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

普通面包车成了医疗废物转运车

10月8日下午5时36分,一辆银灰色面包车驶入滑县人民医院。该车身上没张贴任何标志,进门后驶到医院的西南侧,停在了一个小平房门前。房门上方的标牌上写着“医疗废物暂存处”字样。

等天暗些后,没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的司机,才把暂存处里的一些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子转移到面包车上。

其间,一辆红色面包车开了过来,停了一会儿后又开走了。约十分钟后,载着塑料袋的面包车开了出去。

两辆车在路上会合后,驶向距县城约3公里的“滑县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厂”。进院后,车子直接开向处理厂的东北角,那里有一个焚烧炉。

银灰色面包车停在了炉附近,面包车司机下车后,将车上拉的东西扔进地上一个10平方米见方的土坑里,坑内残存着焚烧过的痕迹。卸完车上的东西后,天彻底变暗之前他点上了火。十几分钟后,没等东西烧完,3人驱车离去,留下一堆熊熊燃烧的火和几个没被火吞噬的塑料袋。

调查

医疗废物在土坑里一烧了之

待3人走远后,记者走近火堆。一个深约1米的土坑内被灰填满,几个没有燃烧的塑料袋仍在坑中。

七八个装满了东西、外边印有“医疗废物包装袋”的塑料袋,躺在坑中。记者用木棍将它们挑出后,撕开其中一个塑料袋,血腥味混着医院病房内特有的气味扑面而来。

几个塑料袋里装的全是使用过的医疗用品:一次性橡胶手套、口罩、手术衣、输液管、注射器、棉签……最醒目的是一大团纱布,被血染红,只有边缘处下落的线头还是原本的白色。

坑边缘处的灰下,散落着一层玻璃瓶,一踩便碎。不知情者极易被碎玻璃扎伤。加上周围还存在没有完全烧尽的医疗废物,稍不小心,伤口就会接触医疗废物。而焚烧炉的口上着锁,炉口北侧的一个金属导管已被锈蚀断了。

记者从垃圾处理厂的工作人员口中了解到,县人民医院这样处理垃圾的现象已经持续了一年多。

医院

知道这么处理不合规定

在我国《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中,对医疗废物运输人员的防护、运输车辆防渗漏、医疗废物防流失、焚烧流程等方面都有严格的规定。

10月9日,滑县人民医院院长李凤垒称医院医疗废物“都弄到垃圾处理厂在焚烧炉里烧了”。记者准备向其展示头天拍的照片,他则叫来了医院宣传科科长朱如海,称自己还有事便匆匆离去。

朱如海称,因为医疗垃圾集中处理的费用问题没与集中处理厂达成协议,医院采用的还是原来的“在焚烧炉里”焚烧掩埋的方法处理医疗废物。看完记者拍摄的照片后,他称自己对此事并不是很清楚,叫来了该院后勤科一名负责人。

该负责人称,现在医院的医疗废物的确是在生活垃圾处理厂焚烧掉了,“但我们规定的是在焚烧炉内焚烧”。当被问及记者拍到的医疗废物处理方式是否符合相关规定时,其称:“100%不符合。”

官方

曾发现该院医疗废物处理过程有问题并要求整改

10月9日下午,滑县卫生局疾控监督股一名张姓负责人称,记者看到的现象只是偶然。她介绍,卫生局很重视医疗废弃物的监管,但“全县有2000多家医疗机构,监督所只有十几个人,监管不过来”。当被问及是否有去医疗机构定期检查的制度时,她称目前还没有。

她出具的一份今年4月20日的执法文书显示,当天检查发现县人民医院护士站内使用过的注射针头放置不当、医院废物交接登记不详。

该县环保局固体废物管理中心一苗姓负责人向记者出示的一份今年8月27日该局在县人民医院的现场检查记录显示,“该院医疗垃圾贮存间与生活垃圾距离较近,医疗废物目前送县生活垃圾处理厂自行焚烧处置。”在整改意见中指出,要使医疗垃圾和生活垃圾拉开距离,“自行焚烧不符合环保要求……将医疗废物送有资质的集中处置单位处置。”

当被问及该县医疗废物处理厂的运行状况时,其称,处理厂设计日处理医疗垃圾量为3吨,目前每天只处理1吨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