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刚刚过去,人们在为老人们庆祝节日的同时,也引发了对养老机构的热议。价格低廉的公立养老机构需要排队100多年,地理位置优越、服务上佳的民办机构价格最高达每月1万多元。便宜的进不去,贵的付不起,这让想进养老院的老人们左右为难。

截至去年年底,本市400家各类养老机构通过星级评定一星级29家、二星级51家、三星级3家、四星级2家、五星级2家。据悉,星级评选年年进行,已经评上的机构每3年复评一次。

记者今天从民政部门获悉,本市近日将出台有关养老机构建设方面的实施办法,其中,将对养老机构的定价问题开展调研。相关负责人透露,针对本市部分养老机构,政府有望推出收费指导价格,以规范养老市场。

价格

1千到1万

差距悬殊

根据市老龄委发布的《北京市2012年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龄事业发展状况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底,本市共有养老机构400所。据了解,这些养老机构的价位从1000多元到1万多元不等,居住条件和服务水平也是参差不齐。

记者了解到,在郊区的一家民营养老院,每位老人每月只需要花费1500元左右,就能享受60平方米面积的一个房间,里面不仅配备了家具、家电,还有客厅和厨房,有宽敞的户外活动空间,但这里距离城区较远。而在东三环附近的一家养老院里,同样是独立居住,配备厨房家电,有户外锻炼场所,但这里每位老人每月的费用超过1万元。据调查,目前绝大多数养老机构的价位在每人每月2000元到8000元不等。

在上周举办的北京首届园博园老年节上,68岁的李女士一屁股坐进了一家民办养老院的展台,“隔壁那个1万多元的把我吓出来了,看见你们这家写着价格3000元左右,我才敢进来。”李女士孤身一人,早就有了入住养老院的打算,在老年节的养老机构展台前咨询了好几家,最关心的就是价格。“我的退休金只有3000元,只能被价格牵着鼻子走啊。”李女士很无奈,但是她也很好奇,这些相差悬殊的价格究竟是如何确定的。

构成

房租人工

占“大头”

一位民营养老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养老院的价格大多由住宿费、伙食费和护理费3部分构成,加上政府在基本建设和床位费方面的补贴,最终形成一个价格。

然而记者了解到,对养老机构的定价,政府并没有一个指导标准,对于民营养老机构来说,都是按照市场来进行定价的。记者采访多位养老机构的负责人,他们均表示,房租和护理人员工资方面在成本中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价格昂贵的养老院在环境和居住条件方面造价更高。

个案

降低成本

煤厂变身养老院

位于西城区的孔雀胡同里,一处占地约500平方米的老房正在改建,这里将建成金泰集团颐寿轩养老院孔雀分院二期,并增加20多张床位,到今年年底,这个分院总共能达到110张床位的接待能力。然而前几年,孔雀分院的所在地还只是一个制售蜂窝煤的煤厂。

随着中心城区无煤化的推进,很多煤厂陆续退出市场,地块却成了闲置资源。金泰集团拿出中心城区的4个煤厂,改造成养老院,提供450余个床位,定价在3000元至5000元不等,“虽然我们位于中心城区,但地是自己的不用花钱,节省下来的成本用到人员工资上,就可以为老人提供更好地服务了”,相关负责人透露,今年集团将利用这种模式再建两家养老院。

海淀区某公办民营养老机构价格走势(普通标间):

2011年:1000多元

2012年:1000元-2000元

2013年:3000元以上

丰台区某民营养老机构护理费(服务不能自理老人):

2010年:2000元左右

2011年:3000元-4000元

2012年:4000元以上

算账

3000元退休金只能五环外养老

王女士今年66岁,住在亚运村一带,有一儿一女。一个人独居多年的她,每月领着3000多元的工资,心里却一直空落落的,“还是去养老院吧,至少平时有个能唠嗑的人。”然而城区里动辄五千八千的养老院让她犯了难。王女士算了一笔账,3000元的退休金如果在家里生活,现在基本还能自理,除了每月1000元左右用来买菜做饭,也没有太大花销,还能剩个2000元,也有钱给孙子买礼物。但是这3000元拿到养老院去,价格合适的大部分已经在五环以外,对于这位想住在城区里、能到处逛逛的王女士来说,便宜的公办进不去,高额的民营养老院付不起。

王女士说,如果今后生活不能自理了,进养老院可能会划算一些。她又算了一笔账,还是3000元的退休金,如果请保姆至少3000元,两个人的伙食费至少1500元左右,加上水电费等接近5000元了。而在郊区,3000元已经可以找到条件不错的养老院。“如果身体动不了了,就到郊区找个空气好、条件好的。”王女士设想。

声音

老人说:

补贴要有针对性

只有2000多元退休金的张老先生已经70多岁了,动辄5000、上万的养老院让他望而却步,“我知道政府给民营养老院床位费的补贴,但是我们连门槛都进不去,怎么享受这些补贴呢?”张老先生认为国家的补贴应该有层次和针对性,“对于我们这种低收入老人,力度应该大一些,政策应该更宽松一些。”

企业说:

每床补贴500元较合理

丰台区一家民营养老机构负责人翟先生认为,目前房租和人员工资涨得厉害,但是老人的可支配收入并没有增加,这种矛盾在民营养老院凸显。虽然政府对基本建设和床位费都有相应补贴,但是每床补300至500元的床位补贴比较容易落实,数万元的建设补贴由于手续麻烦、周期长,很多民营机构都无法享受。

翟先生认为,每床300元的床位费补贴有些杯水车薪,如果能调整到500元比较合理。

专家说:

尽快测算标准

推进“明补”

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所长杜鹏教授认为,公办养老机构建立和运行多年,服务管理和收费都有很大优势,经费来源较为稳定,在声誉上老年人更信得过。

从2011年开始,本市养老服务业发展方向有所转变,从政府兴办转变成购买服务,越来越多的民营养老机构出现了。然而民营机构面对的应该是市场上不同需求的人群,但开办时间短、投入大,导致成本高、收费高。

杜鹏认为,今后政策和资金的扶持,不应该再按照“公办”、“民营”这种体制划分,而是看谁对社会作的贡献大,谁的服务好,谁接纳的老人数量多,就给谁更多支持。如果养老机构能争取更多的补贴,自然就可以将成本降低,调控价格。

杜鹏建议,政府对养老机构的扶持应当是从“补砖头”、“补床头”到“补人头”,相关部门应当研究出一套测算标准,按照人头给养老机构进行补贴,这样才能做到“明补”,缩短公办和民营的价格差距,惠及更多老人。此外,政府还应加强对中高档养老机构的监管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