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月中旬以来的市场深度调整中,A股市场可谓乱象丛生,监管风暴也由此来袭。彼时,沪、深交易所连续限制多个证券账户交易,曾引起各方广泛关注,“牛散”沈付兴便是其中之一。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三季报后发现,虽然沈付兴持股已经明显下降,但是却精准地擒住了兔宝宝(15.54,-1.03,-6.22%)(002043,收盘价16.57元)和大橡塑(8.40,-0.09,-1.06%)(600346,收盘价8.49元)两只妖股,而其之所以捂住了大橡塑这只妖股,则可能与相关账户被限有关。

“牛散”被卷入监管风暴

今年8月1日,上证所发布《关于限制证券账户E021351783证券交易的决定》,由此,一位名为“沈付兴”的自然人被卷入监管风暴当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决定称,经查明,沈付兴指定在中信证券(18.64,1.29,7.44%)上海世纪大道的证券账户E021351783,在近期的交易中,存在异常交易行为,严重影响了正常的证券市场秩序。沈付兴该账户交易行为构成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微博]交易规则》第6.1条和《上海证券交易所[微博]证券异常交易实时监控细则》第八条所述的异常交易行为。根据纪律处分委员会审核通过,上证所决定对证券账户E021351783采取限制交易的纪律处分,即自2015年8月3日至2015年11月2日不得买卖在本所挂牌交易的所有证券。

需要指出的是,在A股市场被暴跌阴霾笼罩的当时,上证所仅仅在7月30日至8月1日两天之间,就将14个账户列入了“黑名单”。不过,与其余被限账户的持有人相比,“沈付兴”这个名字显得尤为醒目,因为在今年A股上市公司公布的半年报中,名为“沈付兴”的自然人出现在了近20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当中。

据同花顺(89.710,-0.38,-0.42%)iFinD统计,截至今年6月末,包括生益科技(8.51,0.05,0.59%)、青海华鼎(10.67,0.11,1.04%)、澳柯玛(7.45,-0.05,-0.67%)、大橡塑、华微电子(8.79,0.18,2.09%)、青松建化(6.01,0.04,0.67%)、通宝能源(7.54,0.14,1.89%)、梅雁吉祥(7.80,-0.07,-0.89%)、友利控股(15.28,-0.36,-2.30%)、中关村(11.55,-0.02,-0.17%)、兔宝宝、大东南(8.80,-0.30,-3.30%)等近20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均出现了“沈付兴”的身影。值得一提的是,沈付兴当时以537.03万股的持股量,成为了梅雁吉祥的第二大股东。

三季报仅现身两股

从上证所公布的信息来看,自然人“沈付兴”账户在11月2日后就已经被解除锁定,按照其曾现身近20家公司十大股东名单来看,他的去留很可能对相关个股造成明显影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梳理三季报股东名单后发现,“沈付兴”的曝光率大大下降,仅仅出现在了兔宝宝和大橡塑两家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也就是说,其在第三季度,或者更准确点是8月3日之前,已经进行了大幅度的减持。

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截至三季度末,“沈付兴”坚定持有的兔宝宝和大橡塑都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特征,那就是都经历了停牌,而在复牌之后,都有着极为抢眼的表现。

以兔宝宝为例,其在6月1日市场高位开始停牌,并在10月19日带着收购多赢网络的交易方案复牌。面对巨大的复牌压力,兔宝宝在复牌当日毫无悬念的一字跌停,而后又在被泽熙调研的消息刺激下,走上了妖股的道路。也就是说,对于今年半年报中首次亮相兔宝宝股东名单的“沈付兴”来说,即使想要在三季度减持兔宝宝,也因其停牌而未能实现。

再来看大橡塑,“沈付兴”同样是在半年报中才出现在公司股东名单中。大橡塑从5月上旬直接停牌到了9月22日。和兔宝宝类似的是,在重组和高送转利好的推动下,即使面临巨大的补跌压力,大橡塑仅仅在一个跌停之后股价就止跌回升,在种种因素的影响下,“沈付兴”首先是成功押宝,而后又“被迫”捂住了这只妖股。

对于上述变化,一位市场人士表示,如果被限制交易的“沈付兴”和上述公司的股东是同一人的话,在过去三个月时间中,其也仅是沪市的账户被限制,因此并不妨碍其交易深市股票。而他从梅雁吉祥等多家沪市公司股东名单上消失,可能是在账户被限制交易之前就已经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