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黄的路灯下,65岁的蒋华鑫搀扶着87岁的母亲步行3.5公里回家,每趟要走一个多小时。这段路,他们坚持走了5年。

9月的一天,蒋华鑫(右)陪母亲(左)走回家。

每天早晚,路过经纬大道(市民习惯称“高九路”),你或许会遇见两位老人。老婆婆拄着拐杖,老爷爷一只手搀扶着老婆婆,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长柄雨伞,他们蹒跚着前行。

他们是一对母子,儿子叫蒋华鑫,65岁,母亲叫夏素清,87岁。两位年龄加起来超过150岁的老人,每天都走着同一段路,从一个家到另一个家。周而复始,风雨无阻,一起走过了5年。

母亲生活不能自理

儿子每天早晚接送母亲

前天下午5点40分,九龙坡区恒鑫名城小区,蒋华鑫和母亲吃完晚饭,扶着母亲慢慢走出门,他要送母亲回家。

蒋华鑫住在恒鑫名城小区,母亲住在联芳花园,经纬大道连接着的这两个家相距约3.5公里。

每天早上7点左右,蒋华鑫到联芳花园接母亲到恒鑫名城小区,晚上吃完晚饭,蒋华鑫又把母亲送回家。就这样,他坚持了5年。

“妈妈喜欢睡在自己老屋里,其它地方睡不着。”蒋华鑫说,母亲有两个儿子,他是小儿子。2009年前,母亲一直和大儿子住在联芳花园。“以前都是哥哥照顾,2009年哥哥去世了,妈妈还是舍不得搬走。”

哥哥去世后,蒋华鑫担起了照顾母亲的责任。蒋华鑫说,母亲生活不能自理,他一直想把母亲接来一起住。可是母亲很倔,坚持要住在自己家。

起初,蒋华鑫每天都会去联芳花园照顾母亲。2010年起,为了方便照顾母亲,蒋华鑫每天早晚接送母亲。

母亲换了关节要多走路

儿子每天陪母亲走3个多小时

每天接送母亲,蒋华鑫都选择步行。在做这个决定前,蒋华鑫考虑了很久。

“她年纪大了,我想她少走点路,但医生又建议她多走路。”蒋华鑫说,2010年年初,母亲背着他偷偷出去摆摊,结果摔断了腿,手术后换了关节。

“医生说妈妈不能再摔了,而且建议她每天走路2小时以上。”蒋华鑫说,每天陪母亲步行,一是帮助她磨合关节、恢复腿伤。二是锻炼身体、加强心肺功能。

五年来,蒋华鑫每天早上6点多就要出门,坐公交车到母亲家。母子俩吃完早饭,便一起出门。“母亲走得比较慢,但她说她坚持得下来。”蒋华鑫说,母亲路上不休息,走累了,就稍微走慢一点。

从母亲家到蒋华鑫家,走经纬大道,距离大约3.5公里。年轻人步行大约需要40分钟,蒋华鑫母子俩要走100分钟。每天一来一回,母子俩要步行3个多小时。

母亲的记性越来越差

儿子对母亲的照顾更细心了

每天接送母亲,蒋华鑫都保持着一个“标准动作”:一只手扶着母亲,一只手拿着一把长柄雨伞。“最怕就是走到半路下雨。”蒋华鑫说,他们走的这段路,路上能躲雨的地方不多。

有时候,雨太大,蒋华鑫才会带着母亲坐车。“雨不大的话,我们还是坚持走路,主要是妈妈她已经喜欢上了走路。哪天不走路,她还要不高兴。”蒋华鑫说,夏天太热,他们就晚点出门,冬天天黑得早,他们就早点吃晚饭。

这几年,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好。“有时候她都不想让我扶她,拄着拐杖走得比我还快。”蒋华鑫笑着说,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母亲的记性越来越差,神智有时也不太清醒。

采访中,老人总是重复着自己的名字,不回答问题。“她是这样的,只记得很多我小时候的事,后来的事都不怎么记得了。”蒋华鑫解释说,妈妈其实很喜欢有人和她聊天。

蒋华鑫说,有几次,母亲在家里煮东西忘了关火,晚上把浴霸灯打开忘了关。后来,细心的蒋华鑫在离开时,都会把母亲家里的天然气关掉,把家里浴霸灯也改装了。“尽量保证家里简简单单,保证妈妈晚上能安稳入睡。”

对话“孝敬父母,要多上点心”

重庆晨报:每天走三、四个小时,你累吗?

蒋华鑫:怎么会累呢?就是走走路,我自己也锻炼了身体嘛。我看着妈妈的身体越来越好,这样做很值得。

重庆晨报:你家里人支持你吗?

蒋华鑫:当然支持了。每天,我把妈妈接回家,老伴负责给我们做饭。虽然是粗茶淡饭,但是一家人吃得很开心。每个周末,儿子都会回来看望我们。

重庆晨报:五年了,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蒋华鑫:我们每天都过得平平淡淡。把妈妈接到家里,陪她看看电视、聊聊天。一天很快就过去了。五年了,我没有出过一次远门,但是每天都能陪着妈妈,我很开心。

重庆晨报:你觉得孝敬父母,最重要的是做到什么?

蒋华鑫:自己能做的就要去做,不能推。其实老人需要的只是你多花一点时间,多上点心。

记者手记

暖心的背影 温暖的路

第一次见到蒋华鑫和他的母亲,是在9月初的一个傍晚。我和他们擦肩而过。

几天后,几乎是同样的时间,在同一段路上,我又遇到了这两位老人。这一次,我放慢了脚步,和爷爷聊起了天。爷爷平易近人,他的话语很简单,也很平实,就像一位长者在述说着他的日常生活。可是,这些简单的话却深深地感动了我。后来,只要有空,我就会在路上等他们,陪他们走一段,聊聊天。和他们一起走路,我感受到一种踏实,一种温暖。

几天前,我说,还是给你们拍个照登登报吧。爷爷笑着说:“那你就拍我们的背影吧。”于是,我拍下了他们的背影。在初冬的傍晚,他们的背影暖心,也让这条路变得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