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叔叔,对不起,没有人绑架我,我只是希望爸爸妈妈担心我,然后回来看我……”望着一闪一闪的红色警灯,9岁的坤坤在民警的不断追问下说出了“被绑架”的实情,而这样的真相让原本万分焦急的爷爷奶奶既错愕又心疼。

10月21日晚上8点,四川省泸县天兴派出所接到在江苏打工的天星镇田坝村村民龙先生电话报警,称自己9岁的儿子坤坤在放学回家路上,被一名骑摩托车的陌生男子绑架后,机智逃脱得以安全回家,请求公安机关介入调查,严惩不法分子。

当晚,天兴派出所上报该县重案中队后一同前往坤坤家中。据坤坤介绍,他是被骑摩托车男子强行带到一处山里,被抛置到草丛后借机逃跑返回家中,可每当办案民警询问案件相关细节时,他却总是说得含糊其辞,“考虑到可能是惊吓过度,就让被害人到现场进行指认。”办案民警张镭剑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在坤坤的带领下,他们步行近3公里后来到了“案发地”,然而经过勘察后,不仅未见到人为践踏过的草丛,就连十分关键的摩托车车轮痕迹也没有。结合相关监控录像排查,民警分析讨论后发现,被害人遭绑架事实可能并不存在,通过多次交谈与引导,坤坤最终说出了自己实在太想念父母而编造了“被绑架”的谎言。

从接案到破案,一番折腾下来已是22日凌晨,年迈的坤坤爷爷既为自家报假警感到惭愧,又对孙子希望借极端举动而与父母团聚的行为十分心酸,“我们就这么一个孙儿,对孩子十分疼爱,没想到他如此想念爸妈,我们老两口就是再爱他也替代不了!”老人话未说完已是满眼泪花。

“眼下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看明年下半年能不能把孩子接到身边上学。”远在江苏昆山打工的坤坤父母在了解实情后十分无奈。他们告诉《工人日报》记者,为了给坤坤未来创造更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夫妻二人常年在外,只有过年时才能回到老家与儿子团聚,本以为作为父母已经足够努力,未曾想却忽略了孩子的感受,“我们平时与他沟通太少了,就算不能陪伴,也应该保持足够的关心,让孩子感到父母的温暖。”

“眼下一些留守儿童已经出现的极端行为应该引起广泛重视。”成都市检察院未检处负责人何娟表示,留守儿童监护缺失是一个两难话题,农村父母为创造良好的经济条件外出务工,放弃的是对孩子爱的陪伴,但是如果放弃打工,失掉的可能将是孩子未来接受良好教育的机遇,“去或留都是一个艰难的选择,现在唯有寄希望于乡村经济的发展,让更多的农村父母可以就近务工,让所有孩子能够在正常、健康、有爱的家庭环境中快乐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