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4日,上门洗车O2O创业公司“功夫洗车”宣布关闭上门洗车业务。这也是续e洗车、赶集易洗车、云洗车等O2O之后,又一家在洗车领域受挫的O2O公司。

在汽车后市场(指汽车销售以后,围绕汽车提供使用过程中的各种服务市场)O2O项目相继遇挫的同时,一批掘金者仍未停下脚步。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有40多家汽车后市场O2O项目涌现。2014年,入场的创业公司超过100家,是2011年近十倍。

“这些创业者,一方面解决了传统汽车后市场价格不透明、品质没保证、标准不统一的痼疾。另一方面却存在同质化严重、业务类型单一、商业模式不成型等新问题。” 中金汇财董事合伙人马西军称。而如何“破题”,成了摆在汽车后市场创业者眼前的最关键问题。

大量汽车后市场O2O走向寒冬

汽车后市场像一座金矿,引来一拨又一拨掘金者。

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统计,2014年中国汽车后市场规模达6000亿元,同比增长30%,并预计2018年规模将突破万亿元。

巨大的“蛋糕”令分食者垂涎三尺。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有40多家汽车后市场O2O项目涌现。2014年,入场的创业公司超过100家,是2011年的近十倍。他们涉及洗车、维修保养,汽车租赁、汽车金融保险等后市场各细分领域。

这些直击行业痛点并试图颠覆旧有商业模式的创客得到了资本的大力追捧。2014年11月,京东推出汽车保养O2O车管家,并先后投资易车网、博湃养车;2015年4月,阿里宣布整合旗下汽车业务成立阿里汽车事业部,正式切入O2O汽车后市场。

在资金的簇拥下,部分O2O项目势如破竹,e洗车便是其中一例。这家号称国内最大洗车O2O的平台,成立于2014年11月,借助上门洗车服务及到店洗车的价格优势,上线三个月便积累了150万用户。

好消息接踵而至,2015年3月,e洗车宣布完成A轮2000万美元融资。今年8月,市场有消息称其将与博湃养车合并。但在10月14日,e洗车暂停运营上门业务,其官方理由是“因业务调整”。

事实上,多数上门洗车O2O项目正悄然遭遇寒冬。10月1日,赶集易洗车并入58旗下的呱呱洗车;7月16日,上门洗车服务平台车8网停止服务,距其创立仅仅四个月。在此之前,智富惠、云洗车、嘀嗒洗车等O2O项目相继低调关张。

除了上门洗车业务,汽车后市场其他项目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卡塔养车近日关闭了上门保养业务,创始人撰文称,直到把钱烧完,他们都未能验证出一个趋势。

更早之前,电子商务平台“2号车库”,提供汽车配件、保养服务的“人人爱车网”,车联网服务系统“拍普”,以及提供附近加油站、停车场信息查找的“畅行”都相继关停。

疯狂烧钱补贴引大规模刷单

掘金者不断涌入汽车后市场的后果是,创业项目的同质化严重。

据IT桔子不完全统计,仅洗车领域,就有嗒嗒洗车、呱呱洗车、嘟嘟喜车、典典养车、赶集易洗车、洗爱车等40多家创业公司,其中近80%成立于2014年以后。

受资金资源限制,多数创业者在汽车后市场创业时,往往选择一个切口切入,业务模式单一,消费者很难对某个平台产生使用黏性。优车诚品联合创始人崔金峰告诉新京报记者,以保养为例,一年保养的次数在2-3次,这么低的黏性,如果没有其他服务,很难将用户留下来。

激烈竞争下,创业者不得不烧钱获取流量。“我们仿佛每天都能听到自己辛苦积蓄的钞票投进火堆里吱吱作响的声音。”卡塔养车创始人称。

烧钱补贴用户在洗车、维保领域最为普遍。最早在洗车领域掀起价格战的是成立于2014年6月的养车点点,宣布投入1亿发起“1元洗车”。随后,车点点、易洗车、车蚂蚁等相继跟进,在2015年3、4月份达到顶峰。

补贴花样也在不断翻新,“0元洗车”“全年免费洗车神器”“免费洗车就送豪礼”等轮番上演。“那时候几乎满大街都是一元洗车,一出小区门口就能看到很多洗车的蹦蹦车。” 阿尔法公社创始人许四清告诉新京报记者。

高额补贴激励下,刷单行为频频出现。为了套取平台的补贴,线下商家联合消费者进行盗刷,甚至出现了专业的刷单团队。

新京报记者在百度搜索“洗车刷单”字样,搜索结果出现很多招聘刷单手的广告,号称“专用代刷爱洗车、途虎养车”,日刷50单,月入千元。在淘宝输入“1分钱洗车”,也可以搜到若干条商品信息,支付1元-10元不等的价格,即可获得全国范围内1分钱洗车的资格。

洗爱车联合创始人冯春告诉记者,在这样的补贴下,不少商家都有盗刷的行为,出现了严重的资金损失与虚假的用户数据。

低价洗车引用户做保养是“一厢情愿”

疯狂烧钱,是否真的能烧出一个未来?在资本寒冬到来时,以钱续命的商业模式越来越受到投资人和创业者的质疑。

首当其冲的是上门模式。卡塔养车创始人表示,低价、免费甚至亏损的“输血”订单难以持续支撑上门业务巨额的人工和运营成本,一旦没有资本接盘,还有多少钱能烧,还能烧多久,才能支撑到真正造血的到来而不至于倒闭?

