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家人以最热烈的形式欢迎自己的儿子雷涛回家

核心提示|10月26日12时55分,伴随着G671次列车的缓缓启动,21岁男子张伟(化名)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开始了前往陕西的返乡之旅。16年前,张伟在陕西千阳城郊有着另外一个名字:雷涛。10月27日,是雷涛的亲生父亲雷文奇的48岁生日,他的这次返乡祝寿,有着不同凡响的意义。雷文奇说:“我这个生日宴席就是为儿子办的,全家老小就是想再找个借口让他回来一趟,为了这个儿子,我们这个大家庭里的所有成员,都没少受罪啊。”

一句“小心点,快去快回”没想儿子一走16年

1999年3月5日,陕西千阳,雷文奇与妻子孟云侠在街边开门店主营小商品,因为生意比较忙,两口子都把心思放在了商店里。

雷文奇的父母亲身体硬朗,下面一个正上小学的大女儿雷艳和一个5岁刚上幼儿园的小儿子雷涛,家庭和睦其乐融融。

幸福的生活中止于3月5日这天中午:“当时雷涛问我要一元钱说是要去买鞭炮,我随手掏出一块钱递给他后又对他说‘小心点,快去快回’。”

让他没想到的是,儿子这一走就走了16年。

儿子买鞭炮一去不回,雷文奇直到当天傍晚时分才真正慌了神,刚开始他以为从小在街边长大的儿子有可能与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去了,可左等不回,右等不回,雷文奇开始发动亲朋好友一起加入寻找行列:“光手电筒都买了一整箱,昼夜不停地找,我老婆不吃也不喝,哭昏过去了好几次,孩子从小就跟着她长大,晚上不见他妈就不睡。”

雷文奇回忆起刚丢孩子时的日子连称:“天塌了,没法过了。”

除了报案,雷文奇更多的是依赖自己亲朋好友一起寻子,寻人启事一印就是5000张,刚开始在千阳县周边找,渐渐地扩大范围,贵州、云南、河南……一有线索,雷文奇就扔下家中的生意前往寻找。

虽然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寻子手段,家里安装了电话,配备了传呼机,登报纸,上电视,但儿子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信。

转机来自于互联网:一个找弟弟一个替丈夫找家

2014年12月20日,在北京求学毕业的雷艳回到陕西工作,她借助互联网把寻找弟弟的信息发布到“宝贝回家”网站。

11天后,远在千里之外河南的另外一名网友“柳叶”也在“宝贝回家”网站发布了寻亲信息,她在替自己的丈夫找家。

细心的志愿者通过对照发现,雷艳和“柳叶”的寻亲信息竟有7点疑似之处:1.都是爸爸给1元钱去买鞭炮被拐。2.都是在刚过完年时失踪的。3.家里都有个当兵的舅舅。4.年龄都是5岁左右。5.被拐前都是上幼儿园。6.家里都是开商店的。7.都有个姐姐。

“柳叶”所发的信息是丈夫张伟的,她得知丈夫是被“拐卖来”的消息是在结婚之前,当时张伟正四处打工寻家,但苦于毫无头绪,犹如大海捞针。

小时候的张伟自打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是被拐来的,因为买他来的这家只有爷爷和奶奶,而他的爸爸则在19岁那年在平顶山的一座煤矿中遇难,爷爷奶奶花几千元钱买他就是为了让他替死去的爸爸顶立门户,延续香火。

一入学,张伟就受不了同学们“没爸、没妈”的嘲笑,以及村里人背后的指指点点,初中没上完,他便早早辍学外出打工,广州、云南、贵州……

寻亲无果,但张伟却在打工中结识了邻村姑娘“柳叶”,两人情投意合,2013年,19岁的张伟结婚了。

为圆丈夫寻家的梦,“柳叶”不仅替丈夫在网上发布了信息,还鼓励丈夫到公安机关采血,将DNA数据入库。

奇迹出现了,当张伟的DNA数据一入库,立马就与陕西雷文奇夫妇的DNA比对成功,原来雷文奇夫妇早在2000年就已将自己的DNA在公安系统入库。

陕西警方立即赶赴河南,找到张伟,将这一喜讯当面告知:“我们等你的DNA等了十多年,你的家在陕西,父母找你找得好苦,你就是他们16年前丢失的儿子雷涛。”

