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化收益率超过18%的P2P产品,都不靠谱。”徐洲是商务部研究院《互联网金融机构信用评级与认证标准》课题组的副组长,也是中国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的主任,他的团队调查了上海多家P2P公司及产品,其结论是,从国家法律和经济支撑力等方面看,号称20%收益率的P2P公司,80%以上都存在跑路的风险。

只能高于银行利率4倍

央行10月23日宣布降息、降准,自10月24日起,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基准利率调整为,三个月1.10%、半年1.30%、一年1.50%、二年2.10%、三年2.75%;贷款基准利率调整为,一年以内(含一年)4.35%、一至五年(含五年)4.75%、五年以上4.90%。

“那么,P2P产品的年化收益率应该是多少呢?”徐洲自问自答,“2002年1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过《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及打击高利贷行为的通知》,里面明确:民间个人借贷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的4倍。超过上述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借贷行为。”

1991年8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

今年8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一则通知,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的,受法律保护。

“说得通俗一些,银行一年以内贷款基准利率为4.35%,那么放大4倍,P2P公司可以承诺17.4%的年化收益率,最高只能24%,否则,借贷双方就涉嫌了高利贷,一旦发生纠纷,政府不会理睬。”徐洲指出,P2P公司即使有本事实现高收益,也不应该挑战相关法规。

个人消费信贷不支持高收益

“通过P2P平台向你借钱的人,有必要花费这么高的利息吗?”徐洲认为目前个人消费贷款,包括信用卡消费贷款,虽然利率有高有低,不同的贷款机构所发放的消费贷款利率有所不同。但是,通过正规合法的贷款机构申请到得消费贷款,利率不会超过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卡奴的还贷压力的巨大的,心智正常的人不会去做卡奴,因此,反过来就是,认为互联网金融公司可以通过进入个人消费领域实现高收益高回报,无异于痴人说梦。”徐洲认为。

“个人消费贷款利率,即使按照目前五年期以上银行贷款基准利率推算,也不会达到24%,五年以上贷款基准利率为4.90%,4倍就是19.6%。”徐洲认为,最高法院设立24%的最高上限,并非鼓励借贷双方向最高值看齐。“一些P2P借贷行为是超短期的性质,比如以天计算,那么有可能达到24%的最高值,但是肯定属于小概率事件。”

实体经济更加不支持高收益

房地产公司是吸金大王,对银行、信托公司、P2P公司都有融资需求。截至11月20日统计,上市的房地产公司、金融企业,今年前三季度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并不乐观,多家企业的效益出现了下滑。

工商银行今年前三季度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8.60%,相比同期的21.52%,减少2.92个百分点。

中国人寿今年前三季度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1.67%,相比同期的11.50%,增加0.17个百分点。

保利地产今年前三季度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0.16%,相比同期的11.33%,减少1.17 个百分点。

万科今年前三季度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7.69%,同比减少0.59个百分点。

“房地产公司、金融企业都是有钱的主,处于经济生态链的高端,它们的净资产收益率要么在下降,要么只有10%左右,因为经济下行压力突出,由此可见,P2P公司怎么可能游离于常态,实现很高的收益率?”徐洲担心,凡是承诺高收益率的P2P产品,可能不是投资实体经济,而是投资虚拟经济,“如果把钱放给股市,那么风险是很大的。”

世茂房地产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上海世茂建设有限公司,于今年10月15日,完成在中国发行第二期境内债券的配售工作。根据配售结果,第二期境内债券的发行总额为人民币14亿元,年期7年,票面年利率为4.15%。徐洲认为,这是一个风向标,显示P2P产品的年化收益率难以走高。

20%的收益率有可能违约

“借贷行为是否安全,取决于P2P公司的投资方向。”徐洲对多家P2P公司进行了调查,“大多说自己从事中小企业贷款,个人抵押贷款,生产制造及实业投资等业务,以此强调自己的资金用途很安全。但是有多位业内人士透露,P2P公司仍然存在资金池的现象,并不一定对每一位投资人告知资金去向。”

