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红木家具厂家的仓库里堆放着大量滞销红木家具。 视频截图

红木家具向来被称为家具中的贵族,甚至已经不只是家具,其同时还成为投资品,屡被市场炒作。而随着2013年行情一路暴涨,红木家具市场在2014年出现拐点,价格和销量一路下滑,整个行业开始面临洗牌。眼下,经过一年多的调整,红木市场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记者探访发现,“寒冬”仍未过去。

综合央视

“寒冬”里的人物

红木家具“富二代”自己当起拉货司机

25岁的陈施宇,是广西东兴市高山红红木家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年少得志,衣食无忧。和这个年纪的许多年轻人一样,他十分渴望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外形品质都还过得去的汽车。

“送货了,陈施宇。”

“哦,来了。”

父亲兼总经理陈建村的招呼声把陈施宇从豪车的幻想中拉回到现实。他和父亲一起把一张红木桌子抬上了货车,把桌子固定好。

近一年多来,红木家具行情低迷,东兴市很多家具企业处境艰难,陈施宇的企业也开始陆续裁员。如今,他们的卖场里除了一名工作人员招呼顾客外,剩下的事情都是父子俩亲自打理,自己装车,自己送货。

货卖不出去,资金周转成了难题。陈施宇带记者来到了他们的一个家具仓库,这个仓库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红木家具。这批家具短的存了有三四个月, 长的则已经达到两年以上了,上面落着厚厚的灰尘。这套交趾黄檀的十件套沙发是他们2013年加工的家具,当时价格高达100多万,现在价格降到了70万元仍然无人问津。

陈施宇告诉记者,这个仓库里家具总共大概有200多万元,加上各地店面和经销商的货,现在企业已经压了一千多万元资金。有时候他身上的钱少得连给汽车加油都不敢加满。

同期声·市场有多冷

今年上半年红木原木进口锐减逾六成

根据中国红木委的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红木原木37.07万立方米,同比减少64.24%;进口额为4.5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4亿元,同比下滑68.15%。

红木锯材进口方面,上半年我国进口红木锯材5.95万立方米,同比减少51.11%;进口额为1.0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63亿元,同比下滑51.97%。

前几年太火爆,很多人转行来做红木

东兴市地处中越边境,同越南只有一街之隔。越南、缅甸、老挝等东南亚国家的木材运输到这里非常方便。正是看准了这一点,2010年,陈建村开设了红木家具厂,从越南进口木材,在东兴市加工成家具。当时红木生意十分红火,陈施宇正在上大学,是同学们眼中标准的富二代。

2013年6月,《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将交趾黄檀、微凹黄檀等木材列入了保护范围,相关国家也禁止了这些木材的进出口。此后,使用这类木材的家具行情持续高涨,以交趾黄檀象头沙发十件套为例,涨价前,从越南进口一套半成品是十万元。公约发布后一个月时间,半成品的价格翻了一番,达20万元。

红木价格疯狂上涨,吸引了更多人参与其中,陈建村感受最深的是,很多原本是其它行业的朋友也纷纷加入要求他帮助囤积木材。

与此同时,东兴市经营红木家具的商户也由原来的几百家上升到了上千家,销量也持续猛增。陈建村的家具卖场根本存不住货,往往家具一到就被一扫而空。2013年,他们企业的销售额达到了1800万元,这让初入行的陈施宇兴奋不已。

再调查

南京市场冷清,厂家价格“高标低折”

业内人士提醒:不是行家,价格再跌也别玩

靠近红木原材料产地,广西中越边界的红木家具产地遭遇市场寒冬,那么,作为经济发达城市的南京,红木家具市场又是怎样的光景?扬子晚报记者日前对号称“红木之乡”的南京江宁区周岗镇的一些做红木生意的商家进行了走访,发现冷清的市场行情下,“高标低折”现象明显。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罗双江