重逢时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9月28日凌晨5点,雷文奇夫妇带着全家12口人分乘三辆小轿车自千阳出发,直奔河南西部山区的一个县城。

中午时分,三辆陕西牌照的小轿车停在了张伟家的村口。张伟的爷爷早在两年前已经去世,奶奶也已82岁高龄,得知孙子找到了家人,奶奶同意让他带着媳妇和两个孩子回家看看。

16年后重又见到自己的亲生儿子,雷文奇夫妇及所有前来的亲人止不住号啕大哭,走失时的雷涛还是个不谙世事的5岁男童,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第二天,雷涛带着妻儿与刚刚相认的亲人一起踏上了返乡之旅,这是他16年来梦寐以求的场景。

千阳县城郊,雷文奇家门口早已搭起高台,鼓乐齐鸣,雷涛的返家,成为这个偏远县城当天最为吸引人眼球的重磅新闻。

为了迎接他回家,父母早早就为他装修了新房,新床、新被、新电器,一应俱全,亲友们以当地最为隆重的规格迎接雷涛的回家,“光被面就收了近百条,鞭炮放了几百盘,从下午回来到晚上12点之前就没停过,都高兴啊,当天就摆了六桌”,雷文奇回忆起当天的热闹,至今仍两眼放光。

国庆节那天,是雷涛爷爷去世一周年的日子,雷家再次摆起宴席。这一次,雷文奇几乎通知来了所有的亲戚、朋友,“摆了十几桌,比儿子回来时更热闹”,雷文奇说。

过完爷爷的周年,雷涛打算回河南收秋,“家里的玉米该收了,等我种完麦再回来”,他对父母这样说。

心理融合冷热两重天 难舍难分两个家

儿子离开后,雷文奇夫妇每天都要给儿子打几个电话,起床没?地里活干啥样了?啥时间回来?……

与父母的热情相反,千里之外的儿子好像总是不冷不热,“他走后快一个月了,连一个电话都没有主动给我打过,总是我给他打,说好的种完麦就回来了,就那么点地早该种完了,拖拖拖,就是不说回来”,孟云侠的言语中有些生气。

雷文奇夫妇并不知道,儿子雷涛从陕西回到河南之后所要面临的处境会有多么艰难。首先是他不愿丢下从小把自己养大的82岁高龄的奶奶。

“我肯定是要为奶奶养老送终的,爷爷现在去世了,我不能丢下她一人不管。爷爷奶奶小时候对我那么好,有一年冬天我想吃红薯,当时村里没有,爷爷冒着大雪去十几公里外的县城去给我买。有一年我生病,家里没钱,奶奶把她年轻时的嫁妆首饰卖了给我看病。凡有小朋友欺负我,总是爷爷奶奶找到对方家长去理论,不愿我受到一点委屈。”雷涛说。

“猛一下多出个爸妈,还有那么多亲戚,我还不太习惯,从小就没叫过爸妈,虽然小时候的印象里还记得那个绿色大门的家,可现在回去了,出门转一圈,连回家的路也找不到了,爸妈和亲戚们的陕西方言我一句也听不懂,我说的河南话他们也照样听不懂,交流起来确实很困难。”雷涛说。

“他是我的儿子,我为了找他费了多大劲,吃了多少苦,他应该知道,况且他的户口都还在这儿,他在河南那这是违法的,他要是不回来,我就到公安部门强制要求他回来”,雷涛的母亲孟云侠态度坚决地说。

“心理融合,需要时间。”跟踪被拐儿童问题多年的河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副秘书长张智强说,被拐儿童的真正回归不是靠物质就能解决的,它需要更多关心以及更多心理咨询组织长期参与进来,遗憾的是,目前更专业的心理公益机构还是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