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央视报道的“首都机场洗手液细菌数是国家标准600倍”将一直处于细分领域的商用洗手液市场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作为2003年“非典”后热起来的清洁产品,洗手液开始成为越来越多公共场所的标配。这背后是市场巨大的需求量,而洗手液采购价格将影响这些公共场所的成本。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市场上桶装洗手液的品牌杂乱价格差异巨大,最便宜的洗手液价格为1块钱/公斤。有业内人士透露,一些经济型酒店使用的洗手液1加仑(约3.785升)的批发价为25元,而五星级酒店使用的4公斤一桶的洗手液均价在80元以上。

被“催熟”的产业

作为香皂替代品,洗手液在2003年“非典”之后开始普及。如今,洗手液开始成为越来越多公共场所的标准配套产品。2012年年初,北京市曾公开表示,市内12000多座公厕中的2000多座均配有卫生纸、洗手液,并将对剩余的9000多座公厕的一部分试点配备卫生纸、洗手液等。

有业内人士表示,与商超渠道大量流通的滴露、威露士、蓝月亮等民用品牌洗手液不同,目前公共场所使用的洗手液都是大容量罐装的商用洗手液,常用规格为4公斤、10公斤,使用前需要分装移瓶。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洗手液市场,国家和相关行业已经指定出相应的标准。

据了解,轻工行业标准QB2654-2004《洗手液》2005年6月1日即已实施。现行GB19877.1-2005《特种洗手液》由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及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于2006年6月1日实施。

然而,按照轻工行业标准对于洗手液的规定,洗手液的菌落总数应小于1000个。但作为人流密集场所的首都国际机场,这次检测中洗手液的细菌数量为每克60万个,是国家标准的600倍。

低价产品“充斥”市场

事实上,《特种洗手液》这一国标在行业标准基础上,增加了对洗手液杀菌、抑菌功能的微生物指标与检测方法,而且特别加注“标识为抗菌产品时,杀菌率应≥90%;标识为抑菌产品时,抑菌率应≥50%”。

一位外资清洁产品区域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共场所使用的洗手液至少需要达到抑菌标准才能上市。理论上,只要是合格的洗手液,洗手液自身滋生细菌的可能性不大。“但不合格的洗手液就没办法了,毕竟便宜嘛。”

针对市场上商业洗手液的价格,记者走访了位于北京北五环外的回龙观城北批发市场。

记者发现,目前市场上桶装洗手液的品牌比较杂乱。不过,记者从多家店铺了解到,宾馆、饭店以及办公场普遍采用的品牌是都洁、康雅、高美、净万家、艺杰和超霸。这些规格多数为4公斤一桶的洗手液价格在15元到25元不等。

不过,一家为北京的一些连锁酒店以及一些中关村软件园企业供货的店家向记者透露,某些经济型酒店和办公场所用的洗手液的品牌是高美,一般规格为1加仑(约3.785升)一桶的洗手液批发价在25元。

“酒店以及办公场所对洗手液的需求较大,而高美的价格相对低廉,一升大概在6.6元左右。一般大酒店进货量较大,大概一次进货10桶,有时候一个星期就会拿一次货。”上述店家补充道。

而五星级酒店使用的洗手液价格要贵上不少,有店家告诉记者,4公斤装的洗手液一桶均价要在80元以上。

值得人注意的是,当记者询问是否有再便宜一点的产品时,有店家推荐一款14元10公斤的洗手液,该产品并没有生产日期,也没有品牌名称,外包装桶可以随意打开。

记者随后走访中发现,一些洗手液批发门店中都会有这种产品。不过,这种洗手液的价格并不相同,有些店中,10公斤自灌洗手液仅销售10元,但自灌用的桶颜色不一,而且外层明显发黑。产品中虽然颜色不同,但是一位店家告诉记者,这就是“颜色不一样的洗洁精”,人工做出来灌进桶中,一些小饭馆用的都会这样的洗手液。

小作坊生产门槛低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北京市面上销售的洗手液产品生产地点均在北京,不过分布并不集中,有些位于北京北边的工业园中,有的产地处于北京南部大兴区的一些乡镇。

生产地点如此分散的背后,是一些小型家庭作坊洗手液制造商的兴起。

记者在百度检索 “洗手液机”发现众多专门提供洗手液生产设备的企业存在,号称其小型洗涤用品生产设备适应于家庭、小型企业办厂,将设备运到家后如同电视机使用220V照明电,接通电源即可开机生产。

一家位于北京南五环的洗手液设备提供商网站显示,日化名牌厂家最主要的成本就是广告、税收、大型设备和厂房、员工福利工资等,如果自己生产能节省大部分成本,高额利润不言而喻。

记者了解到,这家公司洗手液设备价格分为6800元和25800元两种,其中6800元的设备适合小型家庭作坊,而25800元适合工厂。

这家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包括设备在内,小型家庭作坊总投资1.5万元到2万元左右就可以生产。公司提供配方,原料当地就可以买到。机器运作8小时,每天生产的洗手液可以达到2吨。

不过,上述负责人强调,目前该公司在北京不发展业务,北京以外的地区可以考虑。

对此,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表示,事实上,不只是洗手液,整个洗涤用品市场都普遍存在着家庭式小作坊生产的情况,目前相关部门并没有对这一块加大力度进行监管。不过,小作坊分散的加工模式也给监管带来了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