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闭幕的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房地产去库存。有人指出,这是2016年的房地产政策的最新积极信号。也有人担忧,随着一系列房地产去库存政策的发布,购房需求可能得到一定程度的释放,而房价也会应声上涨。对此,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认为,这种担心没有必要,现在多大房地产需求能够释放出来以及多大库存能够去除是关键问题。

在中国国际经济中心举办的2015-2016中国经济年会上,仇保兴在回答中国经济网记者提问时表示,现在库存比一般人想象得要大,库存坐落的地方不是北京的三环、四环,而是二三线城市。“鄂尔多斯现在只有50万人口,但可以住150万。”仇保兴举例说,去库存要有一个长期的、艰巨的而且多渠道的新战略选择,不是把需求一上报出来房子就住满了。

仇保兴指出,现在住房面临严重的分配不均问题。“比如在北京,老板前几年有钱把信用卡一刷,买几十套放在那里等着升值,而现在的博士毕业没有房子,北漂估计有将近800万人没有房子,地下室里住满了人。”仇保兴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将通过加快农民工市民化,扩大有效需求,消化库存。针对农民工买房对去库存的实际作用,仇保兴表示,农民工能消化一小部分库存,绝大部分还是要靠有稳定收入的,偏向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之间的那部分人消化。

这是否意味着二三线城市去库存就没有希望了?仇保兴表示,也并非如此,二三线城市房价非常低,把每一个城市的反磁力(中国经济网记者注:反磁力原为物理词汇,是指中性分子或中性原子受磁力作用时产生的与外界磁场相斥磁场的现象。20世纪60年代产生了现代城市规划学的“反磁力吸引体系”理论,是指现代大城市因物质文化条件优越而产生人口向心力时,为分散大城市人口,克服这种力的吸引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做出来,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产业结构的调整,人居环境的改善,很多跟反磁力有关系,有反磁力才能解决库存问题。

仇保兴强调,解决住房库存问题其实是很大的棋盘中间的一招,必须从治理城市病入手,放到城市群里系统地增强非中心城市的反磁力,这样才能最终解决房地产去库存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