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下一页

新庄中学教学楼一角。

在宁县新庄中学,学生在食堂吃饭要收消毒费、老师住宿舍要收取押金及维修基金、学校每年要向老师摊派献血营养费、去年公示的拉煤费用是实际拉煤费用的两倍有余、学校所收的20万余元周转房保证金及维修基金被存入该校会计私人名下。新庄中学的糊涂账,让学生家长及老师颇有微词。

学生被收碗筷消毒费老师摊派献血营养费

宁县新庄中学位于庆阳市宁县新庄镇,是一个位于偏远农村地区的义务教育阶段普通初中。

近日,部分学生家长及老师通过联名信的方式向本报反映了该校在管理及财务方面的一些问题,10月20日,记者专程前往当地进行了采访调查。

这些问题当中,学生在校餐厅就餐被额外收取消毒费用的事情首当其冲:“学校在每学期开学的时候就会收取10元或20元的消毒费,有时饭卡上明明交了500元,但使用的过程中只有480元,碗筷消毒是食堂理应承担的责任,何况学生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实行全免,国家也为住校生发放了每学期625元的住宿补贴,食堂就餐再额外收取费用肯定是不合理的。”

学生家长介绍,该校食堂每日提供三餐,早餐为国家补贴的营养早餐,不收取任何费用,午餐及晚餐每餐5.5元,学校饭菜质量还可以,学生基本可以吃饱,但收取消毒费的问题让学生家长难以理解。

“由于人力、物力等客观条件的限制,学校没有能力经营食堂,于是将食堂托管给一家湖南的餐饮公司,学校平时只起到协助的作用。”10月20日,新庄中学校长王金良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学生每学期开始时在食堂饭卡上充500元的伙食费,住宿生国家按70%的比例每人每学期给予625元的住宿及伙食补贴,因为学校领导分管的工作不同,至于是否收取消毒费我并不知情。”

随后,王校长叫来了该校分管后勤的牛主任,他向记者证实,餐饮公司确实向学生收取了消毒费。“在我们学校餐厅学生吃饭不用带碗筷,餐饮公司为此额外请了两个专门洗碗的人,所以额外收取了洗碗消毒费,一日三餐学生和只吃午餐或晚餐的学生,每人分别收取20元和10元的消毒费,该款项全部由餐饮公司收取,至于饭卡扣费是因为有些家长在充伙食费时没有缴纳消毒费且同意在饭卡上扣取。”

仅消毒费一项,一学期就额外向学生收取1万余元。但收取这笔消毒费是否符合国家规定,王校长和牛主任说不出理由来。

家长反映学校莫名收取消毒费,而新庄中学的老师们为学校每年摊派的“献血费”困惑。

“一直以来,我们所理解的献血都是义务献血、无偿献血,然而学校每年都会向老师摊派一定的献血任务,并且从老师的工资里扣50元给献血的人作为休息营养费,虽然钱不多,但这种做法已经违背了义务献血、无偿献血的本质,献血后如果应该得到营养费也应该是由采血部门发放,为什么要向老师摊派,从老师的工资中扣除呢?”新庄中学的老师们告诉记者。

“学校每年都会组织四五名年轻的老师去献血,这些老师可以每人得到1000元的营养费。”采访中,部分老师告诉记者。

“摊派献血任务并非学校的意思,而是县上每年向全县各单位下达的任务,由于学校没有人愿意义务献血,所以才想出了发放营养费的办法。我们认为由每个老师向献血者提供营养费也是合情合理的。”就学校每年向教师收取献血营养费一事,王金良说,“县上每年都会向全县的机关单位、学校下达献血人数、数量,所以并不只有我们学校这样做,去年新庄中学就被下达了8个人的献血任务,最后只去了5个人,这5个人每人领取了1000元的献血营养费,由于这些费用无法报销,所以只能平摊给老师。”

公示拉煤费用与实际费用相差悬殊

一个不足800名学生的学校,每年的拉煤费用却高达18.7万元。

“这根本就不可能,学校只有一个两吨左右用于烧水的小锅炉,每天早上为师生烧开水,除此之外,就是冬季每个班领取500斤左右的煤,但学校去年所公布的拉煤费用为18.7万元,每年学校拉了几车煤老师们都心中有数,每年的拉煤量最多也就是60吨,费用4万元左右,如此庞大的拉煤费用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采访中,部分老师对学校拉煤费用表达了自己的质疑。

“2013年,学校只给每个班发了一袋煤,每个班上烧了一周就没有了,后来冻得没有办法,学生们只好提着桶子到学校的锅炉房提煤。去年,学校给每个班发了三袋煤,也不到500斤,学生们只能在早上最冷的时候生火,下午就不生火了。国家每年向每生拨发义务教育保证经费及取暖费共计800元,去年公布的拉煤费用高达18.7万元。”受访老师这样说道。

新庄中学校长王金良说:“国家向义务教育阶段在校学生每生每学年拨发700元的义务教育保障经费及100元的取暖费用,共计800元,但是这些费用仅能维持学校正常运转、教学,不能用于其它,学校主要用煤是一个两吨多的小锅炉,每天大概可以使用1000斤的煤量,现在的市场价格每吨490元,运费120元,成本在610元左右,去年实际的拉煤费用为13万余元,并不是老师们反映的18.7万元。”

