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学校教师集体辞职近两千学生无课可上

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大门,校门口站有十多名保安。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有多位学生向中国之声反映,自己就读的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半个月前陷入了停课状态,接近2000名学生目前无学可上。老师们表示,因为学校管理层纠纷,工资长期被拖欠,有老师想重新找工作,也因为社保未能按时交纳,受到影响。

 

计算机系的小王,今年已经大三,如果一切正常,他和同学们应该在明年六月份顺利拿到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毕业证,然而,突如其来的彻底停课,让这些二十岁出头的孩子们,有些不知所措。

停课从半个月前开始,起先只是个别老师请假不来。小王说,之前就有些课陆陆续续的停了,到两周前就彻底停课了,之前还有比较负责任的老教授会说来给学生们上课,但现在老教授也请假了。

学生们要么在学校待着,要么想办法出去找见习机会。大二学生小罗说,停课了也没什么事干,有的出去找工作,有的就在学校待着,还有的就回家了。

有一些同学组织起来,尝试跟学校老师及领导沟通,却也没什么收获。学生们先找班主任,又找到校方领导去协调,有些学生代表也曾经跟学校董事协商,不过到现在还没有解决。

如今仔细回想,半年多前,学校已经有些异常,小王说:“三月份,就做出些非常让学生不解的行为,他们找了些保安,但是保安看起来跟地痞流氓一样,经常为难学生,或者跟女同学要人家电话,晚上骚扰人家,还有段时间晚上封校,特别长的封校长达十天左右,就是断水断电,我们食堂也没有开,学生只能去超市买面包吃,超市里水一度都卖空了。”

学生小罗表示,上半学期,学校甚至还以打折来鼓励学生们提前交学费,最少的交了8000,最多的交了18000。

在网络上,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这样介绍自己:“我院前身为中国科技经营管理大学,于1985年创立。1993年国家教委批准参加教委组织的学历文凭考试。2001年经国家教育部北京市教委批准为民办普通高等学校,更名为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主要承担高等职业教育并面向全国统一招生。”

一个已经办学三十年的民办高校,为何陷入停课状态?

该校工作人员回应说,之所以会停课,是因为学院管理方存在内部纠纷。而根据该校多名学生和教职工的说法,这个所谓的“管理方内部纠纷”,就是学院创办人蒋女士和其儿子易先生两方管理人员的矛盾。

据报道,学院创办人蒋女士曾经在全体教职工会议上讲话时声称,其子易先生在担任学院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期间,学院财务管理异常混乱,三义庙校区、沙河北校区被相继卖出,给学院带来巨大损失。再加上易先生在2013年11月身患脑梗,生活不能自理,已不能履行职务,因此学院董事会在2014年3月16号作出决议,免去易先生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的职务。

学院管理层之间的纠纷殃及到了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老师们没有办法缴纳社保,生计受到影响,而更为迫切的是近2000多学生又该怎么办?

实际上,在去年,学校已经被入国家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同时,在今年6月份公布的北京市教委 “2014年民办高等学校及其他民办高等教育机构办学状况年度检查结果”中,该校已没有招生资格,但是老师们依然没有想过,学校会用如此激烈的方式迎来三十周年。

一位姓项的老师说,对他们来说,最直接的影响是工资和社保的拖欠,有些老师甚至因为社保问题,换工作都有困难。一开始,大家还在支撑坚持上课,但随着三个校区中的两个被卖出,现在唯一的一个还面临着被继续拍卖,老师们也慌了神,这才纷纷请假,暂停上课。

项老师说:“学校经营得实在太不好了,因为我们学校原来有三个校区,有三义庙、满井那边中国矿业大学在沙河高教园区那个原来是我们的,然后还有地铁站这个校园,因为学校经营不好,她(蒋女士)这个儿子就把三义庙和满井的全都给卖了,卖了钱至少能给我们发了工资吧,可是这些钱都不知道去了哪儿了。”

近几天来,老师和学生们陆续向昌平及北京市教委反映情况,老师们希望解决自己的待遇问题,而学生们需要担忧的更多。学生小王表示,大三学生的毕业证能够得到国家的认可,专升本学生可以去参加专升本考试。可是,如果学校办不下去了,大二学生的后续问题谁来管?他们何去何从?现在学校的生活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记者昨晚多次尝试联系学校管理方蒋女士和易先生,但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有媒体报道,北京市教委民办教育处表示,该事不会耽误学生们正常毕业,民教处已经介入,并采取一系列行动正在处理批示,结果会在近期公布。三十年民办大学突然停课,学生们的未来何处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