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垫资80万建学校宿舍楼工程款被拖欠19年

双方签字盖章确认81万多元债务。

19年前,钦州市刘如彬垫资数十万元,承建了钦南区沙埠中心小学一栋教师住宅楼,竣工后却一直没拿到工程款。2007年,钦南区法院判决沙埠中心小学应支付64万多元,沙埠中心小学依旧没有兑现。而他自己因拖欠农民工工钱和材料商材料款,却被法院拍卖了房产、汽车、林地等

 

1

垫资数十万 承建教师楼

1996年,刘如彬只有55岁,是钦州市第七建筑公司人员,代表公司承建了沙埠中心小学一栋教师住宅楼。

他说,当时教育部门财政紧张,要他垫资80多万元征地扩建,将原本很小的学校扩大近两倍。起初他很纠结是否接该工程,经过几番思想斗争后,他考虑到这是一个教育工程项目,应该不会拖欠工程款,便答应了。

“那时候,我手头上只有40多万元,找亲朋好友东借西凑了40多万元,承诺了高额利息。”他说,让他心灰意冷的是,1997年工程竣工结算后,沙埠中心小学只支付其中一部分工程款,至2007年6月30日止,尚欠本金71万多元,利息26万多元。

他拿着法院判决书说,由于多次催债无果,他于2007年6月18日将沙埠中心小学起诉到钦南区法院。2007年8月2日,钦南区法院判决沙埠中心小学付给他工程款本金31万多元以及至2007年6月30日止的利息33万多元,合计64万多元。

“法院也判了,钱还是拿不到。”他说,自法院判决生效之日起,他就开始申请法院执行,然而至今已有8年,沙埠中心小学学校和钦南区教育局领导换了一批又一批,自己也成了74岁的老人,结果仍未追到工程款。

2

天天被追债 房产被拍卖

对于刘如彬而言,讨要工程款并不容易。他说,由于讨不到工程款,他没钱给亲朋好友还债,也无力给农民工支付工钱,并且欠下一大笔材料款。农民工和材料商天天上门追债,家什被打砸,最后农民工和材料商还把他起诉到法院。

因为要偿还农民工工钱和材料商材料款等个人外债,法院拍卖了他的一栋房子、3块土地、一辆汽车及家具等,结果只能支付其中一部分,尚剩数十万无法还清。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已沦落到靠亲朋好友接济度日,却仍被农民工和材料商追债。

今年1月,沙埠中心小学负责人跟他商谈后,承诺过完年解决。4月30日,沙埠中心小学负责人与他签署一份债务确认书,连本带息共计81万多元,当时钦南区教育局负责人在场。他以为很快就能拿到钱了,没想到最终又成了泡影。

“学校和教育局的答复,每个月都不一样。”他说,今年4月称正在打报告,叫他等待;5月称报告交上去了,叫他去钦南区政府查查;6月、7月、8月称学校放假,没有经费,叫他9月再来;9月开学后又称财政紧张,没钱给他支付工程款。

就这样拖到了10月,有关部门特批了10万元,但因他未付清农民工和材料商的钱,法院要求把钱直接打入法院的账户。

3

学校回复称 要分期付款

11月30日,刘如彬讨要工程款的事情被发布到网络上,迅速引起很多网友的关注。

12月2日上午,记者来到钦南区教育局办公室,有关人员称局长、副局长、办公室主任均已外出开会。记者多次拨打分管副局长的手机,要么正在通话中,要么无人接听。记者随后找到沙埠中心小学薛副校长,他说,根据钦南区教育局的意思,由于资金紧张,建议分期付款。

2日下午2时30分,沙埠中心小学黄校长与薛副校长及出纳,跟刘如彬一家见面商谈时表示,因为资金问题,学校仍只能支付10万元,而且要打入法院的账户,余款分期支付慢慢来。对此,刘如彬不同意。

刘如彬指出,5层楼的教师住宅楼早已建好,学校已卖给教师,学校为何不用教师交上来的房款来支付工程款?黄校长表示,他刚调来做校长3个月,对很多情况都不了解,将调查教师房款流向,调查清楚后再作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