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和脑瘫哥哥住上下铺 邱稚真/摄

贡培芳二十多年如一日照顾脑瘫继子 邱稚真/摄

21年前,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贡培芳来到了刘家,为了照顾脑瘫继子小虎,她没有再外出工作,连回娘家的机会都很少,出门买菜她都是带跑的。

南京光华路街道银龙南苑社区曾经想为她“减负”,建议她把脑瘫继子送到托养中心,可是她实在舍不得。“他叫我妈妈,我不能不把他当儿子对待。”贡培芳说,继母难当,她不能让别人说闲话。而且,小虎是她打小拉扯大的,她对这个继子早有了难以割舍的母子情。

26岁那年,她当起了脑瘫孩子的继母

小虎5岁那年,亲生妈妈不堪生活重负与爸爸离了婚。三年后,爸爸刘化成想给小虎找个妈妈,也为自己找个相伴的人。能找到吗?刘化成紧锁眉头,无奈地抽着烟。由于出生时窒息缺氧,小虎出生后不幸脑瘫。他不能正常行走、不会自己吃饭,就连大小便也不能自理。

经 人介绍,贡培芳走进了这个家。她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很希望再婚时能找到幸福。不过,看着眼前的情景,她犹豫了。这还是一个家吗?两间破败的小平房、瘫痪 的孩子。而眼前的刘化成,虽然憔悴,却不失男人的刚毅与温情。他说:“孩子是我要生下的,虽然残疾,我不能丢下。”

“看得出,这是一个没什么说道的好男人。”可自己一旦走进这个家,就成了残疾孩子的妈妈,就要付出无尽的辛劳。人说继母难当呀,贡培芳就怕落不了好。

一 时间,贡培芳有些犹豫。可善良的她没有马上回绝,因为看着可怜的小虎,再看看刘化成那期盼的眼神,贡培芳怕让父子两伤心。好几个夜晚,她翻来覆去地睡不 着。“那家人不易呀!既然相中了人,就没有过不去的路。”想着想着,贡培芳释然了,26岁的她毅然嫁给了大自己12岁的刘化成,当起了一个脑瘫孩子的继 母。

默默付出,继子忍不住改口叫她“妈妈”

贡培芳进门后,艰辛而琐碎的现实成为生活的主旋律。当时,刘化成是南京客车制造厂一名普通工人,每个月工资只有四十几元钱。如何照料孩子?怎么为家庭增加一点收入?这个年轻的继母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

之 前,小虎每天被送到奶奶家照顾。与刘化成结婚后,贡培芳没有再外出工作,把小虎带在了身边照顾。为了补贴家用,她只好在照顾小虎的同时在家门口做点小生 意。小虎15岁之前,身体一直没怎么发育,看上去像个七八岁的孩子,很瘦弱。当时,贡培芳把屎把尿还行,不过后来他渐渐长大,贡培芳越来越力不从心。不 过,她还是一直在尽一个母亲的责任,每天帮他穿衣服、喂他吃饭、帮他洗澡。

有一天,小虎受凉拉肚子,床上、身上、地上被他搞得全是大便,贡培芳吃力地把小虎抱到卫生间,忍住阵阵臭味帮他洗澡、洗刷床单衣被、擦洗地板,又买药喂药,足足忙了一天。

小虎干净了,贡培芳却累得直不起了腰。其实,她的身体很不好,小时候因为一场意外,切除了脾,常年的劳累还让她得了严重的眩晕症。

看她一脸疲惫,小虎禁不住轻轻叫了一声“妈妈”。贡培芳十分惊讶,十年了,小虎一直喊她阿姨的,这一声“妈妈”终于出口,她的泪水夺眶而出。

从此,小虎就一直改口叫贡培芳“妈妈”。当记者问小虎,为什么突然改口时,一直安安静静的小虎,突然激动起来,他哽咽着说:“妈妈对我这么好,我肯定要喊她妈妈。”

