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 胡飞军

LED产业调整和电子商务的兴起,对“中国灯都”中山古镇的卖场带来巨大冲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雷士照明(02222,HK)和佛山照明(000541,SZ)等龙头照明企业业绩同比出现大幅下降,退出高昂的卖场减少租金成为不少企业降本增效的应对策略。这直接导致中山古镇众多卖场日益冷清,不得不降低租金,以“星光联盟”卖场为例,其LED专业卖场租金基本都降低到每平方米百元以下,稍微偏一些的商铺更是每平方米只需要35元。

有业内人士还表示,除了照明企业为降低成本退出卖场,电子商务的兴起也对传统营销渠道构成了冲击,不少企业通过网络也能接到订单。

大卖场租金腰斩

12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中山古镇实地调研发现,大部分大卖场的租金同比均出现40%~50%的下滑,街上商铺大批挂出关门转租的告示。

今年11月初,于2013年6月开业并吸引过包括长方照明(300301,SZ)等160多家灯饰品牌入驻的的太古灯饰广场,在古镇灯博会闭幕后没多久就关门了。

“今年11月,合同到期之后,第二房东太古物业终止了这边村里的租赁合同,不做卖场生意了,这些入驻商户也大部分搬走了。”太古灯饰广场的保安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现在1楼还有2家商户,2楼也有2家,3楼只有一家。”

一楼还在坚守的中山市星明智造灯饰门店负责人陈胜杏告诉记者,“今年灯饰行情很差,我们这些灯饰厂家能撤门店的都撤了,减少成本和人工费用,我知道的一家有实力的商户把3家门店合并为1家减少成本。”

陈胜杏表示,“我们商家生意不好做,这些卖场也承受压力,不降低租金直接就撤走了,为了稳住商户,不少卖场降低了租金,我的铺位就从每平方米110元降低到了70元,现在大街上10个商铺就有8个是要转租的。”

除了关闭的太古灯饰广场,其他大卖场也在大幅折扣招租。中山古镇最大的卖场“星光联盟”入驻商家中山市威乐照明科技有限公司谢少春告诉记者,“我这边位置稍微偏,去年星光联盟开张的时候是每平方米145元,现在是35元。”

即使是中山古镇地理位置优越、时间久远的灯都时代广场也不得不降低租金挽留客户。

“时代广场的卖场租金是古镇最贵的,我们这边的租赁合同去年最疯狂的时候涨到了每平方450元,今年生意难做,反映多次之后才降到现在的每平方280元,但这个价格还是很高。”入驻时代广场卖场的中山市鼎坤照明有限公司叶志燕告诉记者。

灯都时代广场隔壁的银河灯饰广场也进行了降租挽留客户的行动。“去年要每平方米400元,今年是200元左右每平方米,基本是今年6月份调价的,各个卖场降幅基本都在40%~50%左右。”入驻银河灯饰广场中山市景天科技照明有限公司门店经理说。

业绩下滑、电商冲击

业内人士认为,照明企业业绩大幅下滑以及电商冲击使得传统灯饰大卖场生存面临挑战。

“以前每年灯博会的时候,灯饰卖场都很火,可是今年很萧条,今年以来订单少了很多,生意太淡了,我们生存不下去,卖场也肯定生存不下去。”中山市景天科技照明有限公司门店经理表示,“今年租金降低是这几年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生意太淡了。”

上述门店经理所言非虚,萧条的生意使得行业巨头佛山照明和雷士照明业绩出现大幅下滑。佛山照明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2.32亿元,同比下降5.2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43.5万元,同比下降75.58%;而雷士照明同样不容乐观,上半年营业总收入17.72亿元,增长4.1%,归属于母公司拥有人应占的净利润为1707.30万元,下降幅度达70.6%。

与此同时,随着“互联网+”在照明行业的渗透,越来越多的照明企业入驻电商,降低运营成本。

“生意难做,商户要求降租金是一方面,网上电商销售也是一种冲击,很多灯饰卖家都在淘宝和天猫开店,包括大的企业如欧普照明和华艺灯饰都做网上销售,等于多了一个渠道。”陈胜杏表示,“电商不需要交水电费,也不用招聘门市营业员,成本比门市店便宜一大截。”

欧普照明在其IPO预披露稿中也表示,近年来电子商务的兴起,已经对传统营销渠道构成了冲击,尽管全国经销商网点已经超过38000家,欧普照明仍希望募集资金加大电商渠道,拉动销售和品牌推广。

星光联盟卖场一位招商部人员对记者表示,现在部门都在忙,尽管这些情况是真实的,但相关数据现在不方便透露,也不方便接受采访,“现在我们都在改造,用新的方案改造商场,吸引客户。”

随后上述招商部人员要求记者联系卖场宣传部冯小姐并给了电话,但记者拨通冯小姐电话后,其表示,星光联盟卖场对外宣传业务已经不归她负责,她以对卖场这边的业务不太了解为由拒绝了记者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