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八点去排队也拿不到号,那些倒号的人手里却有号,高价卖给排队的患者。”近日,不断有读者向本报反映,在自治区中医医院,专家号非常难挂,而“号贩子”却在现场兜售专家号,将价位7至11元的号以50元到200元出售。

自11月4日开始,亚心网记者连续4天前往自治区中医医院,实地调查了挂号排队的详细步骤和“号贩子”的兜售过程。对于屡禁不止的“号贩子”,医院方面则表示,多年来一直在采取各种措施和方法堵“号贩子”、抓“号贩子”,但由于医院没有执法权,且没有针对处理“号贩子”的法律法规,即使抓住了,也只能批评教育又放了。

11月7日,自治区中医医院门诊楼,排着长队等待挂号的市民。

□现场调查

排队两小时挂不上号 “号贩子”现场卖号

11月4日,早晨7时49分,亚心网记者来到自治区中医医院门诊大楼,在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一位专家的挂号处排起了队,这位专家当天挂号限号35位,挂号费11元。亚心网记者数了数,自己排在第33位。

站在亚心网记者前面的一位李姓患者说,他早晨6点就从开发区出发,7点赶到医院。“我经常来看这个专家,倒卖这个专家号的‘号贩子’不少,能不能挂上号就看运气了”。

在排队等待过程中,不断有人插队,1个小时后,亚心网记者变成了第36位。

这时,一名30多岁留着平头的男子走到亚心网记者面前说:“你这个位置肯定挂不上号,还不如买我们的号算了。”亚心网记者未作回应。

早上9时整,挂号处开始上班放号。15分钟后,35个号就放完了,亚心网记者刚好没有挂上号。

9时20分,看到亚心网记者没有挂到专家号,现场五六个人围了上来,亚心网记者注意到,他们有人手中拿到的是22号,甚至还有其他靠前的号。

其中有号的几个人给亚心网记者报出70元的专家号“售价”,当亚心网记者表示太贵时,有人说“60元也可以”,最终有名女子表示“50元最低”。

当亚心网记者表示还需要考虑考虑时,这名女子递来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为病人服务,姓名:张×,手机号码:131099×××××。另一名中年妇女则给了亚心网记者一张“超市配送联系卡”名片,但名片上有手写的“挂号”两个字。

除了向亚心网记者兜售外,几人还不时询问周围其他正在排队的人是否需要专家号。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就从其中一人手上花60元买走了一个专家号。

这名男子告诉亚心网记者,他住在昌吉,当天开车带母亲来乌鲁木齐看病,早晨8点多就到医院了,哪知排到他号已经挂完了。

“这个专家号还不算贵,如果是汪姓专家的号就需要200元了。”给亚心网记者留了“超市配送联系卡”的那名中年妇女告诉亚心网记者,她可以帮忙搞到最难挂的汪姓专家的专家号。

11月6日晚,在自治区中医医院门诊楼外,沿着墙根摆着各种凳子。

11月5日,亚心网记者再次来到该医院,在专家挂号处看到了汪姓专家的相关信息,上面写着“限号30人”。经询问现场工作人员,他的专家号是在每周周日把下一周的150个号全部约完。工作人员建议亚心网记者,11月6日周五去排队,周六早上发号,周日就可以预约了。

11月6日15时,亚心网记者来到该医院咨询了关于排队挂号程序,保安说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带上凳子、大衣排队挂号。

当天20时30分,亚心网记者再次来到该医院门诊楼,此时门诊楼大门紧闭,出门诊楼大门左侧沿着墙根则摆着一排长达数十米的凳子。亚心网记者细数了一下,这些颜色各异的凳子共有150个,而现场没有排队的人。

22时左右,亚心网记者在门诊楼前等候时,一名男子告诉亚心网记者,他是帮人排队的,排队的大多数凳子都是他们摆放的。他可以代为排队挂号,如果亚心网记者信得过他,可以把就诊卡或身份证给他,保证能挂到号。

