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重阳,今又重阳。10月21日,农历九月初九,是一年一度的重阳节,也是我国法定的“老年节”,体现着中华民族尊老爱老、敬老助老的传统美德。面对人口老龄化现实,在这个“老年节”,记者为你梳理与我国人口老年化相关的数据,分析我国养老的现状与发展方向。

今年是第3个法定“老年节”

民俗专家研究指出,重阳节在我国已有一千多年历史,自古民间就有重阳登高、饮菊花酒、佩戴茱萸等习俗。重阳敬老,最初起源于古代民间避邪禳灾的风俗。

随着时代的发展,重阳节逐渐被赋予了新的含义。1989年,我国将每年农历九月初九定为“敬老节”。2013年7月1日实施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首次明确规定:“每年农历九月初九为老年节。”今年是法律实施以来的第3个法定“老年节”。

同时,由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组织的全国性敬老爱老助老社会活动——2015年全国“敬老月”活动也于日前正式启动,从2010年开始该活动已成功举办5届。

将重阳节定为法定“老年节”,并且每年定期开展全国性的“敬老月”活动,体现了国家对老年人的关心和重视,也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应有举措。

到本世纪中叶每3个中国人中就会有1位老人

据统计,截至2014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1242万人,占总人口的15.5%。其中,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有2400万,低收入贫困老人2300万。

以我国目前每年有3%的人口进入老年人行列计算,老龄化高峰将在十到二十年后来临。到本世纪中叶,每3个中国人中就会有1位老人。

按国际上对于老龄化社会的界定标准。当1999年末,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超过10%,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时候,中国的人均GDP仅有840美元,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在进入老龄化阶段时的水平。

如果说大部分发达国家是“边富边老”或是“先富后老”,那么中国的老龄化则呈现出明显的“未富先老”的特征。

5类特殊老年群体亟需关注

由于经济发展、城乡分割、人口流动、家庭结构变革等多种原因,我国形成了农村留守老人、城市空巢老人、失独老人、失能老人、“候鸟老人”等五类特殊老年群体。

据统计,我国农村老龄人口有1.19亿,占全国老龄人口的比例是56%,其中包括5000万左右的留守老人。农村留守老人的子女被城镇化浪潮卷走,他们却留守在故土家园,无人照顾。

据全国老龄办统计,目前我国约有近三分之二老人家庭出现“空巢”现象。虽然,我国已把“常回家看看”写入法律,各地也出现了不少老人把子女告上法庭的案例。但对老年人来说,往往是“赢了官司、输了亲情”。

受独生子女政策影响,我国现有大量独生子女家庭。失独老人,是一个日渐庞大、急需关爱的特殊群体。卫生部发布的《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新增7.6万个50岁以上失独群体,全国失独家庭已超过100万个。

失能老人是指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据统计,我国2亿多老年人中,失能半失能老人达3500万。相比普通老人而言,他们的生活、健康压力更大,时刻需要人照顾。

随着城镇化的过程,人口流动在加快,家庭结构小型化……越来越多的老人,选择随子女一起迁徙,为子孙当“免费保姆”。他们脱离原有熟悉的环境,短时间内难以建立新的社会关系网,要忍受漂泊在陌生城市的孤独。

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数27.5张

与养老需求的快速增长相比,我国养老设施和服务在数量和结构上存在供给短缺。

根据《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规划(2011-2015年)》提出的目标,到2015年底,中国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数要达到30张。

民政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全国各类注册登记的养老服务机构31833个。机构、社区等养老床位合计达到584.0万张。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数27.5张。据介绍,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是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数为50到70张。

同时,我国养老机构护理人员不到30万人,缺口高达1000万;就在这不到30万从业人员中,40岁以上人员占到一半以上,高中以下学历占到七成。亟需提高养老护理人员的待遇和服务水平。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近期发布的《中国养老机构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我国养老机构空置率整体较高,全国平均达到48%。与此同时, 一些条件较好的公办养老机构却出现“一床难求“的现象。公立养老机构与民办养老机构之间,需要合理的平衡定位和有效的资源配置。

此外,与城市相比,农村养老服务设施严重短缺。据统计,全国乡镇一级共有敬老院2万多所,只覆盖了乡镇总数的65%,村一级覆盖率不足5%。老年人活动场所、娱乐健身等设施也十分缺乏。

“夕阳红”产业蕴含勃勃生机

养老产业链条长、涉及领域广,是横跨第一、二、三产业的综合产业体系。据了解,美国的养老产业产值在1986年时就已突破了8000亿美元,占了当年美国GDP的18%。日本产业经济省《21世纪经济政策的课题与展望》报告强调,老龄产业将带动日本经济走出低谷,并在21世纪前25年实现年均2%的经济增长率。

2013年9月,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逐步使社会力量成为发展养老服务业的主体。

有专家预测,未来5年,我国养老产业市场将突破万亿元规模,20年内有望达到20万亿以上。“夕阳红”产业蕴含勃勃生机,“白发红利”有待进一步释放。

居家社区或成“十三五”政策投放重点

延续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决定了家庭和亲情仍然是维系中国社会的重要纽带,“在子女身边慢慢老去”仍然是大多数中国人的心愿。

党的十八届五中即将召开,将研究制定“十三五”规划重大问题。居家养老、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在中国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中的地位将如何定位和调整?如何走出一条适合国情、适合老龄化形势,同时又契合我国传统文化的“中国式养老”之路?

民政部副部长邹铭此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居家和社区养老有望成为未来国家养老政策投放的重点。

“‘十三五’时期,我们将更加重视居家和社区,并列为下一步政策投放的重点。要出台一些引导型、枢纽型的政策,让大家能够在居家和社区享受到更好的养老服务。”邹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