对于其它的多出部分,王校长另有隐情:“学校去年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我们只能用拉煤款充了一部分学校无法报销的账目。由于学校去年中考中在全县25所初中排名第六,学校为了对老师们进行奖励,共计发放了4.2万元的奖金,此外,还有2.4万元的校园平整费用及学校班主任每月人均80元的奖励,16个班主任按10个月算共计1.28万元。”

对王校长的“算法”,老师们表示不知情,觉得这是严重违反财经纪律的行为。

教师担忧周转房押金及维修基金去向

除了对拉煤款的事情被老师质疑外,周转房保证金及维修基金的去向更受关注。

“我们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教了一辈子书,有些已经是三四十年的教龄了,很多老师的家都不在镇上,按说为每个老师提供办公及居住场所是理所应该的,但学校老师去年从楼下的活动板房搬到新建成的周转房后,每个教师被要求缴纳3000元的押金,除此之外,每年还要收取300元的维修基金,这些钱被收取后存到了哪里,现在还在不在,我们都不清楚。”就学校收取押金一事,受访老师说出了他们的疑虑。

据了解,新庄中学的周转房是国家投资的为贫困地区特岗教师及本市本县无房教师提供的临时住宿场所。国家投资400万元,立项72套,后因资金原因建成70套,2013年竣工,2014年9月份入住,目前有70名教师入住该周转房。

“学校的周转房在建成后就没有通上下水,冬天也没有暖气,教师生活极为不便,学校还每年强制收取电费、维修基金,如果不缴纳300元的维修基金,学校以给老师断电相挟。”受访老师气愤地说,“前些日子又传出这笔钱被校长王金良以两分五的利息放高利贷到西峰的一家私人典当行,而且这家典当行已经破产,我们的押金已经被套在里面的流言,那么这笔钱还在不在,在哪里?”

对于这些疑问,王金良表示,收取周转房押金是根据县教育局下发的《宁县教师周转房使用管理办法》进行收取。在王校长向记者出示的《宁县教师周转房使用管理办法》上记者看到,该办法第十条规定:入住对象应缴纳一定数额的住房周转保证金1万-3万元。逾期不缴纳的视为放弃居住权利,退房时退还保证金,不计付利息。入住对象入住期间按照学校规定缴纳水电、有线电视、网络等相关费用,不缴纳房租费。住房周转保证金由学校负责专账管理,专户储存,利息作为周转房维修资金。

记者希望学校出示周转房押金及维修基金专款账目的存折,以验明该款项去向。大概20分钟后,该校会计拿着一沓收据交到记者面前,却没有出示押金及维修金专款存折。记者再次希望看到专款存折,以确定该款项确实还在账上。约10分钟后,该校会计再次来到校长办公室,拿着一张王校长签字的8万元的周转宿舍附属工程款的借据,说明该款项支出了8万元后,还剩10.75万元。该会计表示存折现在找不到了,并向记者提供了一个私人账户的银行手机提示短信,该短信显示,该会计所开的这个私人账户存款为11万多元,但这笔款项并未按照教育局文件规定专账管理、专户储存,却被存入该会计的私人账户,且无法说明该款项就是这笔周转房押金及维修金专用款。

“由于学校没有账户,这笔钱确实是存在会计的私人账户,因为周转房附属工程资金出现困难,所以暂借了8万元预付了附属工程款,等到年底项目款拨下来后再补上,这个账户中除了押金及维修基金,还有老师们交的电费,学校就只有这一个账户,我也听说了有人说我把这笔专款放了高利贷的传言,但我现在是整个宁县年龄最大、干得时间最长的校长,我绝对不会拿公家的钱做这样的事情。”王金良告诉记者。

教育局要求是“专款专用”,令人疑惑的是,直到20日晚7时许记者采访结束时,王金良始终无法向记者出示该专项款的存折,也无法证明该校会计所提供的个人银行账户的款项就是这笔押金及维修基金专用款。

记者在新庄中学走访时,几位知情老师向记者证实,王金良的确在向社会放高利贷,且有和校长关系好的老师也参与其中,王金良从老师手中以一分五的利息募集资金,然后拿到外面去放高利贷。“王校长放高利贷是事实,但是否用周转房的押金放贷大家不得而知。”受访老师觉得,“传言虽不可信,但大家都觉得这事儿是真的,而且大家都担心正如传言所说,这笔押金或许真的去向不明且无法追回。”

据新庄中学老师反映,该校从未对学校账目张榜公布,学校办公经费及学生义务教育保障经费是多少,这些款项是怎么支出的,老师们对此无一人知情。全校老师的自身利益受到损害,导致了老师的不满,学校收支不公开、不透明,加上乱收费、乱支出等行为加剧了老师对学校的不信任,也导致了学校教学质量的直线下滑,在2015年全县会考中落得倒数第一名。虽然基层管理可能面临很多现实的困境,但是让每一笔收支公开化、透明化,让每一笔资金的流向暴露在阳光下,接受全体教职工的监督,也许才是基层管理工作最好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