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安岳县真武村二组80岁的留守老人展示她刚从网上购买的手机 周兵 摄

“现在真是太方便了!我们已经和城市差不多了!”万宗银老人拿着刚通过开在家门口的电子商务服务点从网上购买的新手机乐呵呵地说。令这位80岁的留守老人开心的是,她今后再也不会为日常生活中的诸多不便而发愁犯难了。前些天,大儿媳妇给她的邮政储蓄卡上转了500元钱,“那边电话还没有放,这边钱就取出来了。大儿媳妇惊奇地问:‘妈,咋个回事呢?这么快就取到了呀?!’我说‘是噻,现在就有这么方便!’”万宗银老人描述着给她和她远在外地的子女不断带来惊喜的一件件新鲜事,言语中透着自豪。

拥有163万人口的安岳县,地处四川盆地腹地,是四川省第一人口大县,也是国内柠檬的主产区,产销量占了全国的八成以上。与四川的其他农业大县一样,安岳也是打工经济大县,青壮年基本都在外打工,在农村务农的以留守老人为主,加上留守儿童,基本上构成了农村生产和消费的主体人群。长期以来形成的城乡差别,宛若一条巨大的鸿沟横亘在农村与城市之间。商品流通不畅,物流成本高导致生产资料和消费品质次价高、假冒伪劣横行,再加上金融服务的不便,制约了农业生产和农民生活品质的提升。

按照多年来形成的习惯,对万宗银这样生活在村里的留守老人,要买类似手机之类的通讯、家电产品及服装鞋帽等消费品,最起码得到10多公里以外的乡上,甚至要到县城才行,取钱也得到乡上的邮储银行的网点。往返一趟不仅要花费10元车费,还得耽搁半天功夫,更重要的是,能否买到价廉物美的正品手机还是一个未知数。“关键是还不安全!有的人还没有走拢屋钱就掉了。”说起原来生产、生活的种种不便,村里的老人们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老人们说的给他们带来“像在城市里生活一样方便”的,就是2015年5月,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安岳县分公司开在村民们家门口的“真武村电子商务服务点”。这个服务于周边4个村、2000多名群众的邮政综合便民服务点的到来,使村民们眼前一亮。

原来,在他们看来--

从乡村到城镇仅隔着一个店

村民在电子商务服务点选购网上商品 周兵 摄

这个真武村电子商务服务点原来只是村里一个销售香烟酒水、糖果零食的小卖部。店主叫曾祥丽,10多年前从供销社下岗后,她便在村里开办了这个小店。前两年,成为县邮政局的村邮站,主要是在店里搭载销售一些邮政分销的农资产品和水酒、日化等快消品,代办助农取款,收寄投递邮件,投递党报党刊。

2015年5月,她的小店成为安岳县首批69个村级电商服务点之一,由资阳市邮政公司“安岳邮政农村电子商务发展项目工作组”按照统一店招店牌、统一货柜货架、统一服务设备、统一服务项目、统一服务资费“五统一”的标准进行建设,免费安装了电脑、大屏幕液晶显示器及店招店牌、货柜货架,开通了互联网和“邮掌柜”系统,使每个服务点除具有网购网销的电商基本服务外,还将电商的应用范围和服务领域进行了拓展,使其具备提供小额取款、小额贷款咨询等普惠金融服务,代收水电气费、代购飞机票火车票、话费充值等便民服务,快递收投和农资销售等公共服务功能。经过邮政内部业务和渠道资源的整合,依托农村电商服务点建设而重构的邮政便民服务平台,基本实现了“一店到村”村民购物、销售、生活、金融、创业、收寄快递“六不出村”的愿望。

“搞网上代购,最难的事就是改变这些农村老人多年养成的消费习惯。”曾祥丽经过培训后,开办了网上代购服务。为了打消农村老人对网购的种种疑虑,安岳邮政农村电子商务发展项目工作组制定了一套代购流程,客户在电商网站上选购好商品后,由店主代为完成线上支付,收到快递包裹后,再将购物款付给店主。曾祥丽则更进一步,她在网上选购了一些适合农村消费者的日用生活品上架展示、销售。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育,村民们渐渐开始接受网上购物这一新的消费方式。一些留守老人开始试着到店里网购,但更多的是在外打工的子女打电话给店主,让她帮着家里的老人网购一些生活用品。

“才过了几天就收到了,55块钱。”万宗银老人第一次让曾祥丽在网上代购的是一部老人手机。没过几天,她又买了一套一知名品牌的保暖内衣,“也才花了几十块钱”,看得出来,能如此方便地买到自己心仪的商品,老人很是兴奋。

