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快得让人吃惊:眨眨眼,女孩就变女人,女人变成了婆婆。这是自然规律。

但总有些人不甘“服从”。陈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位——10年前,她为了更加年轻,在自己脸上埋入了100多根“金丝”,为她主刀的是一位“韩国医生”。

如今陈女士53岁,一张脸不仅没有让她获得青春的感觉,反而降低了生活品质——脸部因排异而红肿,且长期疼痛。用手摸了会痛,涂脸霜会痛,甚至头发丝划过也会痛。她去了杭城多家医院检查,医生给出的结论比较一致:可见弥漫条状金属致密灶——说白了就是一切问题都可能和这些“金丝”有关。

再问对策,医生们摇摇头——取出“金丝”是难度极高……

10年前为了年轻一些

她在脸上植入100多根金丝

干美容这一行,总需要走在大家前面才有钱赚,而他们做的事情却是让容颜“倒着走路”。

陈女士大半辈子和美容打交道。2005年,她在杭州开了一家美容院。在业内小有名气的她,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于红(化名),于红的美容店叫“虞美人国际美容连锁机构”,当时正在引进一项“金丝美容”项目。

“当时她和我说,在脸上植入‘金丝’,可以给皮肤去皱,让自己年轻8~10岁。”陈女士说,于红希望“金丝美容”项目也可以进入陈女士的美容院。“她还打算低价让我尝试一下”。陈女士本来有些抵触,但听于红说自己也植入了55cm的“金丝”且效果很好时,她心动了——当年年底,陈女士就在“虞美人”进行了“金丝植入”手术,主刀医生叫洪银子,自称是韩国医生,先后在陈女士脸上、脖子上植入了100多根金丝——即使打了不小的折扣,陈女士还是花了将近七万元(陈女士并未索要发票)。

“一开始效果出奇得好,我还被邀请去了金丝美容观摩会,就是说我是这个美容手术的成功典型。”陈女士也记得,当时的她看起来只有30岁出头。

三年前脸部脖子疼痛发炎

如今确认是金丝惹祸

陈女士察觉异样是在三年前。

2012年,陈女士依旧像往常一样去美容院里保养。“美容师给我洗脸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阵刺痛。”陈女士说,开始以为是皮肤太干燥。但后来每次都这样,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越来越痛,脸上和脖子上还会发炎,1年后这些部位已经不敢随意触碰了。”陈女士心想自己的脸可能真的要出事了。

得到“确诊”是在今年7月,也照样发生在美容院。美容师轻轻地给她脸部抹啫喱膏,但啫喱膏却突然变色了。陈女士觉得不能再拖。9月初开始,陈女士一有空就跑去医院,邵逸夫医院、省人民医院、浙医二院……几乎跑遍了杭城所有医院。

“我挂的都是专家号,可是医生都不敢给我治疗。”陈女士说,医生确认是“金丝美容”惹的祸,诊断报告照样写:面颈部可见弥漫条状金属致密灶。

陈女士得到的答复是:如果要彻底治疗,必须取出金丝,但那样,很有可能会导致陈女士破相,而且几乎没有医生敢帮她动刀。

她要求赔偿200万

对方:已起诉,等法院处理

最近,陈女士到处奔波,为自己维权。

陈女士发现问题严重后,首先去找“虞美人”,但这个机构已经倒闭不存在了。继而她去找于红,沟通中,陈女士发现,于红根本没有在她自己身上植入过所谓的“金丝”。

寻求真相的过程中,一个个事实浮出来:那个自称是“韩国医生”的洪银子——她不是韩国人——她只是个沈阳人,没有行医资质;“虞美人”没有医疗许可证,没有行医资质……

不仅如此,之前还和陈女士朋友相称的于红,也并不打算对这件事负责,并放话:“干这一行的,都有能力解决这些。”之后不久,她就把陈女士从微信名单中拉黑。

再进一步追下去,陈女士发现,于红现在还在美容圈混,只是关了“虞美人”开了“千和(医疗美容诊所)”。因为于红拉黑了她,所以陈女士每次都只能去找“千和”的刘经理。“几番接触后,他们先同意帮我免费取金丝,后来让我‘开个价’。”陈女士认为,既然要报价就要考虑情况可能发生的恶化,于是就“要价”200万——这或许让“千和”觉得陈女士有敲诈之嫌。

“我们5年前才开始经营,10年前的事怎么可能负责?”“千和”相关负责人刘经理对钱报记者说,陈女士这件事和“千和”没有任何关系,同时,陈女士的行为已经影响到了“千和”的正常经营,“(陈女士)没完没了的,我们已经起诉了,现在在等法院的处理结果。”刘经理不想再多说其它,也不愿透露于红的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