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到郊区学骑马,如今已是北京城小朋友们一个相对高端的“课外班”。这些小姑娘小小子戴上漂亮的骑士帽、穿上酷酷的骑士装,骑上高头大马,在朋友圈里秀出去也相当高大上。然而,其间的风险,有多少人能清楚地知道?今天上午,一起“女童坠马身亡,家长起诉马场及驯马师”的案件中,被告驯马师的律师当庭表示:“骑马本来就是世界上十大危险运动之一,孩子的家长让孩子练习骑马,就意味着要接受所有的风险。”

女童马场坠马身亡

小嘉嘉是家中独女,起诉书显示,去年7月,经朋友介绍,殷先生夫妇认识了驯马师吉某,为女儿购买了马术训练课程。今年1月,殷先生夫妇又花了20万元购买了一匹马,放在位于顺义区李桥镇的北京克来务养殖有限公司饲养,准备等孩子长大了再骑,而小嘉嘉经常在周末来克来务公司的马场学骑马。

今年5月17日9时许,小嘉嘉在母亲的带领下又来到马场。小嘉嘉在吉教练的带领下训练的时候,她的母亲杨女士在附近休息等待。不料10多分钟后,杨女士走进马场时发现,孩子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头盔上有个明显的凹痕,吉教练正抱着她。教练说,孩子在训练时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好像还被马踩了一脚。

杨女士惊慌之下,匆匆和教练将孩子送往医院治疗。但是两天后,孩子还是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马场教练纷纷推责

伤痛不已的殷先生夫妇将克来务公司和教练吉某告上法庭,索赔各项损失116万余元。今天上午9时30分,这起案件在顺义法院天竺法庭开庭。在庭上,对同一起事件,双方对责任归属的看法针锋相对。

今天开庭时,原告和教练吉某均由代理律师出庭。

马场方面称,吉某并非马场雇佣的教练,双方没有雇佣关系,他只是租用了马房,教练怎么和别人签合同,马场毫不知情,对此次事故也没有责任。

吉教练律师的看法更是与原告截然相反:“这次事件纯属马的野性发作,也因死者父母监护不力,教练本人并无责任。”她说,“双方并没有购买教授马术的合同,只是因为殷先生夫妇在这里买了马,双方关系很好,吉教练义务教孩子骑马。既然是免费的、义务的,除非是故意或者是重大过失,否则就不该承担责任。”她强调说,事故发生之后,吉教练已经尽到了一般性义务,因此对事件并无责任。原告方当场反驳说,买马后,殷先生一家还继续支付马匹饲养费等费用,“如果不是在这里学骑马,为什么还要交这些钱?”

小嘉嘉出事的时候,骑的并非是家里购买的大马,而是一匹更适合孩子骑的小马。至于这匹马到底是谁的,二被告说法也不相同。吉教练的律师称:“它就是马场的。”马场一方则说:“可能也是吉教练出售给某些客户的,至于它到底是谁的,还需要再查。”

马术培训需慎之又慎

目前,不少马术俱乐部都将开拓少儿市场作为发展大计。无数学龄儿童的家长都接到过推销电话。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景云律师上个月刚刚带着女儿前往顺义某马术俱乐部体验了“小骑师”的感觉。无论作为母亲还是法律人,她认为,从这个案子当中,确实暴露出了不少问题。

“作为母亲,看到的是孩子的帅气、项目的高雅,很多马场都是英式的,很多家长本能地就会把这样的环境与正规、规范联系起来,很少会想到一旦出现了危险,到底谁来承担责任。这也是给所有家长提了个醒,在签订培训合同的时候,必须要慎之又慎。”她认为,如果因为“马术是十大危险运动之一”,俱乐部、教练一方就无须承担责任,这种说法显然站不住脚。“即使是危险运动,也要看服务提供方是否在这个事件当中存在责任,而不能仅仅因‘属于危险运动’,就免除服务提供方的全部责任。当然,至于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还要看双方在法庭上提供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