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工资卡上的5万多元新入账目,林新开心地读了两遍数字。这将是他过年回陕西老家时孝敬父母的大红包。“还得感谢互联网中介,公司下半年才给我们提高了佣金提点。”2015年,互联网是所有行业最重要的关键词,跳槽、挖角、O2O,传统中介行业似乎也在努力繁殖互联网的基因。不仅是销售冠军,普通经纪人都发现,互联网技术所带来的,除了竞争和残酷,还有博弈后的收入提升。

前11月业绩提成18万

总结2015年,经纪人林新想了想说:“这是个不错的年份,没有大起大落、猛涨猛跌,房子却比去年卖得好。”

做了3年房产经纪人的林新在这个队伍中并不出挑。也因此,他对于房地产行业的“大年”和“小年”,永远比销售冠军们感受得更直观和强烈。

“经纪人这一行,没有坐办公室的白领们所谓的‘年终奖’,我们的年终奖金,实际上就是每月业绩的总额。”2014年,对林新来说是个“小年”,政策调控带来的市场低迷,在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达到冰点,连续一个月甚至两个月没有谈成一单买卖,在普通经纪人中间格外普遍。这一年,林新总共拿到了8万元的业绩提成。

到了今年,连续几次的降息、放松贷款,为二手房市场带来了福音。林新说,尽管房价并没有大起大落,涨幅非常的缓慢,但每一个月他都能卖出房子,其中最多的是10月,他一下子卖掉了4套房,成为了门店当月的“业绩top1经纪人”。他掐指算了算,即使不算上12月还没做完的业绩,今年前11个月,他的业绩提成就将近18万元,是2014年的一倍还多。

佣金提成比例上调近半

相伴随的,他的级别也跟着跳了两级。“级别的高低,就决定着你能拿到佣金提成的多少。公司下半年给所有经纪人上调了提成比例,多亏了互联网中介,我们终于不用只艳羡他们了。”林新口中的互联网中介,就是今年3月才进入北京,随后就迅速在二手房市场中风生水起的爱屋吉屋。3月到6月间,爱屋吉屋抛出高薪的“诱饵”,在经纪人行列中不停地挖角,算得上半个老乡的一位同事老常就是在那时跳槽到了爱屋吉屋。

林新记得,跳槽后的半个月,两个人一起吃大排档,聊起薪资,老常炫耀说,新公司给定下的每月底薪是6000元,房屋实际成交后,再按照佣金的金额通提60%。“且不说底薪就比我多上3000多元,这60%的通提比例,就是我的2倍。”

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假设他和老常同样成交了一套200万元的房子,他按照2%的比例收取买房人的佣金4万元,再乘以公司给他的佣金提成比例,一套房至多也就能拿到8000元的绩效提成。可在老常的公司,即使只收取买房人2万元的佣金,老常所能得到的绩效提成也有12000元。

收入悬殊,吸引着更多的老经纪人跳槽到了互联网中介。直到下半年的某一天,公司也给经纪人们下发了通知,整体上调经纪人的佣金提成比例。按照林新的最新级别,他每成交一套房源,能按照佣金金额通提55%。这样的话,费心做完一单买卖后,他也能拿到过1万元的绩效。

在林新艳羡着老常的时候,老常也羡慕着林新的状态:自由,压力小,不用满北京城的到处跑。

“传统中介和互联网中介,说白了是各有利弊,虽然我们收费低、提成高,可劣势就是门店少、房源少。”穿着公司刚为经纪人制作的制服,老常坐到了记者对面。一部智能手机,规规矩矩地被老常摆在眼前的正中央。所有新房源的信息和内部成交信息,都会随时推送到每位经纪人的手机上,所以他须臾不敢离开。

“互联网中介,节省掉的是中间成本,爱屋吉屋没有传统中介公司那样的老小区临街商铺,就是租赁商业写字楼作为买卖签约的场地。”在老常口中,像林新这样都属于懒惰的经纪人,只在固定的划片区域寻找买家和卖家。而在爱屋吉屋,经纪人是不按区域划分的,哪里有客户,哪儿有房子可以卖,他就去哪儿。所以,每个人都得依靠自己的人脉和能力,想办法开单。

“这可是个不养闲人的地方。”老常至今记得,刚跳槽爱屋吉屋时,它在市场中还没有名气,他给业主打电话,很多人一听是个陌生的公司,就立即挂掉了电话。为了寻找到房源,很多跳槽来的老经纪人只能私下从过去的同事那里索要,一直到8月份以后,1%的五折活动慢慢传播开来,这种窘境才大为缓解。

赶上一笔大买卖

能吃一年

林新最头疼的事是,现在买房人总会问他,为什么他们的中介费要收那么高,比爱屋吉屋高出1%。偶尔,也会有买家在他这看好房子后,和业主私下连线,“跳单”去爱屋吉屋。“怎么办?我们只能给买房人承诺,提供互联网中介没有的更多的服务。”

而让老常略微不安的是,在给予经纪人的佣金提成上,公司正逐渐向传统中介的模式靠拢,缩小两者之间的差距。前一阵子,公司就又做了改革,把原来的无责任底薪变为按照级别定底薪,每月必须成交上两单,才能拿到6000元起的底薪。另外,提成比例也不再是通提,改为根据业绩定级别,业绩越高,才能提得越多。

“所以,我必须得更加努力,才能维持较高的收入。”老常说,经纪人行业永远是一个稳定性差、流动性大的行业,遇到年景好时新手经纪人也能月入2万元,遇到“熊市”时定会有人颗粒无收。这还是一个收入差大的行业,他的一位同事两个月前刚做成了一笔“大买卖”,业绩提成就有十几万元,相当于普通经纪人一年的收入。

“所以,在这一行干的时候谁都不敢休息,更很少有人当它是终身职业。”说完这句话后,老常的手机响了,他要带着买家去看房。这部手机,按键已经出了点问题。他说,过春节时,他得买一部新手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