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颗痘59元,理个发花了9623元

南京一“萧邦美发店”遭投诉,经调解全额退款;监管部门:店家要不退我们没办法

来南京出差的北京人王先生,最近到江宁区一家美发店打算简单理发,没想到最后花了9600多元才走出店门。原来,他遭遇了店家的“天价点痘”,原本说好的免费体验,最后成了消费项目,而且“点”一颗痘要59元。事后,王先生进行投诉,在工商等部门的调解下,店家已经全额退款。江宁卫生监督部门和物价部门表示,已对这家美容美发店涉嫌的违规内容立案调查。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宋南飞

狂点百余颗痘,最后一算要收近万元

10月22日,王先生来到江宁区竹山路上的一家“萧邦美发店”,在店内一楼等待理发期间,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王先生,3楼有免费的美容体验。于是,王先生上了三楼,没想到工作人员一番“检查”后说,王先生眼晴上几颗小痘比较危险,容易癌变影响视力,建议王先生把“痘”给“点”了。

“她说点一下也花不了几个钱,十来块钱,我一听没几个钱,就说简单清一下吧。”王先生说,之后一名工作人员拿着激光仪器,在王先生的脸上点起来。另一名工作人员拿着一瓶美容液说,点完痘之后,要涂上护肤品才不会留疤痕。王先生说,当时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工作人员已经给他涂上了。

“点痘”结束后,工作人员开始数刚才清理的“痘痘”,共数了一百多颗,一个痘也由先前的“十来块钱”变成了59元,要收9623元。工作人员没有向王先生提供价格清单和价目表,王先生只好用手机现场转账支付了9623元。

一查美发店多处违规,调解后全额退款

从“萧邦美发店”脱身后,王先生越想越气,于是展开投诉。

前天上午,江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卫生监督部门和物价部门联合,对这家美容美发店进行了突击检查。美发店店长辩称,当天给王先生点痘的美容师常某,并不是门店工作人员,目前不在店内。在店长出示的美容价目表上,也没有“点痘”这个项目和价格,只有两项“点痣”的项目价格。

卫生监督执法人员表示,“点痣”属于医疗美容的范畴,该美容美发店并没有取得医疗执业许可证,不具有从事“点痣”的资质。此外,现场有6人无法出示健康证。

物价部门执法人员则表示,尽管美容价格属于自主定价,但工作人员给王先生进行的是激光点痘,没有明码标价。此外,王先生在店内消费的9623元,没有留下任何消费清单,店家已经涉嫌违规。经过调解,店长将王先生消费的9623元全额退款。目前,王先生已经拿到了全部退款。

市场监管局:钱能全退回来已属不易

昨天下午,扬子晚报记者联系了江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缺少必要的证据和处罚依据,他们只有以调解为处理方式,能调解到全额退款已属不易。假设店家不肯退一分钱,他们也没有强制手段,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并不少见。

江宁区卫生监督部门负责人表示,当天突击检查时,并没有发现美容店涉嫌非法行医的第一手证据,目前已经约谈该店负责人于10月26日下午到单位来说明情况接受处理,关于店内人员无法出示健康证的情况,也请该负责人将证件一并带来接受检查,如果不能提供,将依法进行处罚。

延伸阅读

这个“萧邦美发”

8月份就被曝光过

关于这家萧邦美容美发店。不少南京消费者有话要说。今年8月1日,扬子晚报曾报道了《理发店“点穴排毒”说好点3个穴 收费时变9个要收1400多元》。当时被投诉的萧邦门店,就位于王先生消费的这家“萧邦”不远,投诉者反映:洗头时被店员告知背上长了痘,要点穴排毒,一个穴位是158元,一共要点3个穴位。没想到最后给点了9个穴位,要收1442元。

扬子晚报的一位记者也有类似遭遇。今年7月,他到南京市区的一家萧邦美发店理发,服务员一会推销护理一会推销美容,但这位记者说只想理个简单的短寸头。于是,店员又开始推销各种价位的发型师,最后这位记者不耐烦,只问“简单理个发最低多少钱”,店员才没好气地说“7块”。

不少消费者反映,现在在不少理发店、美容店消费都会多多少少地遇到类似问题,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行业“通病”。美容美发产生的消费纠纷,在工商部门、消协的投诉近年来也是一直居高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