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就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北京的租房市场上涌现出各种各样的白领公寓,自如公寓、“YOU+公寓”、相寓……尽管经营机构不同,但目标客户群都是面向白领的托管式公寓。 处于政策灰色地带的托管式公寓,正在占据越来越多租赁份额,相伴随而来的问题也是日益暴露。

房东直租房都去哪儿啦

“哎呀,现在找套房东直租的房源,太难了。”挂下电话,租客小纪叹了一口气。

前年从大学毕业的小纪,还算不上经济富裕的都市白领,这两年来一直租住在和别人合租的两居室中。小纪的租约原本是年底到期,可现在的房东因为要卖房筹集现金,就要求她和其他两位租客提前搬家。

“当年毕业时,我的房子都是在网上找到的,所以这次我又在赶集等几个网站上试了试。”然而,结果却让小纪很悲伤。她在网站论坛中看中的房东直租房源,打电话过去询问时,却都成了经纪人代理出租的房子。

“既然都得从中介那儿租,我就去找大点的公司吧。”小纪告诉记者,因为这样的想法,她在单位附近找了一家中介公司,经纪人向她推荐了一种没有房东的公寓,可免费上网,还有24小时管家。

白领公寓

中介掘金新领地

小纪口中的自如公寓,就是链家地产针对白领市场所推出的公寓。记者从市场了解到,包括链家、我爱我家、小米,越来越多的机构在今年内都先后投入到白领公寓市场,他们先从市场中整体回收租赁一栋楼,再统一装修后对外出租给个体租客。

“白领公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中介托管房屋。”在北京中介行业做了十年的一位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据这位不愿署名的中介介绍,中介公司在租赁市场做房屋托管业务由来已久。不同的是,过去的托管都像“小打小闹”,是以某小区的某一套房源为标的,中介公司托管后再以隔断群租的方式出租出去,由此赚取利润。“但是,这两年,随着主管部门加大对群租房的治理,这种模式的发展空间变小了,整租后再出租的白领公寓模式,也渐渐得到了更多青睐。”

偶尔有个LV的奢侈包,甚至有付房子月供的实力,却没有攒够买房的首付;即使是租房“蜗居”,也想住在一个窗明几净、电器齐全、随时能喝咖啡或健身的高档居所。白领公寓的出现,无疑契合了都市年轻上班族的需求。

“尽管从布局上说,白领公寓不能再做8平方米的隔断间,租客人数有所减少,但中介公司的利润却在增加。”这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过去单独房源的托管,中介公司可赚取的收入包括租金差价、房东给予的免租期和租房佣金费。而到了托管的白领公寓,因为是整栋租回,中介公司的话语权更大,免租期依然有,租金差价却更高。而租房佣金费,也变成了比例更高的服务费。

“利润增加了,名声好听了,如果是你,你会不会愿意折腾白领公寓呢?”

公寓租金普遍高出1倍

记者采访了几位曾经入住过白领公寓的租房客,租金贵得到了共识。

曾租住苏州桥“YOU+公寓”的姑娘小科是这么算账的:苏州桥房东直租的一居室,整租的话每月租金在4500元到7000元,折合到每平方米大概85元。小科当时在“YOU+公寓”租住的单人间是15平方米,原租金4747.5元,实际租金3790元,再加上每月房租10%的物业费,合计约4200元,折合到每平方米是286元。

知乎用户“大忽悠”也分享,她曾考察过链家地产的将府家园自如公寓,作为四环外、距离地铁步行至少25分钟的一间不到40平方米的开间,每月租金均价近4500元。同时,初次签约收取押一付三和全年服务费,基本上租金2000元左右的房子第一次付费必然会超过1万元。

昨日,记者也咨询了欢乐谷附近的一家自如公寓。根据管家的介绍,一间装修完毕、配备基础家具家电的37.5平方米开间,月租金在3500元到4000元之间,同时还要收取房租10%作为服务费。“服务费是必须交的,用于维修、保洁、上网费、维护房屋设施等的费用。”而整租北京华侨城一套60平方米的一居室,中介公司给出的租金报价也就4500元。自如公寓的租金价格,相当于市场水平的1倍。

监管不到位 诱发各种吐槽

“‘YOU+公寓’租金贵的这笔账,其实我入住之前就知道,之所以接受,是考虑了它的附加值。然而,住了两个月,千元买来的附加值确实低于预期。”小科向记者回忆,入住之后,租客们发现了各种问题:公寓里的空气质量很差,甲醛严重超标;有的房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漏水、下水道泛味等;被租客们最推崇的公共空间,却每天都是预约难,公共大厅的22张桌子占位严重。

而在“知乎”上,甚至还专门开了一个“自如公寓”的话题,曾经入住过的租客也是吐槽声不断。比如,知乎网友“朱峰”就列举了自如公寓的4个硬伤:装修有点糙;自带的家具质量和设计都差强人意;免费宽带虽然有,但全楼共享一个百兆接入,显然不够用;施工项目管理的短板很大,工期延迟、各种施工沟通问题频发。

收费也是租客们抱怨较多的焦点。“因为换工作要去望京上班,导致每天只能打车来回,所以想换房子。仔细看了看合同,提前一个月通知管家且自己找下家住户要50%房租加3个月服务费(1500元左右),提前一个月自己不找下家扣费100%房租且三个月服务费(2500元),临时起意退租200%房租和3个月服务费都没了……”“大忽悠”就提出,服务费的收取完全是“霸王条款”。

灰色地带如何监管?

按照北京市住建委曾经发布的《北京市房地产经纪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这种被称作“中介托管”或者“房屋银行”的方式并不被允许。《办法》中规定,禁止房地产经纪机构隐瞒真实房屋交易信息,采取低价收进高价卖(租)出房屋、设置房屋租赁空置期等其他方式赚取差价。随后,中介机构将托管房源打隔断群租的现象确实有所缓解,但整租做白领公寓的模式却大力拓展。“严格地说,这种整租公寓依然处于政策灰色地带。”一位业内专家点评道。

托管式公寓究竟该禁该留?业内的声音并不统一。记者就了解到,北京的几家经纪机构就曾向主管部门提出,应该允许规范化的发展房屋托管业务。实际上,北京市也曾有过“官办中介”的想法。按照《关于进一步规范房屋租赁市场稳定房屋租金工作的意见》的说法,鼓励市有关部门、各区县政府成立国有房屋租赁经营机构,接受房屋所有权人或者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权利人的委托,集中开展房屋租赁经营,并对受托租赁经营房屋进行日常维护等服务。只是,这种想法最终并没有付诸实践。

中原地产市场总监张大伟就提出,租赁市场上的混乱并不是房屋托管业务本身造成的,而是监管不到位造成的。以美国为例,房屋托管业务在上世纪30年代就已经出现,现在发展得很不错。“在国外,房屋托管赚的是托管费,就是业主将房屋委托给一家机构来打理,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但房屋出租的租金则全部交给业主,双方是透明的。而且这家托管房屋的机构在将房屋出租时是不收取中介费的。”

“像这种大机构运营的白领公寓,确实有市场,也能解决一部分的租赁需求。关键是有规范化的监管措施,既能让运营机构有动力投入,也要防止乱收费、霸王条款,保护租户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