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川少数民族地区中小学,以前的压力是控辍保学,现在的压力来自双语老师太少——

民族双语师资“金字塔之困”

在四川省的甘孜、阿坝、凉山三州,由于语言、习俗等多种因素,当地学校存在三种教学模式:各学科均用汉语教学的普通模式;把汉语文作为一门主科开设,其余学科均用少数民族语言教学的“一类模式”;把少数民族语文作为一门主科开设,其余学科均用汉语教学的“二类模式”。

多模式并存的教育格局,不仅传承了民族文化,而且使民族地区的教育有了迅速发展。而与此同时,随着民族地区教育的发展,对双语教师的需求也达到了空前的水平,双语教师缺乏的问题日渐凸显。

“以前是愁没有学生,现在愁的是缺老师”

阿坝州红原县邛溪镇易地育人寄宿制学校教学是“一类模式”。“用少数民族语言来学习,既传承了民族文化,又增长了知识。”校长电都说,农牧区的家长们很认可双语教学,因为他们很看重民族文化的传承,同时又希望孩子们能够学习好汉语,去草原外的世界多看看。

今年7月,四川省委十届六次会议决定,从2016年春季开学起,全省的民族自治州、县实施十五年免费教育。在实行九年免费义务教育和免费职业教育的基础上,全面免除三年幼儿园保教费,全面免除三年普通高中教育学费并免费提供教科书。这一政策的出台,无疑又是对民族教育的一大促进,而此前,甘孜州和阿坝州已经率先启动了十五年免费教育计划。

“以幼儿园为例,国家免除了每生每年750元的保教费,同时给予每生每年600元午餐补助。农牧民送孩子上学基本不需要多少钱了。”马尔康第三小学校长曾萍告诉记者,最近几年,学校的附属幼儿园招生非常火爆,供不应求。

生源的突然剧增也发生在红原县藏文中学。校长华尔白说,2010年,学校在校学生还只有700多人,2013年免费教育实施后,迅速增加到1700多人,今年则达到1900人。

“以前是愁没有学生,现在愁的是缺老师。”华尔白说,学校以前的压力来自控辍保学,现在完全不担心入学率,老百姓到学校问得最多的是“娃娃的学习成绩怎么样”。但随之而来的压力就是双语师资的缺乏。

“双语师资就像金字塔,越往高年级越缺乏”

新学期开始了,马尔康民族师范学校今年新进了19个双语老师,但副校长陈波内心还是很焦虑。“我们还是缺老师,尤其是数理化等专业老师。”

陈波告诉记者,双语教学对教师的专业要求比普通模式更高,从小学到中学,学科专业性越来越强,老师也越来越难找。“双语师资就像是个金字塔,越往高年级越缺乏”。

阿坝州民族高级中学是阿坝一所具有雄厚藏汉双语师资实力的民族中学。学校自1973年建校起就开展双语教学,2003年,阿坝州政府在保留马尔康民族师范学校双语师资培养、培训功能的基础上,创办阿坝州民族高级中学,招收一类模式的双语高中班。

“截至目前,我校尚缺藏语文教师4名,双语数学教师4名,双语政治教师3名,双语历史教师3名,双语地理教师2名,双语化学教师1名,双语音乐教师1名。”尽管有多年双语教育基础,但说起办学的艰辛,陈波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缺老师为何不补充?陈波苦笑道:“不是没去高校招过,是全国培养双语教师的高校太少,仅有的几所培养双语师资的高校,要么学科不齐全,要么每个专业就可怜的几个人。”他举例说,目前四川省内西南民族大学、四川民族学院都能培养双语教师,但专业非常单一,基本局限在“藏语文”等文科类;全国双语师资培养较好的是青海师范大学,但学科仍然不齐全,“今年我去他们学校招人,发现地理、政治专业一个学生都没有”。

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阿坝州红原、阿坝、若尔盖等牧区县的双语学校。华尔白告诉记者,他在省内高校基本招不到需要的双语教师,“我校现有双语教师中,教生物、历史、地理和政治的没有一个是本专业出身的,都是‘半路出家’转岗来的。”

“双语教师的培养难度大,质量也很难保证”

“双语教师的缺乏,一直是民族地区教育面临的最大困难。”四川省教育厅民族教育处处长蔡存明说,教育部门一直在努力破解一类模式双语教师缺乏的问题。

蔡存明说,从2013年开始,四川就对省属师范院校的免费师范生计划进行调整,增加了为藏区、彝区培养双语教师计划。

截至目前,全省已有400多名学生进入该计划,2017年就将有毕业生能够回到少数民族地区补充当地的双语师资,“这样的培养都有一个周期性。目前,四川也正积极争取在西南民族大学设立国家免费师范生培养计划,培养高质量的本土双语教师”。

四川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巴登尼玛建议,培养双语教师各高校不一定非要重新开设一个专业,可以把现有的一些民族教师送到高校跟班培训,比如缺数学教师,就把懂双语的教师送到高校数学专业学习,“他们懂民族语言,就差专业知识,这种做法会很快见到成效”。

据了解,甘孜、阿坝、凉山三州已经开始探索实践,具体做法是将民族地区懂数理化等专业知识的普通模式或者二类模式的教师进行语言培训,进行专业知识和民族语言的融合,最后培养成一类模式的双语教师。

蔡存明表示,目前国家对西藏和云南、四川、青海、甘肃藏区的民族双语教师没有一个统筹的培养方案,基本由各省自行实施培养。以省级为单位实行起来困难很大,首先因为双语教师总需求量小,但涉及专业多、面宽。比如,某年可能只需补充10名双语教师,但可能涉及各个学科,每个学科仅需要一两名教师,有时候为了培养他们要动用几倍数量的教师。培养的成本和代价都非常高,培养学校也很难建立起高素质的教师团队。

“双语教师的培养难度大,质量也很难保证。”蔡存明建议,如果能从国家层面统筹,对五省区的双语师资需求进行调研,然后全国统筹安排,这样不仅节约教育资源,也能保证质量和学科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