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 刘松岳/绘

2015年12月17日,西安一高校对收缴上来的违规电器进行了集中销毁。据悉,校方收缴的“热得快”、烧水壶、电火锅等违规电器有数百件,在教学楼前摆了有百米长,销毁现场,学校领导用榔头砸毁了收缴来的违规电器。(12月20日中国青年网)

销毁违禁电器本身是值得肯定的事情。近年来因学生私用大功率电器,大学里类似的危险案例屡见不鲜。上月西安某所高校就曾发生宿舍失火,多亏是上课时间才无人伤亡。隐患在身边,校方自然迫切希望提升安全系数。可是,“砸毁”这一粗暴的方法,真的合适吗?

该校领导事后辩解称,当场砸毁是为避免学生误以为校方将这些电器“中饱私囊”。其实将违规电器封存后责令学生假期带离学校或者将其捐赠给困难人士,都是不错的选择。毕竟,大学不是仅仅为了确保人身安全的育儿所,更是潜移默化影响价值观的大课堂。“封”和“捐”比起“砸”来,多了一份理性和温情,也不至于让学生们面对大榔头寒了心。

可惜的是,西安这所高校显然没有考虑周全。面对火灾隐患,心急如焚的校领导用了十分“直接”的方法。只是,砸毁几百件电器或许能在一段时间内降低火灾隐患,让学生教训深刻,但如此简单的管理方式能否杜绝“死灰复燃”,所谓教训又是否会成为学生内心的阴影,显然都没有在考量范围之内。

往深处说,学校的管理层依旧抱着相当陈腐的管理态度。虽然无法断言用大榔头当面砸毁这种行为有恫吓和警告的意味,但至少可以看出该校的领导喜欢强制性的管理措施,偏爱用“短平快”的手段解决难题。

这也恰恰反映了学校管理手段的笨拙。在面对违禁电器这种老难题时,缺乏和学生沟通、教化的手段,仅仅突击检查、一砸了事。也许管理者会委屈,“这个问题实在是不好管,让人着急”。但反思一下,高校的日常工作中,又有多少精力放在了平时的安全监督、宣传和沟通上呢?以暴力的手段去纠正学生生活中的错误,其实是日常管理无能的表现。毕竟,习惯了使用“榔头”让学生长教训的校方,在不能使用武力的地方,又能有多少有成效的管理手段呢?

多听取学生的声音,绝对是比“高压管理”更好的办法。千百年前的古人都知道“堵不如疏”,今天的学校也该有这种精神:吹风机的存在恐怕是因为冬天头发干不了;“热得快”估计和糟糕的寝室温度有关;自备锅灶在寝室做起饭来,则应该是学校的饮食太不理想。多和学生沟通,了解他们的难处,从源头上解决,是比逞一时之快更好的选择。管理者常质问:“你为什么不照学校规定的做?”我们的高校,作为一个既教书又育人的地方,应该跳出这种思维,这不仅能体现管理水准的提升,更是在完成控制者到服务者的身份转变。

对于高校处理违禁电器的行为本身,舆论应该承认其初衷的正当性。但是,这并不构成其不被谴责的理由。放眼社会,从城管到拆迁办,屡屡承受污名的他们往往有着正确的初始目的,但正由于部分人员理念失当,就有可能导致执行手段不当从而引发社会矛盾。在原本应该和谐友爱、言传身教的高校里,出现砸电器这种拙劣的管理手段,轻则会伤害学生内心,重则会把这些粗暴的手段和居高临下的态度扩散到社会——毕竟,一个习惯了被砸烂东西、强制约束的学生,将来管理别人时难免不会效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