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梅在医院治疗。

24年前,成都市区五块石附近,程慧敏从一对来自仪陇县的夫妇手中,接过一个女婴。第二天,她将女婴交给了在眉山的亲戚。从此,这个取名为陈春梅的女婴有了温暖的新家。

此后,尽管养父意外去世,养母带着她再嫁,但陈春梅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养母的亲生女儿。直到去年6月,她被确诊患上了尿毒症,她才从养母口中得知了真相。

医生说,亲人是最好的肾源。11月12日,躺在眉山中医院的病床上,这个命运多舛的女孩儿说:“我并不指望亲生父母能出钱救我,更不指望他们能跟我换肾,只是想在生命最后,见一见他们。”而她的养母赵志彬也希望能找到当年那对无奈送女的夫妇,因为他们是孩子生的希望。

出生不久就被抱养送人

24年前,程慧敏居住在成都南站附近的和平村(现和平小区)。在1991年3月底的一天,邻居玉兰告诉程慧敏,在北站,有家人生了几个娃全是女孩,刚生不久的小女儿养不起了,想要送人。

程慧敏想到在眉山有个亲戚,男方没有生育,一直想要个孩子。她便于第二天午后赶到五块石附近一个十多平米的瓦房内,见到了小两口。“男的20多岁,女的也只有20多岁,个子都不高。家里很穷,家具都没什么。家里小孩儿有好几个,都是女儿。”几乎没什么交流,小两口将娃娃抱给了程慧敏。程慧敏告诉小两口,自己要把娃娃抱到飞机场附近,一定会照顾好。“他俩说,照顾好就对了,然后女的就哭了。”眼见小两口可怜,程慧敏硬要塞几十元钱给他俩,“他们不要,我放在柜子上就走了。”

出门时,程慧敏听附近人讲,两口子很可怜,来自南充市仪陇县,男的在北站附近蹬三轮为生。“后来陈春梅生病,我去找过。现在完全变样,找不到了。玉兰也搬走了。”

养父母给了她温暖的家

对赵志彬和没有生育的丈夫来讲,这个女婴是天大的宝贝。赵志彬还记得,小女孩当时裹着一件花棉袄,但很破旧,颜色很浅,有很多补丁,摸起来很硬。衣服外面,裹着一张带红色的童毯,也很破旧。程慧敏还专门给赵志彬写了一个条子,那是小两口说的小女孩生日:1991年2月7日。

赵志彬发现,养女身体健康,双眼皮,身上没有什么胎记,只是前额附近有个旋。“农村头说这种人很横,她也确实爱哭。”

1岁半时,陈春梅养父意外去世。母亲带着她再嫁,和后来的丈夫生了一个儿子。“继父和妈妈都对我很好,一视同仁,我们两姐弟关系也很好。”尽管小时候有人跟她开玩笑,说自己是捡来的,但温暖的家庭,让她一直坚信,赵志彬就是自己的生母。

惟亲生父母能救她性命

直到去年6月,陈春梅感冒后高烧不退,继而水肿。经查,换上尿毒症,医生说,这种病需要换肾才能彻底治好。要想肾匹配,亲人是最好的肾源。但身边的亲人一直没有去做检查,他们无奈告诉陈春梅,小时候的玩笑是真的,她的确是被抱养的。赵志彬说,自从女儿生了病,他们也想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女儿生的希望。

眉山市中医院肾内科主任陈光权介绍,陈春梅由于家庭条件所限,前期透析的次数较少,造成如今心脏衰竭等并发症,目前一周需要3次透析。“她的情况比较严重,加上家庭压力,弟弟没有结婚,自身有一定的悲观情绪。”陈光权说,“尿毒症最理想的情况当然是找到肾源,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希望最大。所以她如果能找到亲生父母和兄弟姐妹,当然最好。”

体恤养父母,想放弃治疗

12日,华西都市报记者见到了陈春梅,她的个子不高,患病前体重约40多公斤,如今只有30公斤。自得知真相后,她对继父养母的养育之恩就更加感激,生病之后,老两口远赴新疆打工,更让她觉得歉疚。“我还有个弟弟没结婚,也在外面打工为我挣医药费。我不想治了,把这些钱省下来,留给爸爸妈妈,留给弟弟娶老婆多好。”微信上,陈春梅已将签名改成“我放弃治疗了,不医治了”。

赵志彬说,“女儿很懂事,她舍不得花钱治疗了,她想把治病的钱留给弟弟,以后结媳妇。”

陈春梅说,自己现在很想见见亲生父母,她并不恨亲生父母,甚至能理解他们当初的做法。“我并不指望亲生父母给钱,也不指望肾源匹配后,他们和我换肾。”陈春梅说,“只是觉得生命最后了,想见见他们。”

当年行为不算遗弃

四川新念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新年说,当年亲生父母将女儿亲手交给养父母,并且没有索要财物,女儿也获得了较好的生活,因此算不上遗弃或者拐卖,双方是一种事实收养关系。

王新年律师说,虽然收养过程中有些不符规定,但因为是在《收养法》实行之前完成的,所以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希望孩子亲生父母不要担心当年的决定,心怀大爱,出面救救自己的孩子。也希望社会热心人士、慈善团体救救这个女孩。”

知情者可拨打96111提供帮助

在采访结束时,陈春梅委托华西都市报记者,公布了她的电话,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找到亲生父母。如果您有相关线索或者想要提供帮助,请拨打华西传媒呼叫中心电话96111,或者联系陈春梅,电话:13628148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