资金池(Cash Pooling)也被称为现金总库,最早是一种由跨国公司的财务公司与国际银行联手开发的资金管理模式,统一调拨跨国公司的全球资金,最大限度地降低跨国公司持有的净头寸。银行、保险公司、P2P公司都离不开资金池,比如银行,用利息吸收公众存款,然后把公众的存款借给企业或者个人,当然不是每笔存款都对应每笔贷款。

P2P公司资金池的问题在于,一些P2P公司将资金池里的钱归自己使用,或者填补之前的坏账(庞氏骗局,窟窿越来越大),甚至直接拿钱跑路。

央行已经提出解决方案:建立P2P公司资金的第三方资金托管机制。但是一位网贷投资人今年9月16日在网上发帖,“根据中国目前网贷行业实际情况,平台没有资金池的是极少数。”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黄震断言,“凡是跑路的P2P企业都是伪P2P。因为它做了资金池才可以卷款逃跑,而做了资金池业务的P2P企业便不是真正意义上的P2P。”

截至今年10月,今年以来P2P网络贷款平台出现跑路或提现困难的公司多达1078家,问题平台大多数成立时间比较短,注册资本金在千万元左右,超过五千万的平台仅有几家。据统计,问题平台中,山东省数量最多,为160家,占比23.6%,其次为广东省105家、浙江省64家、上海市42家、安徽和北京均为37家、四川省25家、河北省23家。

“不少跑路的P2P公司,原本承诺年化收益率20%以上,所以业内形成共识,从国家法律、经济支撑力等方面看,高于18%的收益都可能不靠谱,都可能坑人。”徐洲宣布,“根据我们的研究结果,号称20%收益率的平台,80%以上的结果都是跑路。”

第三方查询系统12月份上线

徐洲对于P2P公司不披露投资方向表示理解,“我国四大商业银行也不公开投资方向,如果硬要P2P公司公布投资方向,就是一种歧视。”徐洲认为,P2P公司可以看作信息中介,需要保护借贷双方的隐私,也要保护P2P公司自己的商业机密。“外国的P2P公司也不完全披露资金流向。”

公众不信任P2P公司,却又需要借助P2P公司战胜低利率、负利率,实现资产的保值升值。“商务部研究院是商务部直属机构,正在制定《互联网金融机构信用评级与认证标准》,计划下个月即12月份在北京发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然后于明年正式推广。这个《标准》是国内首个互联网金融机构信用评级与认证的标准,有望成为国家级标准。”徐洲相信,该《标准》可以解决P2P公司的信誉“谁说了算”的问题,“P2P公司不能自己说了算,商业授牌机构也说了不算。”

该《标准》从注册资本(实缴资本或权益资本)、企业规模、成立年限、资金规模、收益率、逾期率、风控机制、投资者权益保护机制、从业人员资格等方面,对P2P公司进行认证,会考量P2P公司产品的平均收益率是否远高于行业标准,还打算引入前十大借款人待收资金占比、贷款地域集中度、投资标的的期限分布、待收资金增速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

“我有2个职务,《标准》课题组的副组长、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的主任。”徐洲解释,所有经过《标准》进行过评级认证的平台都会查询系统进行发布,“对凡是参与评级的企业,将实行较为全面信息的披露,让投资者把握收益与风险。系统里面会对收录企业的财务审计进行公报,每个报告都由会计事务所认证。投资人在购买一款产品前,可以在系统里查询发售方的成立日期、注册资本、实缴资本、高管的从业经历、既往的业绩,如果发售方声称,某款产品的收益率高达20%,而全行业只有10%,那么投资人就可以判断,现在发售的产品,是否具有较高的风险。”系统不是静态显示信息,一旦发现投资者的权益存在受损的可能,系统会主动发出提示。

“《互联网金融信用评级与认证标准》和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双箭齐发,防范互联网金融的风险。”徐洲透露,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已经进入内部测试阶段,“倒计时,下个月上线,将为投融双方提供信息查询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