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1)

图(1)

投资的农民

投资的农民

双手残疾、靠捡破烂为生的傅朝祥,向宁国市百乐福农村资金互助社(以下简称“百乐福”)投了4万元,指望着能拿到比银行高一些的利息。与傅朝祥一样被高额利息吸引的人在当地有上千人,而且绝大部分比他投入的钱还要多,总金额过亿。成立于2007年的百乐福的宗旨是服务农村金融,但最终却变成了简单的集资——发利息。今年3月,存了钱的人不仅拿不到利息,到期的本金也难以取出来。眼瞅着辛辛苦苦挣的钱没了着落,“社员”们找到了法人代表,协商后对方承诺9月底返还所欠的本金和利息。然而这一承诺并未兑现。有不少“社员”不得已去报了警,警方调查后将百乐福查封,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同时对法人代表张某及其丈夫采取了强制措施。据悉,目前已有600多人报案。

上千人把钱存进百乐福

昨天,记者见到傅朝祥时,82岁的他双眼含泪。老人双手残疾,靠捡破烂为生,有时候一个月只能挣两三百块钱。“手不好,有时候要趴在地上捡东西。”老人告诉记者,他和老伴辛苦多年挣了两万块钱,3年前听人说到百乐福农村资金互助社存钱利息比银行高,便将两万块钱存了进去,一个月拿一两百元的利息。

今年1月,存了3年定期的那两万元到期了,傅朝祥没有将钱取出来,还又存了两万元。然而今年3月,傅朝祥发现他并没有按时拿到利息。

和傅朝祥有同样遭遇的,在宁国当地还有不少人,有的人从今年1月就没能拿到利息了。昨天上午,记者在宁国市一公园见到了很多愁眉苦脸的人。他们中有不少老人,中年人也不少。绝大部分人都比傅朝祥存的钱要多,存十几万的有很多,一两百万的也有不少。“存半年、一年、3年的利息不一样,时间越长利息越高。”一位80多岁的老人存了12万元,每月利息有1800元。另有一人和亲戚朋友一起存了150多万。“有上千人在里面存了钱,总资金有上亿元。”一位存钱者说。

几个月利息本金没拿到

今年3月,发现没能按时拿到利息的人找到了百乐福的负责人张某和舒某,得知由于互助社的资金出了问题,不能按时支付利息和偿还本金,但负责人正在努力解决问题,利息将延期发放,并承诺在9月底偿还所有利息和部分本金;同时表示其在上海还有一个网络公司,那个公司挣的钱和资产都可以用来偿还利息和本金。在一份承诺书上还有张某和舒某的女儿作为上海那个公司法人代表的签字。“5月份曾有人领了3月份一半的利息,现在欠了6个半月的利息。”存了10多万元的张根娣告诉记者,他们已经不在乎是否能拿到利息,只希望取回辛苦挣到的本金。然而承诺和希望都并未兑现。

担心血汗钱打了水漂的人们到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上周,宁国警方将百乐福农村资金互助社查封。但对于存钱的老百姓(50.45,0.00,0.00%)来说,到哪里要自己的血汗钱却没有答案。

互助社吸纳非社员存款

公开报道显示,百乐福农村资金合作社成立于2007年。是以服务社员、“ 帮助解决社员生产生活中遇到的资金短缺困难、谋求社员共同利益为宗旨。以城郊南山办事处双龙、独山、杨山等村农民为主体,利用村土地被征用后农民手中闲余资金优势,让失地之初无所适从的农民,通过互助、合作,选择新的投资再创业之路发家致富。区域内符合条件的农民只需认购200元整倍数的股金即可成为社员,可以享受入股金十倍以内的贷款额度。”

然而在实际经营中,百乐福似乎并未按照当初设定的宗旨来执行。“有很多在里面存钱的人都不是南山办事处的。”存了100多万的老吴告诉记者,他到百乐福存钱就和去银行存钱一样,没有人说要成为社员才可以,也没人告知那些资金会去向何处、如何收益。

涉嫌非法集资已被立案

据了解,百乐福的法人代表姓张,其丈夫舒某也参与管理。“他们两人都联系不上了,听说已经被警方控制了。”老吴告诉记者。记者昨天联系到了他们的女儿,她告诉记者自己大学才毕业,现在上海工作,并不在受害人所说的那个上海的公司上班;对于百乐福所遭遇的问题,她表示并不知情、不愿多说。

昨天上午,在宁国市中溪北路和滨河路交叉口,记者找到了百乐福农村资金互助社。几扇卷闸门关着,门上有一张今年10月宁国市公安局贴的封条,墙上还有一张公安局昨天才贴的通告。通告中称,百乐福农村资金互助社法人张某及丈夫舒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宁国市公安局已经立案侦查。因该案涉案金额“特别巨大、人数众多、范围广、案情复杂”,为保障该案顺利侦办和涉案财物的追缴,公安部门请涉案群众自公告之日起,十五日内前往宁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协助调查取证,若发现舒某、张某等涉嫌转移、隐匿财产相关线索可及时向公安机关举报。  记者昨天从宁国市公安局了解到,舒某和张某确已被警方控制,警方已经接到600多人报案。宁国市相关部门将就事件的进展及时与受害人进行通报。

许以高息吸收存款的互助社已被查封。

傅朝祥很担心捡破烂挣来的4万元要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