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年末,民间借贷市场上“圈钱”、“跑路”等非法集资事件又处于高发期。由于非法集资案破案难度大,那些一时贪图高息和米面油等小恩小惠误入集资陷阱的受害人,如今不得不冒着风雪和雾霾奔波于全国各地,追讨自己的血汗钱。由此也引发了聚众闹事、非法拘禁、暴力讨债等更加复杂的问题。

案例1

老板去哪 我们就跟着他去哪

陆阿姨(化名)今年的七十大寿是和老伴在江西省鄱阳湖畔一个小县城度过的。望着美丽如画的风景,老两口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并不是去旅游,而是去讨债。2014年6月,陆阿姨经朋友介绍,在位于东大桥的某理财公司处投资了一个名为御葛园的项目,先后分三次总共投入本金80余万元。该项目主要以葛根为原料,生产葛汁饮料和葛味糕点以及其他与葛根相关的周边产品。

决定投资御葛园之前,陆阿姨也考察过市面上的其他项目,她认为都不如这个项目靠谱。“我退休后自学了好多中医知识,知道葛根确实是好东西,常吃能降血压、降血脂、美容养颜。所以我认为把它做成饮料,销路一定会不错。”据陆阿姨描述,当时业务员给他们看了很多项目的介绍材料和宣传片,她也在公司组织下去实地考察过,亲眼看到一大片葛根生态园和一列“御葛园”火车专列,工厂车间里机器轰鸣,一箱箱饮料被装上卡车运往全国各地。理财经理承诺项目年化收益12%,这在民间借贷中并不算高。陆阿姨怎么看都觉得这应该是很保险的项目,因此还介绍了两个朋友一起投。

然而去年11月,御葛园项目突然停止返息。业务员的解释是,经销商没有及时支付货款,解决完了就返息。但是自此以后11月拖12月,12月拖1月,一直拖到今年6月一年投资期限已到,该返还本金了,公司仍然说没有钱。“原来你图人家的利息,人家图你的本金!我别提多后悔了。”再后来,公司声称已经租不起东大桥的写字楼,转移到东五环外的一家仓库办公。陆阿姨说:“我追到仓库看,里面堆着大量过期饮料,老板也住在那里。我们五六个投资人一合计,决定天天轮班盯着这个老板,他去哪我们就跟着他去哪,跟他一起吃一起住,绝对不能让他跑了。我听说有几个投资金额大的人,把老板关在厂房旁的一间房子里两天,但也没问到什么。最后盯了不到一个月,还是跟丢了。我们只好报案,但公安局说现在集资诈骗案太多,警力有限,如果嫌疑人跑到外地,一时半会儿可能捉不到。于是我们老两口和其他十来个投资人又去江西大本营找他们。”

追到江西后,陆阿姨等人得知,这名老板已经被当地公安机关羁押,工厂完全瘫痪。陆阿姨聘请的律师告诉他们,如果御葛园项目被认定为非法集资,将通过拍卖厂房、存货和生态园的方式追偿投资人的部分本金,但这将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可能需要五六年时间。陆阿姨欲哭无泪:“五六年时间,谁等得起啊,我能不能活到那时候还不一定呢。”陆阿姨计划明年1月中旬和律师再去一趟江西,希望问清楚她的案子过年之前究竟能解决到什么程度。

案例2

承诺书如空文 四星级酒店住满讨债人

意惨淡。由于大量客房空着,所以四层以上住了不少从全国各地前来讨要本息的投资人。酒店自知理亏,只好让众多投资人免费住着,酒店俨然成为一个讨债大本营。陆阿姨跟邯郸本地投资人交流后得知,当地理财经理给他们的利息只有2%/月,听说陆阿姨还拿了好几个月5%,当地的投资“难友”颇为羡慕。投资人组建了一个微信群,有人将酒店董事长的致歉视频发到群中,投资人反应不一。有人越发生气,叫嚷着要跟董事长玩命;有人则相信董事长能搞定银行二次抵押,现在不应该打扰董事长。

虽然陆阿姨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但她追讨本息的态度非常坚决。“投进去的钱都是养老钱、看病钱,只要有最后一线希望,无论采取什么办法,我也不会放弃。”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今年秋季,陆阿姨年初投资的另外一个民间借贷项目也陷入兑付危机,为此,一个月内她已经往返河北邯郸三次。

这个项目位于邯郸市区,是一家刚刚开业的四星级酒店。酒店的建设资金一部分来自于银行贷款,另一部分就来自于民间集资。“这本来也应该是个很保险的项目,银行都给贷款了。但是没想到大环境不好,老酒店只能勉强维持,新酒店就更没生意了。”

陆阿姨在这个项目上投资20万,期限一年,明年1月份到期。她回忆说,这个项目最开始承诺每月返息5%,两个月后就降到4%/月,今年6月又降到3%/月。那时她已经感觉不妙,但是为时已晚。7月时项目便停止返息,于是陆阿姨和另外几名投资“难友”来到该公司,质问理财经理为什么拖欠利息。理财经理解释,现在酒店资金链有点跟不上,董事长正在想办法解决。陆阿姨让销售理财的负责人写下还钱字据。负责人很痛快就给他们每人写了一份保证书,承诺9月底之前一定还钱,如不还就支付违约金。

然而9月底转眼即到,拖欠的利息却毫无踪影。销售理财的负责人态度倒不错,又给陆阿姨等五名投资人一起写了一张欠条,承诺10月底百分之百能还。“我当时还想,10月份办婚礼的人多,酒店应该能盈利了吧,结果到期他还说没有钱,让再等一个月。”气愤的陆阿姨找到河北省驻京办,但是驻京办也没办法解决她的问题。11月14日,北京迎来今冬第一场大雪。陆阿姨和老伴冒着风雪坐上开往邯郸的高铁,想看看这个酒店的经营现状究竟如何。

到邯郸一看,酒店规模确实不小,餐厅和客房也正常营业,只是

提醒

讨债也要讲分寸

泛亚、e租宝、大大集团等一系列事件再次将非法集资的严重后果展现在投资人面前。然而在监管机构和公安机关下结论之前,受害投资人究竟该如何维权是个棘手的问题。记者了解到,2013年浙江曾宣判“软暴力讨债第一案”,6名被告人员均获刑罚,罪名是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和寻衅滋事等。

法律界人士向记者表示,小贷公司、理财公司高息“圈钱”固然可恨,但债权人如果采取极端行为限制债务人的人身自由或非法取得债务人的财产,也会构成犯罪。目前,从源头上打击非法集资行为确实存在很大困难,只有相关部门对于民间集资行为有更明确的司法解释和相应监管手段,才能从根本上遏制非法集资陷阱,但现在更多的是末端打击。所以投资人目前所能做到的就是珍惜血汗钱,不贪图高息,尽量不参与民间借贷,避免日后踏上讨债的漫漫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