几个厂家卖场生意冷清难见顾客

前日,扬子晚报记者来到号称“红木之乡”的江宁区周岗镇。按照当地人指点,记者先后走访了三家比较大的红木经营者。这三家中,有两家采取前店后场的形式,另一家没工厂,只有一个卖场。

三家经营者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拥有面积庞大的展厅,其中最大的一家,其展厅面积达两万多平米,“体格”直逼卡子门的月星家居和红星美凯龙;进去之后所见的情况也令人眼晕,只见其中摆放着大量红木家具制品。另外两家虽没有如此庞大的体量,但也都有两层楼近千平米的展厅用于展示各种红木家具制品。

大虽然大,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却是满眼冷清,基本上见不到顾客去挑选家具。几家经营者的展厅里要么黑乎乎的,要么开着很少的几盏灯,只在记者表示想购买家具时,工作人员才一边走一边开灯,每看完一个区域,就随手把灯关上。其中一家的老板告诉记者,现在红木市场生意确实清淡,“我这个卖场在下面(指乡镇地区),一年租金5万块,如果在城里,估计要80万,而且还找不到这么大的地方,那成本根本吃不消,东西也不可能卖现在的价格。”

标价看着高,其实基本都对折销售

记者比较之后发现,这几家卖场的家具基本都打对折。以一套三件的缅甸花梨沙发组为例,其中一家卖场标价12万,实际卖6万,另一家标价68000元,实际卖3万多元。而非洲花梨的价格更低,一张长2米宽1.8米的非洲花梨木的大床加两个床头柜,标价近3万,实际上一万多就能拿下。

一位老板告诉记者,近一年多来,花梨木价格跌得厉害,一年多前,缅甸花梨价格还在3万,但后来就猛跌一半。

记者发现,中低端红木制品价格跌得比较厉害,但稍微高端一些的价格仍非普通市民所能承受。“红木系列如果是大红酸枝或者印度小叶紫檀一类上档次的,那价格再低也低不到哪去。”一位老板告诉记者。记者看到一家卖场里一张标着印度小叶紫檀的书桌,尺寸和普通书桌差不多,价格竟高达196万元,卖场人员表示最低110万,不能再少了。

专家提醒:别以为行情不好就轻易入手

那么,现在是不是投资红木家具的好时机呢?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人分三六九等,木分花梨紫檀”。红木产品的水非常深,不是一般人能轻易涉足的。“红木有5属8类33种,制作工艺五花八门,品质参差不齐,行家都有看走眼的时候,所以别以为价格低就去玩,玩得不好根本就不能保值增值,还会贬值。”

这位人士告诉记者,他的一位朋友买过假的老家具,款式挺好,但过了几年上面的漆掉了,才发现里面是叫不上名字的木头,原先的纹路居然都是画上去的。据其介绍,现在很多红木藏家都非常谨慎,根本不要上漆的,只要“素颜”家具,宁愿拖回去自己找人上蜡,就是害怕花大价钱被人坑。“如果想收藏红木,建议一定要做足功课。”

微评:理性回归,行业正道

没有了高歌猛进式的涨价潮,也没有了蜂拥而至的喧闹,目前的红木家具市场,平静得有些冷清。尤其是参与炒作的游资退出市场后,更让这个行业透着阵阵寒意。而面对这样的市场,那些经过市场洗礼的红木商人,也更多地看到了产品同质化、无序竞争等等,给行业带来伤害。如今,他们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在这个市场的冰封期内练好内功,等到市场走出低谷时,以出色的产品来重新取得市场的先机。其实,短时间内价格骤然升高,本身就是虚火,只会更多地透支未来。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行业洗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央视经济半小时

同期声·转折在2014

游资爆炒后撤出,红木家具陷入萎靡

正当陈氏父子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番时,2014年,整个红木市场行情急转直下。被炒高的价格,随着游资的撤走后进一步下跌。家具销售也萎靡不振。除了木材无人问津之外,家具销售也十分冷清。陈施宇说,“我们一家三口人,全心全意扑在这个行业上面,平均每个月只能获得一万的报酬。”

2015年初,市场行情仍然没有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