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两个月,一堂专业课都没上,200多名学生就被学校拉到厦门参加“社会实践”;学的幼师专业,“社会实践”竟是在流水线上给手机贴膜。11月25日,在双流县就读的四川师范大学成都交通和机械技师学院几名学生向本报民情热线(028)86968696反映,学校组织一年级新生到厦门某公司“社会实践”,并与学分、毕业证挂钩,从事与所学专业完全无关的工作,“这样的社会实践合适吗?”昨日,本报民情热线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难熬的实践】

学生到工厂贴膜 每天工作12小时

四川师范大学成都交通和机械技师学院教学点今年入学新生小文告诉记者,9月1日入学后,学校为他们开了语文、数学、英语等基础课,帮助他们备考成人高考,可考试结束,学校就将他们这批新生送到福建厦门宸鸿科技有限公司参加“社会实践”——为生产线上的手机贴膜。

小文觉得,同学们“连一节专业课都没上,就被拉去社会实践,这不合适。”更让他们意外的是,一些同学入学时填报的专业是学前教育(即幼师),也一并要求去这家工厂给手机贴膜。

小文的另一名同学小江说,“老师强调,这个社会实践必须参加,有6个学分,不去就拿没得这6分,会影响拿毕业证。”

11月1日,小文等200多名学生正式进厂“社会实践”。上工前,学生们被要求与公司、学校签订了三方协议。

没干两天,小文发现不对劲:当初说好的8小时工作制变成了“两班倒”,工作时间长达每日12小时,经常是夜班,有的岗位还一周无休。他们觉得日子太难熬,找带队老师反映情况,老师劝他们说“不要离职,签了合同自行离职要扣钱。”

据小文介绍,和他们一起在这家工作上班的几乎都是学生,来自全国各地的职业院校。记者联系上的学生中,至少包括四川天一学院(金堂校区)等多所四川学校,学生中不乏未满18岁的未成年学生。

【矛盾的回应】

校企不存在利益关系 带队老师奖金由企业发放

11月25日中午,民情热线记者来到位于双流县文星镇西航港经济开发区空港一路的四川师范大学成都交通和机械技师学院教学点求证。几经周折,该校副校长刘易容接受了采访。

刘易容证实,该校确实有8个专业260余名新招学生在厦门宸鸿科技参加社会实践。这批学生刚被学校招进来,10月底参加完成人高考,成绩还没出来,没有学籍,也还没有正式录取,正处于等待录取阶段,如果一切顺利,2016年3月将取得学籍。

刘易容说,参加完成人高考和取得学籍中间有一段时间,学校安排在这段时间参加社会实践,属于学校设置的课程之一,目的是为了让学生更好地适应社会、感受世界500强企业的管理方式。” 民情热线记者查询厦门宸鸿科技官网发现,该企业自称是重点台资企业,但找不到他们入围世界500强或中国500强的字样。

对于幼师专业学生跨专业实践的问题,刘易容解释,2015年秋季招生时确实部分学生选报了幼师专业,但由于招生人数太少,学校没有开这个专业,成人高考填报志愿时让他们改选了其他专业,所以不存在幼师学生去手机工厂社会实践的情况。

关于“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刘易容认为,学生上班时间是完全按照企业规定,“这种企业肯定存在加班或者夜班的情况,学校会尽量与工厂协调学生工作时长,有情况可以由带队老师与企业协商。”

“社会实践虽然和学分挂钩,但我们不会强迫学生参加社会实践。如果他们对厦门的条件不满意,可以由学校另行安排去其他企业社会实践,也允许学生自己找公司去实践。”刘易容说,该企业是学校的校企合作单位,双方合作关系至少维系了3年以上,但她同时强调,“学校和企业不存在任何利益关系,学生社会实践的工资是由企业根据工作量直接发放。”

但刘副校长同时也承认,目前该校在厦门宸鸿科技共有4名带队老师,“这些老师由学校发基本工资,企业发奖金,奖金总额按照学生人头平均10-15元发放。”

中职、高职等学校在开设专业课前给学生安排社会实践是否符合规定?这类社会实践需要专业对口吗?如何保护这些“学生工”的合法权益?哪些部门负责监管此类事情?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