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妈妈详细记录了爱心款的去向,她说这是大家捐助的,不能据为己有;

学校老师:这个家庭太困难了,这家人太善良了

12岁的妙钧去世后,妙钧的妈妈蔡海花把未用完的4.2万元爱心款项还给了晨荷小学。近日,该校成立了一个“帮困基金会”,这笔钱就成为帮困基金会的首笔爱心款。

生父病逝,他也被确诊为白血病

妙钧一家来自攸县渌田镇潞甫村,他四岁多的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常年在外打工,再婚后生育了一个弟弟。

妙钧从小到大,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大部分时间是跟着外公外婆在攸县乡下生活。三年前,妙钧转到荷塘区晨荷小学上学,和姨妈住在一起。

2014年3月份,妙钧的亲生父亲因病去世。“在参加父亲的葬礼回来后,孩子就出现了吐血的症状,鼻子嘴巴里都有血。医生诊断疑似白血病。”妙钧的姨妈蔡女士说,当天下午,他们租车带着她来到湖南省儿童医院,诊断结果是急性非淋巴细胞性白血病。

妙钧的奶奶尹秋姑老人说,一家人被白血病吓蒙了,为了给孩子治病,大家只能不停地向亲朋好友借钱。蔡女士说,给妙钧治病已经花去了近50万元,这些钱大部分是借来的。

社会各界给孩子捐款近20万元

“能够借钱的都借了,我们没有办法了,只能去中心广场募捐。”蔡女士说,今年“五一”期间,他们在中心广场地下通道募捐,当时很多热心市民慷慨解囊。随后,包括株洲晚报在内的报纸、电台、电视台都进行了报道。

妙钧的事情被报道后,愈来愈多的爱心人士加入了帮助妙钧的队伍。妙钧的母亲蔡海花说,妙钧的老师在全校发起了募捐倡议书。短短几天内,全校师生一共募捐了10多万元爱心款,加上其他爱心人士捐赠的,一共收到了近20万元爱心款。

有人建议把剩余的爱心款留着,家人不同意

虽然医生全力救治、全家人精心照料,但妙钧还是离开了人世。

尹秋姑老人回忆,孩子是秋季开学前去世的,家人很多次想把妙钧的书包丢掉,但遭到她反对。老人每次看到书包就会想起妙钧,情不自禁地流泪。

蔡海花说,爱心款用得所剩无几,一共只剩下42000元钱。孩子离开后,她找到学校,想把这笔钱退回去。

这个过程中,有老师善意地说,因为妙钧的病已经导致家里负债累累,这点钱就留着补贴家用吧。此举遭到了蔡海花和家人的反对。

治病剩余的4.2万元爱心款捐给了学校

昨天上午,荷塘区晨荷小学总务主任荣海斌说,他记得很清楚,当时蔡女士找到学校时,除了带了42000元钱,还递给他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清楚地记录着爱心款的去向。

“她把这些钱留下来补贴家用,没有任何人会说她,因为他们家经济负担太重了,这一家人太善良了。”荣海斌说,学校说不过蔡女士,只好将这笔钱收下。

近日,晨荷小学成立了一个“帮困基金”,首笔款子就是这笔42000元的爱心款,用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学生。

【对话蔡海花】

“这笔钱是大家的爱心捐款 不属于我私人的”

记者:你们家现在情况怎么样?

蔡海花:因为给娃治病,家里欠下了30多万元外债。现在我小儿子以及公公婆婆还有妯娌们租住在荷塘区太阳村,每个月房租700多元。我在超市做促销员,一个月1000多元工资。为了还债,身体不好的公公也来到城区,在一处工地上帮别人砌墙。

记者:你们家条件不好,为什么一定要将这4万多元爱心款退给学校?

蔡海花:有很多人劝我留下这笔钱,毕竟家庭条件不好,小儿子才6岁需要照顾。但是我知道,这笔钱是大家捐助的爱心款,不是属于我的私有财产。而那些捐款的市民,有一些人家庭条件应该也不富裕。

记者:为什么不把剩余捐款直接还给爱心人士?

蔡海花:因为许多爱心人士没有留联系方式,有的是直接通过银行转账,见面都没有见上。我想通过报纸,对那些曾经帮助过妙钧的爱心人士说一声谢谢。想来想去,还是拿给学校放到帮困基金里面,给有困难的孩子一点帮助。

记者: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蔡海花:和家人一起努力还债。虽然我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还完,但债务肯定是要还的。另外,照顾好6岁的小儿子,妙钧生前很喜欢弟弟,躺在病床上多次嘱咐我带好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