对洗车而言,创业者之所以砸钱买流量,是希望用低价洗车获取市场,寄希望于用户向保养、美容、二手车等其他服务迁移。但实际上,这种思路也过于理想化。

优乐养车创始人冯晓海认为,洗车是一个基础性的服务,从洗车过渡到保养、美容等门槛较高的业务,是一个“爬坡”的过程。

戈壁创投合伙人蒋涛也表示,只能清洁外观,无法清洗内部,最多是挪一挪车,很难讲专业性。由洗车转向美容保养等高端的服务,几乎是一厢情愿。

养车点点COO王冠杰在接受采访时也坦言,“从洗车转化成保养,其实没有一个很好的闭环。通过养车点点近半年时间的洗车转保养实践,我们得出这是‘伪命题’。”

和洗车相比,二手车交易在切入汽车后市场服务上更有优势。以“瓜子网”为例,通过瓜子购买二手车的用户有相当一部分选择后续服务,其中12%的用户购买了金融服务、10%的用户购买了保险服务,还有20%以上的用户享受了其他的服务。赶集网的相关人士预计,到2015年年底,相关比例分别会上升到20%、30%和50%。

然而中国的二手车交易远不像美国那样活跃和成熟。易观智库经过调研发现,国内的消费者对于购买二手车的认知程度仍然比较低,绝大部分选择购买或者考虑购买二手车的消费者主要是基于资金上的限制,而不是对二手车消费真正的认可。

更严重的是不可预知的政策风险。2014年,正在成长阶段的二手车交易,却突然遭到“限迁保护”,超过300个城市以环保为由,限制非本地老旧车辆迁入,占全国城市总数的93%,对二手车要求的排放标准甚至比新车还高,使得各地二手车流通成为阻碍。

正如上门模式刚刚兴起时的烧钱大战,如今的二手车交易电商也试图通过烧钱的方式,培养消费者的购买习惯。马西军预测,二手车市场目前还在用户教育阶段,市场的爆发期将在五年后。“按照欧美国家的趋势,二手车交易量未来会是新车的2-3倍。”但是在目前,二手车交易不到新车交易量的二分之一。

“第一波洗牌已经开启”

在烧钱大战暂告一段落后,资本逐渐向潜在的行业独角兽靠拢。而更多的创业公司却开始出现资金断裂,面临倒闭或转型。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钱文颖认为,汽车后市场第一波洗牌已经开启,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平台出现被并购、转型或退出市场的情况。

在产业链层面,汽车后市场上下游整合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优车诚品联合创始人崔金锋表示,未来汽车后市场创业突围的关键在于一体化。“因为获客成本太高,单一的业务模式很难盈利,未来的汽车后市场平台将会扩展产业链,为消费者提供一整套解决方案。”

市场上不乏先行者。2015年4月,阿里成立汽车事业部,短时间内整合了近1万家4s店、近2万家汽车售后服务网点等各类O2O合作资源,将触角延伸到了汽车全产业链。此外,传统上市公司金固股份转型的押宝项目“汽车超人”上线,积极布局产业链各个环节。

中金汇财董事合伙人马西军认为,汽车后市场目前仍然是粗放式发展,未来将朝着更精细化的方向发展。第一波互联网创业浪潮砍掉了中间环节,改变了汽车后市场信息不对称的状况;创客未来将依托于数据的共享和互联,开启第二波汽车后市场的互联网革命。

车车科技创始人张磊认为,撬动汽车后市场服务的关键在于数据,不管是二手车买卖、维修或者保养,都离不开数据的支撑。“比如保养,数据会告诉你零配件的保养周期、型号;二手车交易中,这辆车的过往状况,行驶里程,以及有没有遭遇过大的事故。”

获取数据的方式有多种,车车科技的切入点是保险。张磊认为,和其他服务相比,保险直接关系到理赔和维修,消费者重视并且信赖,参与车后服务的深度要高于其他服务。

“汽车后市场有痛点,行业有需求,但不代表企业不会死。大浪淘沙,真正的金子才会留下,但无论结果如何,汽车后市场行业都在不断走向透明和公平,受益的始终是消费者。”戈壁创投合伙人蒋涛说。

洗车是一个基础性服务,从洗车过渡到保养、美容等门槛较高的业务,是一个“爬坡”过程。

——优乐养车创始人冯晓海

汽车后市场第一波洗牌已开启,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平台出现被并购、转型或退出市场的情况。

——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钱文颖

撬动汽车后市场服务的关键在于数据,不管是二手车买卖、维修或者保养,都离不开数据的支撑。

——车车科技创始人张磊   (记者 曾庆雪 王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