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英语外教是俄罗斯人,口音不纯。”近日,有市民向南方日报记者报料称,其小孩就读的米洛(力迅上筑)幼儿园新学期来了一名俄罗斯籍的英语外教,部分家长知情后,要求园方将该外教更换为来自英语母语国家的外教,但遭园方拒绝。

没想到事情越闹越大。朱女士在微信群中和家长讨论此事时,发表了涉及该外教的一些过激言论,竟然收到了一封来自园方的律师函,要求她道歉、赔偿2000元。

米洛(力迅上筑)幼儿园园长向记者表示,朱女士的言论对幼儿园、对这位外教的名誉造成了损害,因此,园方向其发出律师函,是维护幼儿园、外教合法权益的举动。

家长质疑俄籍外教口音不纯

4岁的小明是中英混血儿,但为了让他获得更好的英语学习环境,家长朱女士选择了这家名为米洛(力迅上筑)的英文幼儿园。“这家幼儿园收费不菲,但为了让孩子能说一口纯正的英语,我们对花钱一点儿也不吝啬”,朱女士说道。

谁知,新学期开始后,小明所在的B2班新来了一名俄罗斯籍的英语外教,让不少家长感觉自己被“骗”了。部分家长质疑,该外教来自非英语母语国家,对英语文化了解不足、口音不纯正,兼之幼教经验相对不足,“恐怕不足以担任一家英文幼儿园的外教”。

“孩子回家后不再主动说英语单词。”“孩子说现在英文教师没教什么,听不懂。”“小孩回家说的英文都是带着奇怪口音的。”10月初,该幼儿园的一些家长开始在微信群中对这名俄罗斯外教议论纷纷。

“幼儿园官网的招聘广告里,对外教的招聘要求之一是来自英语母语国家。”家长张女士质疑道,这名外教没有达到幼儿园的招聘要求,为什么却能够顺利入职?在张女士看来,尽管幼儿园方并未正式承诺过所有外教均来自于英语母语国家,“但是家长们以前也都看到过招聘广告,想当然以为外教都会按照要求招聘,这也是一种不正式的承诺吧?”

部分家长担忧之下,曾就此事与幼儿园进行沟通,但是遭到园方拒绝。“我们要求开一堂公开课,进行试听,也被拒绝了。”朱女士无奈地说道。

“俄罗斯人不可以教英文,不是披着白人的皮就可以充数的”“如果说校方说老师的啥资格证书之类的,这些都是花几百元钱就可以买的”……在家长微信群的讨论中,朱女士说了一番“过激”的言论。不料,这番话却落入了幼儿园负责人的耳中。

10月26日,米洛(力迅上筑)幼儿园给B2班的家长发去了一封信,称“个别家长公然用不适当的语言攻击我园教师的人格,并散布、捏造事实诽谤我园教师和我园的名誉权,不仅扰乱我园的教学秩序,还在家长中造成不良影响”。

该信函中还称,幼儿园将启动法律程序,“维护我园和我园教师的合法权益”。

在朱女士等家长陷入惊愕之时,10月28日,朱女士收到了园方寄到她家中的一封律师函,要求她对幼儿园及该外教道歉,并赔偿2000元作为对幼儿园声誉损失的赔偿,否则将起诉朱女士。

原本只是想让幼儿园换外教,没想到事情越闹越大。惊愕之余,朱女士在当天下午就前往幼儿园,给小孩办理了退学、转学手续。

园方称该外教拥有合格资质

11月2日,记者走访米洛(力迅上筑)幼儿园,该园园长陈运平向记者表示,该外籍教师是通过合法途径聘请的,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专家证,“这名外教拥有TEFL证书(国际认可的通用英语教师资格证书之一),我想反问一下,为什么这名外教具备了相关的教育资质,他还不能去教学呢?”

“这名外教在大学里任过教,也有过半年左右家庭式教育的背景,是有幼教经验的。作为园方,我们不可能聘请一位对幼教没有任何经验的教师。”陈运平表示,园方也希望能够招收到来自英语母语国家的外教,但是既拥有教育学背景、又达到相关学历要求、也拥有幼教经验、同时还喜欢孩子,这名外教是符合这些综合要求的。

而针对部分家长对该外教说英语“存在口音”的质疑,陈运平认为:“中国人讲普通话,南方人和北方人之间都还会有差异,说英语也不排除会有口音。老师对孩子尽职尽责、做好日常教学,就是对家长、对小朋友最大的负责。”

在园方看来,部分家长更换外教的要求“是由于少数家长煽动”。针对朱女士发表的过激言论,陈运平认为,虽然微信群里人数有限,“但谁能保证这些话不会被说出去呢?”陈运平随后举例说道,有家长听到了朱女士的相关言论后,打电话过来指责幼儿园聘请“黑外教”。

园方认为,朱女士的言论带有歧视和诽谤性质,对幼儿园、对这位外教的名誉造成了损害。因此,园方委托了律师发出了律师函。在陈运平看来,这是园方是维护合法权益的举动,并无不妥。(记者 王剑强)

■律师说法

微信群中吐槽不构成诽谤

针对此事,广州市公益律师廖建勋认为,朱女士的言行并不构成诽谤。廖建勋表示,朱女士在幼儿园同班级的家长微信群里,对幼儿园外教的资质和教学能力提出质疑,在主观上不具有故意捏造事实或者编造虚假情节的行为;并且没有采取一种广为传播的方式(例如发微博、发朋友圈以及通过其他自媒体方式去传播)将这些信息进行发布,因此并不构成诽谤。

“妈妈针对幼儿园老师的资质和教学能力提出质疑,若确实侵害到老师的权益,也是该老师来主张,而非幼儿园主张。”根据以上几点,廖律师认为朱女士并不需要对幼儿园发出的这封律师函作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