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江苏省质监局连续发布了对多种文具用品的监督抽查和风险监测质量分析报告,笔芯液、修正液、橡皮、作业本等均有部分检测出有毒有害物质超标,其中线上产品质量问题较线下更多。而全国消协组织今年上半年受理的文体用品投诉中,涉及质量问题的比例更是比去年同期上升了3个百分点。

本应让孩子们放心使用的文具缘何难以让人放心?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网购作业本仅一半合格 乡村市场成销货重灾区

“味道很大,不敢给孩子用!”在某电商平台上,不少用户在一款修正液产品下如此留言。

如今网络购物如此便利,有不少学生和家长开始在网上购买文具用品。然而,江苏省质监局的分析报告指出,从电商平台购得的商品质量普遍较低,笔、橡皮、修正液等用品标签存在问题的数量比实体店高出一倍,网上购得的作业本的合格率只有54.8%。

在某网店,买家普遍质疑一份售价0.24元的小学生作业本质量低下,纸张过薄。网上销售人员对记者表示,如有不满意可以退换货,“我们都是通过正规渠道进货,要是本来就有问题我们也没办法。”

同样,在江苏、安徽等地的线下批发市场,想买到价格低廉、质量低下的文具用品并非难事。

在合肥城隍庙办公文具批发市场的多家店面,相当一部分厂商不明、制作不精的文具用品在售。其中一份36开大小的田字簿虽印有“学校统一簿册”,却找不到生产厂家信息,纸张亮白刺眼,纸质轻透,封面印制粗糙,批发价0.2元一本。一份18色彩色铅笔包装上除印有“鑫明”字样外,别无中文文字,更无质量合格证,笔身上的图案用指甲便可轻轻抠下。

江苏省质监局9月连续发布了对多种文具用品的监督抽查和风险监测质量分析报告指出,来自线上线下的文具样本中,超过九成的笔芯液苯超过国家推荐标准,超过九成的橡皮塑化剂超过国家推荐标准,超过九成的作业本中含有可迁移性荧光增白剂。

“苯系物质对人体具有较大毒性,塑化剂会影响儿童的激素系统,荧光增白剂的危害目前没有定论,但皮肤长期接触有可能会被人体吸收,进而对学生身体健康造成不利影响。”江苏省质监局的相关技术人员告诉记者。

整改通知不顶用,“推荐国标”成摆设

有质量问题和安全隐患的文具用品为何仍有市场且大行其道?记者调查发现,监管力度不够、消费需求量大、缺少硬性标准是其中的主要原因。

--监管乏力,不合格商品屡禁屡卖。一些专家指出,政府监管部门之间分工不明、权责不清所造成的监管漏洞,是市面上仍然存在违规商品的重要原因。

江苏省质监局在此次检查中标明了相关商铺售卖的不合格产品,负责人表示已经告知相关商铺整改。然而,在南京一家学校附近的“得优文具店”里,质监局检查出未达标的一至二年级用数学本仍然摆在柜台上销售,其未达标的主要问题“脏迹”依然没有明显改善。记者询问该店店长是否接到过相关部门的整改通知,被告知“没有,没听说过”。

不合格产品的进货渠道也基本畅通。记者在南京义务小商品城购得了一本算术日格本,上面只标有生产商的电话。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了位于安徽滁州的该生厂商,该厂商仍然在正常运营,并依然在生产这类日格本,厂商负责人还向记者表示“到江苏可以快递过去”。

--缺少硬性标准,商家选择性“失明”。江苏省质检院日用消费品检测中心高级工程师曲梅、江苏省质量技术监督纸张印刷产品质量检验站副站长王国荣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般国内文具参考的国内标准是“GB21027-2007”的《学生用品的安全通用要求》,其中给出了铅、汞、砷等8种重金属元素的迁移限量,却未对文具中邻苯二甲酸酯、甲苯、乙苯、二甲苯等指标作出要求,也没有对可迁移性荧光增白剂作出要求。

“对可迁移性荧光增白剂的检测并不是我们的义务,纯粹是出于对健康和环保的考虑,进行的一次风险监测。”王国荣表示,目前国家对于相关指标只有推荐性标准,但对企业几乎没有约束力。“然而,这些物质使用过多,有可能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需求较大,免费发放的不够用。记者了解到,江苏、安徽等多地虽有免费的放心文具发放,然而普遍无法应付学生正常的学习生活。在安徽,免费作业本数量普遍在每学期20本左右,然而大多按照作文本、图画本、三线本、田字格本等区分,每本20页左右,体量并不大。

理顺责任清单、细化行业标准,助力“放心文具”回归

一些专家指出,政府监管部门之间分工不明、权责不清所造成的监管漏洞,是市面上仍然存在违规商品的重要原因。

部分专家表示,管理部门之间应当建立完善的信息交换平台,加强问责制尤其是首问制的推行。

对于“查而无用”的事实,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学院社会学副教授邱建新表示,源头治理和流通治理应当双管齐下,只做好一头,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实际上是推卸责任。

此外,业内人士也呼吁制定更严格的标准规范。“目前我们对于荧光增白剂等还没有严格的科学结论,不能凭空制定标准,但对于民众关心的话题,有关部门应推动相关科学实验的开展。”南京大学化学系一位专家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