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淮海路工作的张晓枫近日中午来到上海音乐厅,正好赶上南厅举行“音乐午茶”小提琴钢琴专场。他刚落座,一杯新沏茶端上来。很快,帕格尼尼E大调随想曲响起来。

品一杯绿茶、听一场现场音乐会,享受一段音乐带来的美好时光,上海音乐厅公益品牌“音乐午茶”准入门槛仅需10元。

市民“听得起”的音乐会

对于爱乐者来说,现场音乐会高票价是个“拦路虎”。多年来,上海音乐厅在低价公益项目上一直努力推出让市民“听得起”的音乐会。

2012年1月7日,上海音乐厅推出沙龙式小型音乐会“音乐午茶”,每个工作日的中午12时至13时在南厅上演。“音乐午茶”邀请艺术院校的学生团体、青年艺术家等演出,涵盖室内乐、古典、现代、民乐、爵士等风格迥异的音乐会。每位听众的10元钱票价里,还包含了一杯绿茶或咖啡。而音乐厅还再赠阅一本音乐午茶的赏析手册。

“音乐午茶的初衷是希望市民能够在忙碌的工作间隙,随时有机会聆听赏乐,并有机会建立音乐生活品位的人文社交圈。”上海音乐厅副总经理方靓说:“上海音乐厅自2004年整体平移后重新开张以来,始终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事实上,不止10元票价的音乐午茶,由上海音乐厅和经典94.7频率合作的《星期广播音乐会》,从2004年恢复推出至今,上海音乐厅上演的“星广会”票价,始终维持在30元、40元、50元,一票难求更是成为常态。方靓说,“10年来,尽管场地运营费、人力成本都在提升,但星期广播音乐会的票价没有变过。我们拿出周末的黄金时间,用如此低的票价来做这个品牌,并不以盈利为目的,只是想把古典乐推广给更多的乐迷。”

去年10月12日,上海音乐厅迎来平移十周年。当天,包括星期广播音乐会、家庭音乐会、音乐午茶、户外草坪音乐会、经典室内乐等在内的6大低价音乐会项目集中上演,也被视为上海音乐厅公益品牌的一次集体亮相。

优质音乐引领大众品位

低价,并不意味着低质。相反,这座音乐艺术殿堂以优质博得爱乐者的欢迎。

3年多来,除了为青年音乐人提供舞台之外,音乐午茶也陆续邀请陈钢、潘寅林、俞丽拿、王之炅、解静娴、薛颖佳等重量级艺术家为观众奉上一台台精彩的演出。20世纪杰出指挥大师、作曲家雷纳德·伯恩斯坦之子亚历山大·伯恩斯坦携钢琴家贾斯丁·斯奈德,也在今年做客音乐午茶,与上海市民分享父亲的艺术人生。

上海歌剧院、上海爱乐乐团、上海民族乐团、上海音乐学院等沪上顶尖乐团及知名海外音乐家、音乐团体的加入,使得星期广播音乐会的低价票远超所值。这种“低价优质”也带动了古典乐的普及,“星广会”的门票一直以散票销售为主,上座率平均95%以上。2006年连续6场演出,连站票也全部卖光,创造了上海古典音乐演出市场的奇迹。

今年,上海音乐厅2015—2016新音乐季中首次推出“约课大师”,沪上的普通乐迷有机会通过免费的“大师班”“讲座”等形式,得到新乐季亮相的大师一对一的交流与指点。以往,类似的大师班课程只在专业的音乐类院校展开,普通观众无缘得见。自新乐季9月开幕以来,短短1个多月,“开幕系列音乐会”的单簧管演奏家保罗·梅耶、小提琴家施洛莫·敏茨、小提琴大师丹尼尔·霍普、世界手风琴大师理查·盖里安诺都参与了这一次的免费音乐普及活动。

推荐优质音乐引领大众艺术品位,而非为了单纯盈利创收去迎合大众的需求。方靓表示,不管是音乐厅主办的音乐会还是租场音乐会,内容优质与否是第一位考虑的。对于租场音乐会,每次尽量说服主办方留出一批定价80元的公益票来留给普通市民。

有幸福感的音乐客厅

“上海音乐厅应该是上海的音乐客厅。”在方靓看来,让每一个生活在上海的人身处其间,都能感受到音乐带来的幸福感,这是上海音乐厅工作人员的理想目标。

为了给市民带去这种切实的幸福感,除了低票价、优质内容,服务细节上的升级也成了重要的工作内容。以音乐午茶为例,最近一次桌椅更换的费用早就远远超过售票所得,音乐午茶负责人倪婧说:“没有椅背的椅子坐起来不太舒服,而且对号入座有点麻烦。一些观众反映后,我们马上作出了相应调整。”

此外,音乐午茶近期升级的网络在线售票方式,也免去了许多观众遇到的预约电话容易占线、难打的困扰。“此前,因为午茶不对号入座,一些观众为了抢到好位置,常常提前在剧场外排队,感觉太辛苦。听音乐应该有幸福感。我们希望观众能够笃悠悠选票,笃悠悠来,笃悠悠听音乐。既然做了公益,就做得更好一点。”方靓说:“作为自收自支的单位,尤其是以传播古典乐为主的艺术场所,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肯定存在冲突,古典本来就是小众,不赚钱,而这个行业的采购成本、人力成本等运营成本都在不断上升.但对这座有着80年历史的音乐厅来说,不管市场发生什么变化,我们的艺术,我们的服务都是为了服务大众。”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上海音乐厅公益品牌在市民中口碑的提升,越来越多的商业演出也向上海音乐厅主动提出了要加入公益项目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