社区曾想帮忙把继子送进托养中心,她舍不得

“我非常感谢她。”说起贡培芳照顾小虎的辛苦,刘化成心疼得掉泪。他告诉记者,因为单位效益不好,婚后不久他就下岗了。为了谋生,这些年他开过马自达,打过零工,如今每天举个牌子站在马路边帮人“带路”,收入很低也不稳定。

不 过,即使他们现在买不起房子,一家四口住在廉租房中,贡培芳从没抱怨过这一点。她感叹最多的是,对不起年迈的父母。她的父母已经80多岁了,可是她一年难 得能去娘家看望他们。“她逢年过节都回去不了,一般都是娘家有事,打电话来了,没有办法才会回去。”刘化成说,即使这样也只能是她一个人回娘家,因为他得 留在家里照顾小虎。

“我们结婚21年了,我还没有去过中山陵、玄武湖这些景点。”说到这,贡培芳的眼泪忍不住在眼眶打转。她说,一方面没有时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没有钱。“我没有去过,小虎也没有去过。”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其实贡培芳曾经有机会“减负”的。几年前,她刚刚搬到银龙南苑社区时,社区负责残疾人工作的社工找到她,称可以免费把小虎送到残疾人托养中心,他们只要不定期去看望小虎就行。

“那怎么行?”贡培芳当时就婉言谢绝了。她说,多年相处下来,她已经把小虎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她也在考虑着丈夫刘化成的感受,她说:“结婚时,他就问我能不能多给小虎一点母爱,我当时答应过他的。”

她一直叮嘱小儿子

“将来要照顾哥哥”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贡培芳再婚后,跟刘化成也生了一个自己的孩子。那是她再婚三年后,在和小虎母子般的亲情渐浓时,才敢生的。

“知 道是个男孩,她都哭了。”刘化成告诉记者,贡培芳怀孕时,有人根据她肚子的形状,推断她怀的是个女儿。当时,她特别高兴,不料生产后医生说她生了个儿子, 她就流泪了。其实,她很想生个女儿,这样生活负担会轻一点,另外她觉得女孩子心细,以后也会疼哥哥,朴实的继母为继子小虎的未来担忧着。

小 虎虽然瘫在床上,一个手还能自如地动,小儿子活泼好动,两个男孩仅差十岁,小时候经常打闹,小儿子哭哭啼啼告哥哥状,贡培芳总是批评他不该跟哥哥动手,要 多让着哥哥。小儿子很委屈,弟弟得让哥哥的?贡培芳说,哥哥残疾,你不但要让哥哥,还要照顾哥哥一辈子呢。她也知道当继母的管孩子要掂量着分寸,要让孩子 心服。小儿子不在时,她悄悄对小虎说,你也有不对的,做哥哥的要谦让,以后还要靠弟弟照顾,无论如何都要与弟弟和睦相处。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如妈妈期望 的一样,互敬互爱。

采访时,记者并没有见到贡培芳的小儿子,他去上学了。不过,小虎告诉记者,弟弟对他很好,只要弟弟在家,弟弟都会帮妈妈一起抱他上厕所,有时候还帮他清理弄在裤子上的大小便、帮他洗澡。

■推荐人:

社区主任 宋志勇

■推荐感言

对脑瘫继子

不抛弃不放弃

我干了很多年的社区主任,见到过很多重组家庭,像贡培芳这样的继母,真的不多。尤其让我佩服的是,她能安于贫困,几十年如一日守着这个清贫的家,对脑瘫继子不抛弃不放弃,还给自己的亲生儿子从小就灌输要照顾哥哥的理念,要把亲生儿子培养成照顾继子小虎的接班人。

她这份母爱,也催化了孩子内心的成长,他们清贫而快乐地生活。尤其是她的小儿子,被她培养得非常懂事。他都上大学了,还愿意穿别人给的旧衣服,他妈想给他买件新棉袄,他都不要。他知道父母供他读书、供养哥哥小虎太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