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各地纷纷在农村建设各类活动场所。然而,记者走访发现,不少活动场所并没有得到真正利用,甚至形同虚设。

常年上着锁,想用用不了

前不久,记者在西北某省农村采访时发现,设置在村委会的农家书屋大门紧锁、无人使用,唯一掌管钥匙的人,是村里的会计。“为什么锁着门?”记者问。“没什么人来。”会计解释,为了防止财物遗失,平时就锁着门。“平时都闲置着?”记者追问。“那没有办法,我们也没有专人看管。”村支书说。

不仅常年上着锁,甚至很多村民压根就不知道村里有农家书屋。在云南昆明禄劝县屏山街道永平村,记者随机问了十几位村民,只有一人知道村里有农家书屋。

不光是农家书屋如此,不少农村的礼堂、会堂、文化广场等活动场所,“铁将军”把门也不少见。记者在河北某地农村调研时发现,崭新的小广场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运动器械,还铺设有鹅卵石路面。然而,广场四周的铁栅栏常年上锁,人进不去,只有鸡鸭偶尔钻进去。“村里说这是上边花钱建设的成果,得好好保护着。”一位村民说。

功能不对路,服务跟不上

“我还有半本《阿凡提》没看完呢!”9岁的宋荣鑫是永平村为数不多在农家书屋看过书的人,“我想把书借出来看,可不让借,第二次去时就再也找不到了。”

不仅如此,农家书屋的书籍也让一些想读书的人望而却步。在滇南某村,村干部拿出一本计算机编程的书说:“这种书注定就是摆设。”在常年缺水的西北某省的一个农家书屋,摆放着如何养鱼的专业知识书。在湖北武汉郊区的一个农家书屋里,摆放着《怎样写英文信》等外语书籍。

中部某省一个村子购置了一批健身器材,刚开始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就堆放在村委会院里。后来,在村头找到一块曾为垃圾堆放点的空地,经过清理,健身器材安装到位。开始几天情况挺好,但由于没人管理,没多久健身场就恢复“原貌”又成了垃圾场,而且越积越多,村民想来也不敢来了。

用途较混乱,使用不规范

调查中发现,农村活动场所大多“寄居”在村委会、村小学等处,在走访过的20多个书屋中,16个属于混合使用,大多兼作村委会办公室或者其他用途。

有些活动场所被挪作他用。在中部某省的一个村子,农家书屋最里面摆着三个双门书柜,柜子上蒙满灰尘,而屋里的三台麻将桌反而特别显眼。“大多数时候村民是来搓麻将的,这里已成麻将室。”一位村民透露。

不仅农家书屋这样藏在“深闺”中的活动场所境遇尴尬,一些“外向”设施也同样被占用。“村里篮球场平时都用来晒谷子、停车了,根本就没法打球。”滇西某村的村民李菊张告诉记者。

有些地方的农村活动场所,一方面硬件越来越好,另一方面却门可罗雀。这既与农村人口流失以及农民文化水平有关系,也和地方不太重视具体效果、忽略软件建设有关。农村活动场所,必须把村民需求放第一位,对味、对路子,让群众能够用、喜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