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日,针对此前有媒体报道山西陵川县积善村代课教师宋玉兰执教40年月薪150元一事,陵川县人民政府在其官方微博“陵川发布”上作出情况说明(以下简称说明)。说明指出,2015年把村雇幼儿教师待遇补充至每人每月900元,但需待今年批准后执行。

当地百余名幼儿教师有类似情况

说明指出,陵川县类似于积善村幼儿教师这种情况的有百余人。因幼儿教育还没有被国家纳入义务教育序列,属村雇校用,目前平均工资为400元/月左右,均为所在村委会支付,各村视经济情况不同而发放标准不一。县政府经会议确定,结合陵川贫困县的财政收支实际,从2015年元月起,把村雇幼儿教师待遇补充至每人每月900元,原发放渠道不变,确有实际困难无力支付的村,由县里通过转移支付给予帮助。

相关资金列入今年预算待批准

针对2015年积善村幼儿教师工资并未达到每月900元的情况,文中解释,2200元/年是继续按惯例支付,缺额8600元/年由县转移支付补足。此项支出因议定时间在2015年6月,所以并未进入2015年度县财政预算,但已按《预算法》规定和2016年缺额资金一并列入2016年预算。该项资金将于2016年县人代会通过政府预算后执行,届时,将随农村转移支付资金下达并发放到位。此外,积善村每年收取的3000元左右的幼儿保育费,也作为生活补贴全额发给幼儿教师,2015年9月份该项补贴已由幼儿教师本人领取。

这条微博还补充说,所有在岗的村雇幼儿教师只要符合2012年山西省教育厅、监察厅规定的中小学(幼儿园)代课人员统计条件,其60周岁以后可以享受教龄补贴。

■ 背景

执教40年至少教出上千名学生

从17岁到57岁,山西省陵川县积善村代课教师宋玉兰坚守三尺讲台40年,她用生命中最宝贵的时光照亮这个偏僻的小山村。虽然宋玉兰这一辈子每月工资最多时也只有一百多元,但她喜欢孩子,说“我离不开孩子们”。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一直代小学的课程,2000年以后学校的小学老师多起来了,我便开始带幼儿班。”宋玉兰说,现在班上有11个孩子,每天给孩子教些简单的汉字和加减乘除,带他们唱唱歌,跳跳舞。“村子里老师少,逼得我们几乎都是全能教师。”

保守估计,在这个现在有1200多人的小村子里,宋玉兰累计教出了上千名学生。不少家庭,大人孩子两代人都出自宋玉兰门下。

宋玉兰回忆,刚当上老师时她是挣工分,全年是280个工分;上世纪八十年代,每月可以赚50元,在当时的农村,这收入还算不错;到了九十年代,月工资涨到100元,家里的开支开始不够用;2000年以后,她的收入又涨了30元。

宋玉兰现在每月工资仅150元,一年一结,到了年底才能拿到1800元。“代课老师退休后一点保障也没有,现在也不敢退休。”超过退休年龄2年的宋玉兰说,“能干一年是一年。”

为了维护权益,宋玉兰坦陈,自己堵过领导的门,拍过领导的桌子,但十几年来始终没有解决。

记者咨询陵川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据介绍,当地在2000年前后有一次民办老师转公办老师的机会,之后十几年来再也没有转为公办老师的名额了。并且,这位负责人说,“幼儿教师一直没有正式编制,很多时候都是挤占小学教师的编制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