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个头,一枚5万多元的耳钉没了……

女子打官司索赔,美发店当庭喊冤

□通讯员 尚法 本报记者陈 洋根 文/摄

女子到美发店洗头,中途惊叫:“自己的右耳的耳钉(耳环)不见了!”这不是普通的耳钉,是时下很多“网红”几乎人人佩戴的梵克雅宝牌子,仅一付就要10.3万元!

“金牌会员”右耳究竟有没有戴耳钉?  女子报警后,民警在现场也没有找到这只耳钉。因女子报的是丢失而不是失窃,双方协商无果后,警方建议双方走民事法律渠道处理。

昨天下午,这起棘手的官司在杭州上城区法院公开审理,女子要求美发店赔偿其损失5.15万元。美发店则坚称,根本没看到顾客进店时右耳有戴耳钉,同时反诉要求顾客赔礼道歉并还美发店清白,他们认为,原告这么一闹,让美发店声誉受损,客源流失。

50多岁的杨女士从事服装生意,家境殷实,平时喜欢打扮。去年8月,女儿送给她一对带钻石的耳钉。耳钉是女儿在万象城一家奢侈品店购买的,一对耳钉花了整整10.3万元。

杨女士是杭州近江附近这家美发店的金牌会员,昨天下午她本人没有亲自到庭,而是委托律师全权处理,美发店老板没有聘请律师,自己本人到庭应诉。

事情发生在今年4月4日。根据原告、被告双方的说法,当天下午4点多,杨女士进入美发店想整理发型,发型师建议杨女士先洗头,到下午5点11分左右,洗完头的杨女士摸了一下自己的右耳,就惊叫“自己右耳的耳钉不见了”。在场的人发现,左耳的耳钉还在。

听说杨女士丢了贵重的耳钉,美发店也很重视,角角落落都找了一遍,都没见耳钉的踪影。警方介入后,还调取了店里能够调取的监控录像,但也没有结果。

法庭当庭播放美发店监控视频

昨天下午开庭时,法庭当庭播放了由杨女士一方提供的由事发当天警方现场调取的美发店两段监控视频。

杨女士一方认为,监控视频画面显示,杨女士进入被告处消费时,右耳佩戴有耳钉,可在洗头之后,杨女士佩戴的耳钉不见了。

原告律师还认为,杨女士到被告美发店接受服务,对方应保障杨女士财物安全,现杨女士的耳钉在被告处丢失,美发店应赔偿其全部损失。

“监控视频并不能说明杨女士进店时,右耳有佩戴耳钉。”美发店老板当庭喊冤,认为事发当天杨女士进店后去寄存包包,监控录像显示右耳处有一白点,但那是因为寄存柜正对着门口反光在监控下造成的。

今年6月12日差不多的时间,美发店实地做试验,让杨女士把左耳的耳钉戴到右耳,按事发时的路线和动作重走一遍,以还原事发过程。试验结果显示,监控下可以比较清晰地看到耳钉。

美发店老板还提到一个细节,事发当天下午4点54分,杨女士准备去洗头时,店里的另一个监控拍下的视频显示,杨女士右耳的确也没有看到耳钉。

杨女士方一方反驳说,不同时间点光线不一样,况且这对耳钉本身就区分左右,把左耳钉戴到右耳,角度位置都不同,在监控中呈现的状态肯定也不一样。

杨女士的律师还认为,既然洗头发时容易碰到耳钉,就要提醒客人取下耳钉,而当时服务员却并未做过提醒,没有对消费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法官当庭询问时,杨女士和美发店都提到,杨女士是美发店的老会员(超过5年),顾客平时到洗头店时,先将包寄存,外套则在洗头时由服务员保管。

“如果放在寄存柜的东西丢了,如果我们有责任,肯定会赔偿。”美发店老板说,在洗头前,服务员都会问顾客有没有随身的贵重物品需要保管,但事发当天,杨女士没有提出要保管耳钉,且杨女士当时的发型是左耳被头发遮挡,右耳也没看到有耳钉。美发店老板表示,现在都无法确认杨女士进店时右耳有没有戴耳钉,更不用提赔偿了。

因双方分歧太大,无法当庭达成调解。这起官司最后怎么判决,看来要考验法官的智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