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一直是小学生的“必修”课。然而,山东聊城市的嘉明第一实验小学,为一、二年级学生开设了书法、国学、英语,唯独少了数学。

低年级取消数学课的消息,一时间引起舆论关注,社会各界对此褒贬不一。为什么取消数学课?是校长任性还是大胆创新?擅自修改课程是否涉嫌违规?这一改革成效该如何评估?

同学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做数学游戏。资料照片

近日,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赶赴聊城进行深入采访,试图找到答案。

为何缓开数学课?

不让“小马拉大车”

嘉明第一实验小学坐落在聊城市西北郊,是聊城市实验中学附属小学。雨后的校园内,鸟鸣啾啾,书声琅琅,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味道。

早上8点半,和往常一样,聊城市实验中学校长李志猛已经来到了学校。和记者见面后,他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我们从2013年就开始尝试进行数学教学改革,当时招生时,学校给家长发了‘明白纸’,让他们自主选择孩子是否上数学课。在征得家长同意后招收了两个试点班,取消了一、二年级数学课,以数学游戏、玩数学等活动替代传统数学课。孩子到了三年级才接受普通的数学课。”李志猛说。

说起低年级取消数学课,本次改革的发起人李志猛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一、二年级的学生逻辑思维还比较差,记忆力更强一些,数学课比较偏重逻辑,对低年级的学生来说并不一定适合。”李志猛说,如果放到三年级,学生的理解能力强一些,学起来会更容易,学习的兴趣也会更高。基于这样的考虑,结合一些专家的观点,他提出在低年级缓开数学课,把国学、书法、英语等需要记忆的内容加上,做到扬长避短。

在有着20多年数学教学经验的李志猛看来,多年来,很多孩子之所以对数学望而生畏,根本原因就在于过早地接触到数学,因为理解不了而无法产生兴趣,久而久之容易产生厌学情绪。对孩子来说,这是典型的“小马拉大车”。

同学们在做“我想借东西”数学游戏。资料照片

三年级才学数学,学生会不会压力太大?李志猛表示,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学数学所需要的逻辑思维能力会越来越强。“我们就是通过这种调整,尽最大可能保证孩子对数学的兴趣,把‘小马拉大车’变成‘大马拉小车’。”李志猛说,什么年龄段的孩子,就应该承担属于他那个年龄段的内容,不能拔苗助长。

师生对改革啥反应?

备课费时但学生易接受

上午10时20分,记者走进嘉明第一实验小学二年级一班,现场听了一节数学活动课。任课老师李乐琴正在和同学们做“口算天天练”数学游戏。

“讲台上站了10位同学,下来4位……”李乐琴一边安排4位同学走下讲台,一边让同学们“列减法算式”。

听完老师的问题,同学们反应很快,异口同声回答:“10-4=6”

“4位同学再走上讲台,列加法算式。”

“4+6=10”

“3位同学走下讲台,列减法计算。”

“10-3=7”

…………

李老师在游戏中给学生渗透“20以内的退位减法”。课堂上师生互动频繁,学生们也都高高举着小手踊跃回答问题。

李乐琴坦言,教学方式改了,没有现成的教案可以参考,自己的工作量大大增加。“我需要把一些知识点串联起来。现在备一节课,可能需要一下午甚至更长的时间。”李乐琴说,虽然备课费事了,但孩子们更容易接受。

今年8岁的徐羽彤告诉记者,她十分喜欢数学活动课,特别是课堂上的数学游戏,感觉很好玩很有意思,整堂课下来都不觉得累。

据业务校长马庆明介绍,该校在2013年探索改革,2014年和2015年大面积推开,新入学的一年级学生全部缓开数学课。只是从今年开始,学校做出调整,二年级学生上数学活动课和展示课,目的还是通过“玩数学”的方式,培养学生的数学兴趣。

擅自缓开是否违规?

这是课程内部资源整合

这项大胆的改革引发了不少争议,甚至有人质疑,校长擅自修改课程是否涉嫌违规?对此,马庆明表示,“实际上,我们现在所进行的探索,是小学数学课程的内部资源整合。”目前根据教育大纲,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和学校特色课程加起来构成学校课程。多年来,国家和省里鼓励学校课程校本化,不断要求加强特色选修课程的开设,但一个班级的课程总数是固定的,这方面的“加法”,其实就是其他课程的“减法”。整合国家课程教育资源,为特色课程的开设留空间。

山东省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副主任、齐鲁师范学院教授李红婷认为,学校以课程为育人载体,只有课程变了,学校的教育生态才能改变,这是实现课程育人的必然要求,也是国家课程改革进入深化阶段的必然诉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应该鼓励学校对现有课程进行二次开发和重构。

李红婷表示,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在小学分为两个学段,即“1~3年级”和“4~6年级”,在目标要求上是按这两个学段来设定的,这样的要求无疑给了学校很大的自主开发空间。推行教育家办学,学校有权建设适合自己学生的课程。作为育人载体的课程,无疑更应该指向学生发展需求。

在今年8月份公布的2014年山东省级规范化学校评估结果中,初次参加评选的嘉明第一实验小学跻身其中,给学校增添了不少信心。根据创建标准,参评学校必须开足开齐有关课程,而该校一、二年级却缓开了数学课,按照相关条款就得扣分。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个由教育专家及一线学校校长组成的验收组,不仅没有给他们扣分,反而因为“大胆进行教学及课程改革”加了分。

“不管外界如何评价,我们都会坚持下去,不会因外界的强烈关注而走形。只有做出成绩,才能对得起信任我们的学生和家长。”李志猛坚定地说。

如何确保改革成效?

需要专业引领和动态跟踪

这一改革可谓轰轰烈烈,但成效怎样?又该如何评估?马庆明说:“今年9月,最初试点的两个班学生已升入三年级学习,因为学生们真正上数学课不足两个月,改革成效暂时不好评估,至少需要等到明年。在此之前,无法说明这种探索是成功还是失败。”

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王红艳从事小学教育专业硕士教学多年,对于这一改革举措,她认为,一所小学能做出这样的探索,还是挺佩服校长的勇气。在王红艳看来,“重点不在于取不取消数学课,而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授课,以什么样的形式来呈现数学内容。”对于改革的效果,王红艳没有妄下断言:“这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时间来检验。”

李红婷表示,低年级学生课程呈现活动式、体验式、探究式,无疑更适合儿童认知需求,更受孩子们欢迎,但其科学性还有待研究。她建议,课程标准的进一步修订应该做更上位一些的设计,强化不同学段的整体性、系统性思考。同时,深化课程改革,需要强化专业引领,让专家走进学校,增强课改的研究性支持。

同时有专家指出,学校一刀切取消了数学课,忽略了个体差异,对那些天生数学学习能力比较强的学生来说,无疑显得有些不公平。有网友留言,教育的创新也需要专业的评估,主管部门也该有动态的跟踪。

聊城市东昌府区教育局党委办公室主任王金涛说,对于敢于尝试敢于创新者,我们应该去鼓励,同时也希望大家用“静待花开”的心态,期待学校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