“挂号费和就诊卡费用需要患者承担。”他表示,此外支付给他的费用不能少于50元。

11月7日7时40分,亚心网记者又来到了该医院,此时摆在门口附近的凳子全都不见了。

现场工作人员表示,汪姓专家的号在早晨7时之前就发完了。亚心网记者随后联系了之前曾留过电话的几个倒号的人,他们均表示手上有汪姓专家的号,而且给的价格全是200元,一分钱不能少。

“想在下周看汪姓专家的专家门诊,我们手里有号。”其中一人在电话里肯定地告诉亚心网记者。

亚心网记者了解到,这名专家的专家号正常挂号费是7元。

□院方回应

实名挂号、做系统多方法堵“号贩子”

针对医院出现黄牛倒卖专家门诊号的行为,院方采取了各种措施和方法堵黄牛、抓黄牛。

“最早医院实行了患者实名制,患者必须拿本人身份证才能挂号就诊,同时保安和挂号处联合起来现场维持秩序。”自治区中医医院保卫科科长马旭东说,开始效果还不错,但有挂号者说自己家人病了怎么来,还有的说是给自己的孩子挂号的。医院毕竟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如果人家真是病了,不能来现场挂号也有情可原,这样一来也让一些号贩子有机可乘。

后来医院网络中心做了软件,要求不管是本人就诊,还是代他人挂号,一个身份证号一周只能挂一次号,如果有了第二次挂号行为,电脑软件就会显示出来。这个软件运行最初,确实也堵住了有人代为挂号的行为,但运行一段时间后,“黄牛”想出新的对策,雇人代为挂号。

据介绍,早在2013年开始,自治区中医医院就把警示黄牛的信息做成了展架放在医院挂号大厅,提醒就诊患者注意。

医院无执法权只能批评教育

针对黄牛屡禁不止的现象,马旭东无奈地说,医院一直在严厉打击黄牛,但医院没有执法权,即使抓到了倒卖专家号的黄牛,也不能将他们绳之以法,也就无法将号贩子完全清理干净。

马旭东解释说,医院抓到这些黄牛后会送到公安机关,但因为没有法律依据和处罚凭证,公安机关也没有办法处理,只能批评教育之后,又放了。

有些经过医院严厉处理的黄牛,虽然自己不再出现了,但他们又换了新的方法,通过雇用其他人排队为他人挂号,为自己谋取利益。

医院曾经查到黄牛在学生放假的时候,雇了10名学生排队,甚至有时候会雇一些老年人来排队,因为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医院处理时也颇为无奈。

马旭东说,他曾专门去各级公安部门咨询过,为什么倒卖火车票能处理,倒卖专家号不能处理,公安部门答复说,火车票是国家有价票证,而对于就诊号国家没有明确的制度。

少数患者配合“号贩子”撒谎

医院在清理黄牛的过程中,一些患者的不配合行为也让院方感到头痛。马旭东介绍说,医院在打击时,经常会遇到黄牛正与患者在交易,而有些患者却撒谎说,黄牛是自己家的“亲戚”,自己来不了,便让“亲戚”帮忙排队挂号。有些患者甚至认为自己花上六七十元甚至上百元买上一个专家号很正常,而正是这样的患者为黄牛的不良行为提供了土壤。

“其实有些专家号通过正常排队是可以挂到号的。”马旭东说,但就有患者主动花高价买专家号,侵犯了其他正常挂号患者的利益。如果患者都不去购买黄牛手上的号,通过正常渠道去挂号,黄牛也就没有了市场。

马旭东说,倒卖医院专家号,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已经成为一个社会话题。要全面杜绝医院里面有人倒号的行为,不能只依靠医院自身来打击,同时也需要卫生、公安等多个部门参与,让患者养成不从黄牛手中购买专家号的行为,才能把问题彻底解决好,能保证患者在就诊过程中,享受正常挂号的就诊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