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雷雷

生日:1980/7/15

身高:1.80米

体重:70公斤

出生地:北京

现效力队:

科尔内利亚

曾效力队:

北京国安、北京八喜、新西兰骑士、古迪比等

2007年,高雷雷开启了他的公益事业,最近3年他捐建的球场数量已达到9块。北京、四川、云南、新疆,甚至在非洲加纳、缅甸都建成了他的“21球场”。为了给学生们征得体育用品赞助,他还跑了14次马拉松。昨日,足球公益者、国安旧将高雷雷又有了3个新身份:西乙B联赛(西班牙第三级联赛)科尔内利亚队球员、西班牙哈维运动器械亚洲区代言人、新浪体育公益大使。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公益。高雷雷签约科尔内利亚半年,薪水已经全部捐了出去,用于新球场的修剪。同时,他还在自己的合同加了一个条款,将从新疆选拔出来的3名小朋友和教练,输送到西班牙参加青训。

复出托公益之福意外闯西乙

新京报:隔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会重新回到场上?

高雷雷:我做一些事情很随意。因为足球对我很重要,所以机会来了,就试试。儿子会觉得很骄傲,我这个年纪还能为他去踢。踢球这事儿成了以后,还能辐射到我的公益和慈善,让我很开心。发挥到极致了,既满足了自己,又帮助了孩子。

新京报:为什么选择这个球队?

高雷雷:首先我们是公益的合作。后来我就跟对方说,‘我这么多年做公益,帮那么多孩子踢球,我也踢两年呗?’当时是和他们开玩笑。后来,他们还真叫我过去试训了,然后就开始自己恢复。

新京报:有没有不适应?

高雷雷:确实,试训了之后很累。因为竞技足球是要人的极限,这让我在身体精神各方面都会很受打击。前几年,踢着玩儿很轻松,现在感觉力不从心。但球员的性格就是永远不会老,不会服输,后来就通过了,非常高兴。

新京报:有人一听说球队是西乙B级别,觉得水平不怎么样,你怎么看?

高雷雷:你让一个中超现役球员去试试,节奏非常快。由于西班牙足球人才非常多,西乙A和B都充斥了非常优秀的人才,巴塞罗那的预备队就在西乙B。

建议留洋者别做最安静的人

新京报:在科尔内利亚的半年有什么目标?

高雷雷:首先争取教练的信任,打上主力,或者说有出场机会,取得进球。这是我现在的想法,其他的将来再说。

新京报:你去过那么多国家踢球,给留洋球员有哪些建议?

高雷雷:首先打开自己,充分了解当地新的文化,去尝试变成大家的一部分,不要变成大家的包袱。语言不行慢慢来,但不要停止说话,不要变成最安静的人。技战术和个人能力,这些是第二位的。当年留洋比较成功的杨晨、孙继海、邵佳一都是交流能力特别强的。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回中超踢?

高雷雷:我之前在欧洲踢球,经济危机的时候在芬兰一个月拿1500欧元。国内一家俱乐部给我年薪几百万,最终我放弃了,留在了欧洲。对我来说,足球是我热爱的东西。我在生活上有要求,但不是要多大的房子多好的车。我觉得达到一定的水平就可以了。

新京报:现在的年薪多少?

高雷雷:年薪不多,未来半年的薪水都捐了,但好在还能让我明年多捐一两个球场。

新京报:国安这个赛季成绩不理想,你怎么看?

高雷雷:首先不怎么看球了,最近关注是因为佳一退役了。其实作为球员来讲,我很羡慕国安的球员有现在的大环境。所以我希望他们能更加努力地付出,踢出更漂亮的比赛。俱乐部的层面,我们没有办法去干预。但是作为球员,踢一天就要做好自己的事情。

善举未来至少建21块球场

新京报:为什么选择捐建球场?

高雷雷:一两年前我就想,还是修球场简单一点。捐校车,你不能保证司机的技术,捐学校保证不了老师的质量。我是教练,我有经验和资源。我找一些体育大学的学生做志愿者,他们也很信任我。所以建球场是我可以掌控的事情。

新京报:修一块球场要花多少钱?

高雷雷:最少的10万,最多的50多万。具体的数字就让球迷猜吧。

新京报:有没有预想将来修多少块球场?

高雷雷:没想过,至少21块吧,因为21这个数字对自己比较有感情。

新京报:这些年,建球场投了多少钱?

高雷雷:大概是200万左右。这钱有一部分是开餐厅的钱,一部分来自广告商业活动,也有好朋友的捐助。

新京报:家人的生活有没有受到影响?

高雷雷:我觉得去帮助别人的同时,一定是自己的家庭先富足。我家庭一塌糊涂,那不行。至少是吃、喝、住达到一定要求。

新京报:去缅甸、非洲建球场是为了什么?

高雷雷:我想表达的是:公益不分三六九等。我帮过黄种人,黑皮肤的人,我传达的理念和行动是一致的。我做公益,不是简单的修球场。我在云南修球场后,正好跟缅甸有了联系。当地战乱,我觉得孩子需要希望,而不是生活在贫民窟里。我在北京建球场给打工子弟,同样想给他们希望。体育是个很好的载体,能够传达快乐。

往事当年支教遭遇天价房租

新京报:从事了这么多年公益活动,有何感悟?

高雷雷:我希望大家都能有慈善的意识,希望能影响更多的人。大家往往都认为慈善集中在贫困山区,其实最需要慈善的是大城市,越是大城市越冷漠。我更想传达的是,给别人行方便,这就是公益、就是慈善。

新京报:做公益的动机来自哪里?

高雷雷:家庭影响,父亲做了很多好事,那个年代也不叫公益慈善。我不太喜欢公益和慈善这两个词,这是我们人类自然而然的一种能力。简单做事,简单做人。

新京报:这些年来,做公益的动力有没有减少过?

高雷雷:比如2012年支教,我帮了他们那么多年了,我觉得他们应该很欢迎我。我在当地租了一个房子,他们收我2000一个月,我住的房子是当地村长租我的,后来我听当地老师跟我说,这在当地其实可以租一年。

新京报:因为他觉得你是有钱人?

高雷雷:对。当晚我就想开车走了。那里的条件那么差,为什么放弃北京那么好的条件去那儿支教?但又想这其实跟孩子们没什么关系,后来决定留下。不能因为这些负面的东西,影响你对受助人的公益心。正是有负面的东西,才证明他们需要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