多的社会和物质资源。“在当今的经济社会或者说金钱社会,财商高的人生存能力会强于智商高的。”

陈明认为,智商是天生的,财商是可以通过后天提高的。所以大学生应该更注重培养自己的财商以提升竞争力,弥补先天的不足,“要学会将钱的利用价值提高,用在对自己最有利的地方”。

数据显示,喜欢理财的大学生并非“富二代”,但多是“高材生”,主要来自一些211、985高校。

在某高校教经济学课程的王贻老师告诉记者,如今,大学生对理财类知识的关注度提高了不少。课上讲到一些投资理财的案例时,学生们会踊跃参与分析,“有的同学了解的互联网理财信息比老师还多。”

王贻认为,大学生通过互联网理财能培养他们管理自己财务的能力,也能为他们走入社会独立生活奠定基础,“但如果是较大资本的理财或者帮助父母理财时,一定要多考虑收益和风险的比例,切勿盲目过度追逐高收益,要尽量合理地配置理财投资。”

(应受访者要求,除冀士煜、沈方伟、华昊外,其余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