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允许房贷利息税前扣除,也是一种变相减税的措施,有效地降低中产阶层的税收负担,让他们可以发展壮大,对于社会稳定也是极为有益的。

近日,市场传出可能出台房贷利息税前扣除的消息,刺激房地产股价连创新高。政策上看,今年五月国务院批准的《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中就提出“完善(个税)税前扣除”改革,住房按揭贷款利息是重要的税前扣除项目。

房贷利息税前扣除指的是在征收个人所得税时,将房贷产生的利息作为税前减除项扣除,仅对扣除后的收入部分扣除个税,这种税前扣除机制和社保、公积金等相同。利息税前扣除的效果远强于降息。

上海是国内最早实践房贷利息抵税的城市,以此应对金融危机对楼市的负面影响。美国自1997年起,每个房产所有者也可以在收入中扣除总价不超过100万美元房屋的房贷利息。

批评也随之而来。能买房的都算是有钱人,哪怕是80万总价、50万贷款的房子,每月也至少需要还2500元以上,而全国在岗城镇职工的人均工资性月收入才为2847元(2014年),买房终究是少数人的事,尤其在京沪等地。允许房贷利息税前扣除,意味着给富人减税,削弱了个税调节收入差距的功能,对穷人不公平。1998年上海实施这一政策时,也出现高收入者用利息退税来套取收入,造成了高端房价的上涨。

然而,房贷利息税前扣除仍然是一个好政策。现行个税起不到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众所周知,低收入人群达不到起征点、不缴个税,而高收入人群主要靠灰色收入、资产增值获得收入,这些要么税率低(免征或最高20%),要么征不到(灰色收入、收入转移)。

缴个税的人群主要是工薪收入者,2011年财政部门曾披露,起征点从2000元上调到3500元后,纳税人数由约8400万人减至约2400万人,目前约为4000万。这些人显然不是中国最富的阶层,而是中产级层,个税也成为中产阶层税,并且边际税率高达45%,一个人很难通过打工而致富,个税成为阻碍中产阶层壮大的最大障碍,统一的起征点也扼杀了穷困家庭靠劳动致富的可能(养家、买房的负担大)。

缴个税的主力人群,他们是中产阶级,是应该壮大的群体,早就应该给他们减税(将家庭负担纳入税前抵扣,降低税率)。以往强调用个税调节收入分配,实际上并没有增加富人的税负,相反恶化了中产阶层的处境。

以工薪收入为主的中产阶层,是购房的主力人群,如果允许房贷利息税前扣除,也是一种变相减税的措施,有效地降低中产阶层的税收负担,让他们可以发展壮大,对于社会稳定也是极为有益的。

我们应当有一个共识:调节收入差距应该更重加法——提高低收入者的工资,而非抑高,更何况个税缴纳的主体并不是实际上的富人。政策也可以设计多种细节来避免富人通过高额房贷来套取收入,如将房贷利息纳入工薪税等以劳动为主应税收入前扣除,不允许在股息、红利等个人应税收入前扣除;只允许首套房的房贷利息在税前扣除,允许税前扣除房贷利息的房产总额不得超过固定金额(可以参考普通住宅标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