“帮乡亲们网上代购都是免费的”,曾祥丽说,她的店早上6点半开门,到晚上七八点,虽然她店里的商品有限,但网上却什么东西都有,比大城市的大超市里的还多,“只要顾客想要的,什么东西都能买到!”在安岳,所有电子商务服务点对所有电商平台开放,村民们可在邮乐、京东、苏宁、天猫、淘宝等各大电商平台比质比价,选购适合自己的性价比高的商品,这样既满足了农民群众的多样化、多平台网购网销需求,也避免了重复建设和恶性竞争,实现了资源共享、平台共用。

据统计,从5月份到12月28日,真武村电子商务服务点已累计实现网上代购624余笔,金额10.8万余元;助农取款1601余笔,金额24.7万元;代收电费4922笔,金额32万元;话费充值3310笔,金额19万元;销售农资5万余元。曾祥丽说,现在她不仅每月可直接获得代办酬金1500多元,客流的增加同时带旺了小超市的人气,营业额比以前增长了30%。

随着资阳邮政以“邮政+互联网”重构便民服务平台工作的推进,一个集网购网销、普惠金融、便民服务、快递收投、农资销售等服务功能为一体的全新的综合服务平台已具雏形,政府满意、群众受益、店主增收的效果也已逐渐显现。但对于一个企业而言,邮政又从中得到了什么?

“一个店”背后的“一张网”

店主向村民展示网购商品 周兵 摄

2015年3月,中国邮政集团公司资阳市分公司与安岳县达成协议,采取“企业投资、企业实施;政府指导、政府补助”的合作方式,即:邮政企业为合作项目建设的投资主体和实施主体,县政府对邮政投资建设的特定项目给予业务指导和定额资金补助,由资阳邮政公司承办安岳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县项目。项目包括建设乡村电商服务及配送站、县电子商务仓储配送中心,完善县城到乡村的物流配送网络及人员培训、推广宣传等五项内容。

资阳邮政公司随即成立了以总经理为组长的资阳邮政农村电子商务发展工作组,并选调由4名管理和广告设计人员组成的“安岳邮政农村电子商务发展项目工作组”进驻安岳县,与县分公司相关人员一起推进项目的实施。

在渠道建设上,他们按照“资源整合、多网融合、一网多用”和“量质并重、质量为先”的原则,将原有的便民服务站、代办所、村邮站等邮政渠道资源进行整合,依托“邮掌柜”系统,打造成一个统一的农村综合服务平台。截至11月底,全县共建成电商服务站点169个。主要依托乡村小卖部、小超市建设的电商站点完全实行市场化运营,从而确保了能建一个活一个。

但要使平台建设达到有效建设和有效运用的效果,仅靠建设一个个电商站点,如果背后没有一个高效的实物寄递网的支撑,是无法真正实现建得起、养得活、用得上、有效益的。

点多、线长、面广以及道路交通条件简陋所带来的高成本,一直是阻碍农村物流配送发展的最大瓶颈。正如阿里巴巴总裁金建杭所说的“目前,一个包裹从商家派送到乡村消费者手中,比派送到城镇消费者手中的成本要高10-15元。这个成本差异,阻碍了中国乡村消费者享受互联网电商的整个进程。”

资阳市下辖1区3县(市),邮政目前开行的9条邮路仅能覆盖1/3的支局,乡镇代办点的邮件则全靠代办员搭车骑摩托转接,而且是两三天才跑一次,时限根本无从谈起。但要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物流配送是一个绕不过的“坎”。重组实物传递网络、增开邮路是唯一的办法。目前,已开通了安岳直达成都的邮路,时限缩短了一天,县到乡镇提前了两天。紧接着全市还将增开10条邮路,将实物寄递网覆盖到所有的支局(所)。安岳的县乡邮路也将从3条增加到9条。对于邮政企业,这无疑意味着运营成本的加大。

“虽然,我们重构综合服务平台、着力打造农村物流配送网络,眼下给邮政企业带来的效益还不大,但我们看重的是农村电子商务的发展所蕴含的巨大商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资阳市分公司总经理查鉴说,至少,有了这个大平台和物流配送网络,邮政未来在农村银行卡、电子支付方面的金融服务和寄递市场将大有用武之地。目前,仅安岳县每年寄递市场的出口量就已逾3000万单,而邮政却几乎没拿到多少份额,如果再不努力,我们将被挤出寄递市场。

“还是那句老话:得渠道者得天下!”查鉴说,这就是马云为什么能火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