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5日,日本,这些徒步者直面严寒的环境,在雪山上行走,但是他们并不孤单,似乎被成千上万个雪人陪伴。在5000英尺的高山上,徒步者在极寒条件下行进着,身边成千上万个如同雕塑一般的雪人,只是缺少了帽子,胡萝卜做的鼻子,扣子做的眼镜,以及扫帚做的胳膊。

2015年12月15日,日本,这些徒步者直面严寒的环境,在雪山上行走,但是他们并不孤单,似乎被成千上万个雪人陪伴。在5000英尺的高山上,徒步者在极寒条件下行进着,身边成千上万个如同雕塑一般的雪人,只是缺少了帽子,胡萝卜做的鼻子,扣子做的眼镜,以及扫帚做的胳膊。

2015年12月15日,日本,这些徒步者直面严寒的环境,在雪山上行走,但是他们并不孤单,似乎被成千上万个雪人陪伴。在5000英尺的高山上,徒步者在极寒条件下行进着,身边成千上万个如同雕塑一般的雪人,只是缺少了帽子,胡萝卜做的鼻子,扣子做的眼镜,以及扫帚做的胳膊。

2015年12月15日,日本,这些徒步者直面严寒的环境,在雪山上行走,但是他们并不孤单,似乎被成千上万个雪人陪伴。在5000英尺的高山上,徒步者在极寒条件下行进着,身边成千上万个如同雕塑一般的雪人,只是缺少了帽子,胡萝卜做的鼻子,扣子做的眼镜,以及扫帚做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