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求学历,缴费数千元,培训几天就可当导师——家庭教育指导老师多“速成” 冠上新概念,戴上洋帽子,办个机构就可发证书——家庭教育培训发证有点“乱”

“有热情,3天就能拿证教家长”

父母效能培训,4天课程价格7200元;幸福力父母成长课程,6次培训每次费用4000元;正面管教课程,24学时一共3800元……随着“虎妈”“狼爸”等新潮育儿理念的火热,许多父母开始重视家庭教育,不少家长对先进育儿理念趋之若鹜。一些培训机构适时瞄准这一商机,将培训目标对准了“新手家长”,开设与家庭教育相关的“家长课堂”,收费从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市场火爆。

连日来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家庭教育培训从业者素质参差不齐,“速成”现象严重,只需花费数千元、培训几天就可获得相关家庭教育“导师”资格证书。更有甚者,不用考试不用培训,直接在网上就能购买到家庭教育指导师资格证书。因为市场火爆且前景看好,家庭教育培训还催生出众多发证机构,不少机构依靠冠上“新概念”、戴上“洋帽子”,行情走俏。

有热情就能成为指导师?

孩子不听话怎么办?孩子脾气大怎么办?孩子不爱学习怎么办?……诸如此类的问题一直是很多“新手家长”的困扰。正是为了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张蕾(化名)在同为新手父母的朋友介绍下报名参加了家庭教育的培训课程。

“在快速时代,家长平时陪伴孩子的时间有限,都希望提高陪伴质量。”张蕾这样解释自己参加培训的初衷。

张蕾在这家培训机构的“家长课堂”上遇到了很多和自己一样“有问而来”的年轻妈妈,她们在一起交流育儿心得,甚至还会模拟孩子被家长训斥时的情景,进行角色扮演。不过,张蕾很快发现,培训往往以沙龙式的开放讨论为主,培训师一般并不会提供闭合式的解决方案,培训不仅缺乏完整的理论体系支撑,传授的很多方法常常是“披着全新教育理念的外衣,借用心理学的常见技巧”。

难道花高价参加家庭教育培训就是为了发现“别人也有和自己一样的困惑”,而后在这种情感的“相同”中寻找安慰?究竟应该如何判断教师资质,如何评价授课效果,张蕾陷入了焦虑。

“在这个行业似乎有热情就能成为指导师。”一位参加过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的学员告诉记者,拿证只是为了“混圈子”“有说头”,“没有名头怎么招揽家长推广自己的课程呢?”她坦言,自己看到哪个理念火热就去参加哪个培训,目前已经拥有“正面管教”、“如何说孩子才会听”“绘本师”等七八个证书在手。

记者在某招聘网站搜索“家庭教育培训师”职位发现,很多招聘单位甚至没有将是否拥有家庭教育培训资质作为准入门槛,招聘单位看重的硬性指标往往是从业经验以及是否具有从业热情。

“确实主要看你有没有热情。”一名培训家庭教育指导师的王老师告诉记者,她教过的一个家长班,因为“热情”,10个家长有8个去考证当了“导师”。她同时也承认,自己培训出来的“导师”水平参差不齐,“考完证能不能开课要看个人能力”。

不培训不考试直接拿证?

如何成为一名“有资质”的家庭教育培训师呢?

在一家培训机构的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班招生简章上,记者看到,学员交纳5800元培训费用,进行8天的集中培训即可考取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中国家庭教育指导师(高级)专业能力证书》,并获得由该机构颁发的《中国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证书》。记者致电获悉,培训结束当天学员即可参加考试,考试通过率大于95%,考试通过后,一个月左右即可获得证书。

不少培训师因为拥有国外行业协会颁发的家庭教育培训资格证书备受家长推崇,然而,这些“洋证书”的含金量又如何呢?

记者调查发现,以源自美国的“正面管教课程”为例,目前在国内获得注册正面管教师资质的渠道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自学在线课程,回复问卷;一种是参加为期3天的面授课程。由于在线课程均为英文,而中文面授课程提供中文教材,所以参加面授班成为学员是获得正面管教师资质的主要渠道,3天培训的价格高达5800元。

“对授课技巧和营销技巧的培训大于课程架构。”一位参加过正面管教师培训的学员向记者透露,3天课程更多讲授的是如何运用技巧增强课堂效果,以及如何推广培训课程发展新学员。“培训没有硬性考核要求”,这位学员称,培训结束后在30天内完成一份课后作业并回复,即可获得由美国正面管教协会颁发的资格证书。

家庭教育的资格证书甚至能够在淘宝网上直接购买。记者在一家专营“职业技能考证”的淘宝店内看到,不需要参加培训和考试,300元就能购买到认证单位为教育部中央电教馆的“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店家告诉记者,付款后,购买者只需将包括姓名、性别、身份证号码、报考证书种类在内的“报名信息”以及两寸电子照片发至指定邮箱,一个月内,就能收到职业技术认证证书。卖家承诺“所有技能证书官网终身可查”。

多名学员告诉记者,只要和美国正面管教协会合作办班就可以“发证”。而“父亲参与指导师”、“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指导师”等家庭教育指导师情况类似,只要和概念推出机构合作就能办班培训发证。部分班次火爆,学员多达上百人,发证“利润可观”。

借助互联网,一些“持证指导师”通过社交软件上的人际传播招揽家长上课。

“有些还行,有所启发,有些一看就没有学识,读了一本书拿了一个证就搬出一个洋概念来‘忽悠’人。”罗女士的孩子已经7岁了,作为全职妈妈的她上过不少家长课程,深有体会。记者采访了解到,确实有不少“指导师”在授课之后遇到了“招生困境”,一些导师跟记者倾诉,“干得早的人已经有家长圈子了,新入行的比较难,现在家长不好‘忽悠’了。”

“对‘洋证书’的热衷,对新式教育理念的推崇,在某种程度上显示出家长的不理性,消费者的成熟才能促进市场的成熟。”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记者,很多家长过于功利,希望通过参加培训班获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事实上,教育是没有捷径的,目前家庭教育培训市场的健康发展还需要家长用理性投票。

且让市场来“验”证

前不久,人社部通知停止美甲师职业资格考试鉴定发证活动。事实上,在一些地方,类似的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仍与就业、创业挂钩,部分资格考试成为创收的手段。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府简政放权,激发市场活力的今天,一些“滥证”成为就业和创业的障碍,几乎“人人喊打”,亟待废除。目前我国已经废止了211项职业资格。

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的设置和清理,背后核心其实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如何处理的问题。一个公认的改革思路是,对于水平评价类的职业资格,可以加快去行政化,通过市场竞争来优胜劣汰。

在新行业不断涌现的今天,甫一松绑,难免让人疑问,无“证”或市场自行“发证”,“自由之手”究竟能不能规范从业者素质,能不能让行业走上健康有序发展的轨道?

答案还有待时间来检验。

家庭教育行业的兴起,持“私证”“洋证”的家政教育指导师究竟能不能支撑和培育这样一个新兴行业?且让市场来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