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定碧抱着涵涵去检查

新都大丰镇,38岁的胡江元靠跑火三轮为生。最近几天,她几乎逢人就问:“你买十字绣吗?我这里有一幅,绣了两年了……”

卖十字绣的背后,藏着一个故事。这幅绣了两年多的十字绣,原本是胡江元为女儿出嫁准备的嫁妆,现在,她却打算把它卖出去,只为给邻居宋定碧筹钱——今年8月,宋定碧5岁的女儿涵涵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和胡江元一样,宋定碧也是一位单亲妈妈,而且没有工作。

“我想帮她,但没有钱。如果有人能买我的十字绣,我就可以把卖十字绣的钱,都捐给她了。”胡江元说。

绣了两年多长2.5米高1.1米

几天前,胡江元才完成了十字绣的最后几针。这幅长2.5米,高1.1米的十字绣,绣的是红楼梦中的十个美女,叫“梦红楼”。

卖掉十字绣,是几天前才有的想法。之前,她从来没有过这个打算。这幅十字绣对她来说十分重要,不仅仅因为她在上面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这还是她为21岁女儿准备的嫁妆。

“绣这么大一幅十字绣要花很多时间,两年多来,我基本上一有空就在绣。我随时把它放在三轮车上,没有生意的时候,就拿出来绣。”。

这么重要的十字绣,胡江元却打算将它卖了,只因为一名邻居——几天前,胡江元在老家的邻居宋定碧找到她,让她帮忙在新都大丰镇租一套房子,“越便宜越好”。胡江元才知道,这个36岁的女人离了婚,一个人带着5岁的女儿,生活艰难。今年8月,女儿又被查出患有白血病,整个家庭面临崩溃的边缘。

“我想帮她,但我也没有钱。想来想去,只有这幅十字绣,也许还值点钱,我想把它卖了,换成钱,捐给她们。”

“我也是单亲妈妈” 感同身受

胡江元口里的邻居名叫宋定碧,现在,她带着5岁1个月大的女儿涵涵,租住在大丰镇的一间简陋的民房里。

今年8月,宋定碧的女儿涵涵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系统白血病中危型,目前在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治疗,已经做了两次化疗,即将做第三次化疗。但现在,她遇到了最大的问题:没有钱了。

“两个疗程的化疗,现在算起来已经用了6万多元了。”宋定碧说,她是凉山州盐源县干海乡龙塘村人,之前一直带着女儿四处打工,几乎没有存下钱。女儿患病后,她找朋友和亲戚借了5万多元钱,现在钱已花光,病还没治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宋定碧是一名单亲妈妈。几天前,她带着女儿从医院出院,试探着给10多年没见的老邻居胡江元打了个电话,想让她帮忙租一间便宜的房子。在看到宋定碧母女之后,胡江元觉得“内心被深深地触动”,同样是单亲妈妈,她联想到自己当年一个人抚养两个孩子的种种不易。“当我看到她一个人带着女儿,女儿又得了白血病,我觉得她们太可怜了,我也是单亲妈妈,我知道这有多不容易,她的经历深深地触动了我。”胡江元流着泪说。

胡江元说,或许是单亲妈妈的类似遭遇,让她对宋定碧的情况感同身受,她想帮助这对母女,但自己又没有钱。“想来想去,只有这幅十字绣了。”

胡江元想把作为嫁妆的十字绣卖了捐钱给邻居的事,还没有告诉女儿,但她相信,女儿一定会支持她的。

对于涵涵的情况,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血液科一名医生介绍,目前,涵涵已经做完第二次化疗,即将做第三次化疗。这名医生也表示,涵涵家庭经济状况较差,目前还在筹措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