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集资案又进入一个小规模的高发期。据《现代金报》报道,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浙江东阳中仑建设、中鸿、皮卡王等公司相继出现资金困难,中仑建设在去年8月首先出现资金断链,随后中鸿、皮卡王公司也相继爆发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三家企业涉及数千债权人。

早先的吴英集资案就发生在浙江东阳,但这似乎没能有效地阻止部分怀着侥幸心理的人踏入高息的火坑。

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融资成本长期居高不下,利润薄得像刀锋,这决定了高息保本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当你盯着别人的高利率时,你得时刻提防别人看中你的本金,这绝对不是一个玩笑。

目前,继续用高息在民间集资的很多是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公司。他们要么是此前高价拿地、销售惨淡的公司,要么是年底被催债催到崩溃的公司,或者更不幸的是企业主已经把养老钱转移到国外并在国内留下了一堆烂账的公司。由于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有个别企业被挤出市场,几乎永远也不可能回来。一旦涉足上述企业,投资者的资金难免成为永久的损失。

原有的生产模式与资金链条发生了转变。以建筑企业为例,企业以让人难以想像的低价承接到项目,由施工企业垫资,账期被拉得极长。

企业开门揽储也不是新闻。在经济上升周期,企业还能够勉强承受,一旦到了经济下行周期,两三年的账期足以压垮一家现金流紧张的企业。

根据报道,去年11月,东阳当地知名建筑企业中仑建设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其法定代表人严成效已被当地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逮捕,加上资金关联企业浙江飞耀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民间融资规模共计超10亿元,涉及3000多名债权人。

浙江东阳当地虽然有多个部门联手打击非法集资,并出面维持稳定,但指望地方政府出面兜底难度较大。近两年已经出现了多起企业债券违约和民间集资案,局部金融风险的曝光可能教育投资者,并降低整体金融的压力。

民间集资的风险在部分地区还在上升。今年4月28日召开的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透露了一组数据:2014年我国非法集资发案数量、涉案金额、参与集资人数等均大幅上升,已达到历史峰值。当年有非法集资跨省案件133起,同比增长133.33%;参与集资人数逾千人的案件达到145起,同比增长314.28%;涉案金额超亿元的364起,同比增长271.42%。

在民间集资案件中,投资理财、P2P网络借贷、农民专业合作社、房地产、私募股权投资等形式几乎无所不包。在当前中国的信用环境和融资环境下,指望非法集资在短时期内被彻底制止不够现实。

更糟糕的是,民间集资甚至还变成了洗钱途径。从某些案例看,一些有背景的出借者不仅得到了远超过本金的回报,在风险爆发前还能够及时收回本金。其风险控制方式,绝不是普通投资者所能比拟的。

投资者存在心理防御系统,不会把集资损失的主要责任揽到自己头上,但不顾制造业与三、四线城市房地产的投资大环境已经发生很大改变,后知后觉的投资者还沉浸在前几年集资高息、保本保息、监管层兜底的美梦中。

企业越是接近崩溃,承诺的回报率就越疯狂。金融越是接近正常,监管层越不可能给这些企业的负债埋单。企业主在沉船之前喝下一大口酒,放下逃生艇准备逃生。普通投资者既无逃生艇,又无铁拳头,只有血汗钱,如果这个时候你再比别人多一点点贪婪,就可能让你成为别人碗里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