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两天,记者先后在农业路、建设路、棉纺路、丰产路走访发现,之前摆在商店显眼位置的1.5元袋装酸奶,已经不再出售。店主称,国庆节后,供货商没再提供过原价1.5元的简易袋装酸奶,取而代之的是2.5~3.5元的袋装酸奶。

记者发现,市场上一款售价2.5元的本地品牌袋装酸奶,原单品重量为200克,如今已“瘦身”为180克,很多顾客并未注意到此细节。很多商铺,都在主推200克的新品酸奶,单价为3~3.5元。

当然,中低端价位的袋装酸奶在超市还能找到。但记者在几家大卖场发现,2元以下的袋装酸奶几乎全都取消了促销活动,而且多个品牌2元以下袋装酸奶陈列面严重压缩,柜台上的存货也并不丰满。

某乳品供应商告诉记者,零售市场奶制品价格上涨,与原料奶供求紧张、价格快速上浮有关。厂家一方面在对中低端奶产品减产,同时也要求经销商加大“新品”推广力度,以抬高产品销售单价。

“奶荒”再度上演|国产原奶价格逼近瑞典

“中国的原料奶市场价格,已逼近瑞典。”国内乳业专家王丁棉的感慨佐证了液态奶价格普涨的诱因。其称,7月份以来,国内原奶供应紧缺,则是真正的幕后推手。

焦作一家牧场的高层人士透露,2013年之前,该牧场原料奶的出售价格在4元/公斤以下。进入7月末突破4元关口,9月份升至4.5元/公斤,而这个月已涨至5.2元/公斤。即便如此,公司仍需每天回绝大量邀约订单。

对于国内出现此轮奶荒,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向健军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当前国内乳制品需求旺盛,所以生鲜乳价格由供应量决定。奶牛存栏量、淘汰率、规模化养殖程度等都是国内生鲜乳供应量的重要影响因素。此外,奶牛养殖属于农业范围,自然灾害的影响也不容忽视,此轮价格上涨中,高温、洪涝等灾害影响较大。

省内某乳企老板则将“更重要的原因”归咎于,今年9月新西兰恒天然自曝质量问题,中国无限期叫停了进口原料奶粉。价格低廉的进口大包原料奶粉,就好像液态奶的产品“蓄水池”,曾被企业用来调节原料奶供应的多寡。进口原料奶粉被叫停,无疑将企业的“蓄水池”切断,加剧了供求矛盾。面对居高不下的原料奶价格,企业只能牺牲中低端牛奶,首先保障毛利较高的高端牛奶和乳饮料产量。

消费者惊叹-奶企集体涨价如此默契

“该涨的产品涨不上去,自然有部分产品需要限产或停产。”省内某大型乳企副总向记者坦言,8月份,公司对中低端产品排产计划、市场铺货结构做出重大调整。简单地说,就是一方面引导街头小商店接受价格较高的产品,尽快让消费者接受“袋装奶价格就应该2元起”;另一方面,就是加强“抢奶”能力,想尽一切办法“撬单”。

“奶荒”背景下,凸显乳企与原料奶供应商的矛盾在加剧。据业内人士介绍,部分乳企正在向有关部门提议放开“进口原料奶粉”,但遭到了原奶供应商的反对。

“今年养奶牛才算真正不赔钱。奶农终于盼来了好日子,更是国家鼓励自建安全奶源的最佳机遇。一旦放开进口原料奶粉,奶农又将被打入深受乳企压榨的境地。”漯河市一奶场经营者韩某认为,此轮液态奶价格普涨事件,真正该被关注的是各大乳企涨价的“默契”。“试问,在有关部门助推、鼓励国内寡头乳企整合行业之前,各省区域品牌与乳企众多之时,出现过几次‘奶荒’事件,又出现过几次‘不约而同’的涨价?”

事实上,9月末业内传闻,由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牵头“6乳企组建‘国家队’角逐下轮国内乳业整合”,也曾引起了经济界的诸多非议。

“一旦行政化力量造就出奶业的巨无霸,就如同垄断了市场。”国内营销专家胡远强认为,政府理应将市场的事儿交给市场自身去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