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日,民警程立新(左一)和民警李树合走在山路上巡山。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王贵彬

昨日,民警程立新到村民家中走访。昨日,民警程立新到村民家中走访。

从前门出发,行驶约90公里,就到达了房山区史家营乡。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从百花山景区向下行驶约12公里,房山公安分局史家营派出所就坐落在一个小山坡上。

史家营派出所位于北京的西南角,11名民警驻守在此,承揽了两个景区和12个自然村的大事小情。

这是程立新在史家营坚守的第九个年头,在海拔800多米的山区里,程立新和同事们见证了史家营的变迁。

新年第一天村庄走访中度过

新年第一天,山区晴朗无云,空气清新。上午10点,48岁的民警程立新接班后,与一同值守的李树合走出派出所,前往辖区村庄走访。

1月1日下午2点,大村涧村委会门前,60岁的值班人王少森正在院子里遛弯。看见程立新走近,他赶忙把院门打开。

“老伴带着外孙去买药了。”王少森把二人请进屋子,开始汇报村里近两日的情况。“您让我提醒大家注意防火,我都跟他们说了。”程立新坐在板凳上,把摊开的笔记本放在腿上,将王少森提供的信息逐一记录。

王少森说,大山里信息不发达,村里有个大事小情都要找民警帮忙。“有一次家里门锁坏了,钥匙打不开,民警爬上二楼,进屋帮着开的门。”王少森说,自己常年在村委会值守,是民警的“信息员”,谁家有个纠纷矛盾难以调解的,他马上向民警汇报。

“冬天干燥,得注意防火。发给大伙的报警器都得督促他们安装好,烧炉子时,报警器要是响了,就赶紧开窗通风,以免发生危险。”程立新叮嘱王少森,要持续对村民进行防火宣传。

老人不肯离开“空村” 徒步进村看望

沿着山路行驶约20分钟,程立新和李树合来到西岳台村。因村里路窄,二人将车停在村口,徒步进入村内。

这个村因过度开采,被鉴定为采空区。政府部门为保证村民的安全,发放补贴供居民外迁居住。如今,村子里大多数村民已搬离。少数几户未搬的村民,是民警的重点关注对象。

1月1日下午2点半,86岁的西岳台村村民张城福穿着暗红色棉袄、端着烟袋正侧倚在沙发上看电视。“张叔,您最近身体咋样?”程立新和李树合走进小屋,询问张城福的情况。

“挺好,都挺好的。”张城福说,虽然政府每月都给外迁的补助,家中经济条件也不差,但住了一辈子老房子,子女也提出想接老两口走,但他“舍不得老屋”。

“大多数村里人都走了,上城里住楼房去了。”张城福的亲戚说,周边的房子有的空了,有的倒了,村里还剩下三五户人,有时十天半个月都见不到人,村里的山泉水因为早年的煤炭开采被破坏,村民喝水要到远处去拉,但即便如此,老人依然不愿离开。

程立新将张家的老房子查看一周后,又提醒张城福注意防盗防火。“因为村里人少,前几年有进屋偷东西的,现在少了很多,但不能疏于防范,另外烧煤的时候也要注意安全,警报器都装好。”

村庄人员饱和时每天出警四五次

程立新记得,几年前的史家营与现在的环境截然不同。

村子里的平房大都被外来挖煤淘金的工人租住着,随处可见做小买卖的商户。不少当地村民瞅准商机,干起养车运煤的生意。盘山路上,到处停着拉煤送煤的车,外出开车难通过,只能依靠双腿。而煤炭带来的巨大的利润让越来越多的外来者加入,村庄迅速由饱和到拥挤,“全国各地的口音都有”。

人口数量多且杂,案件数量也不少。那时,值班民警每天出警至少四五次。程立新回忆,村里的治安环境不断受到影响,常有喝酒滋事、占道起争执的案件发生。民警巡逻时,也常能发现无任何资质的“黑煤窑”随时威胁着矿工的生命安全。

2011年,北京全城禁煤,山上的煤窑被逐一关停封窑。不少黑煤窑的经营者也被处理,喧闹、沸腾的史家营顷刻安静下来了。

但利润使然,一些侥幸逃脱的私人煤窑经营者依然打着煤山的主意。程立新记得,2011年前后,自己一个小组抓获的非法开采、运输、出售煤炭的治安和刑事案件就有数十起,一百三四十人被处理。

禁煤后,上万名外来人口迁出史家营,原本拥挤不堪的史家营变成空城。

如今,村庄回归了田园生活。山路上,偶尔可见村民驱赶数十只山羊行进。对民警来说,发案量较此前也有了大幅度减少,多数是村民的琐碎小事。

去年10月,正值秋收时分,百花山村70岁的史老汉报警称,自家有一头羊被同村的张老汉牵走。“我们赶紧过去,原来是老史放羊时经过老张家的萝卜地,羊群把萝卜地给啃了,老张跟老史要2000块钱赔萝卜,老史不同意,老张一气之下把羊牵走一只。”

“这俩老人原来就有积怨,因此谁都不肯让步。”程立新说,无奈之下,他找来两家儿子,让孩子回去劝老人,最终两家达成一致,2000元赔偿降低到800元。

离家70公里过新年家人已习惯

走出村庄,程立新给家中70多岁的母亲打了个电话。“家家都在团聚,我却不能留在她身边尽孝。只能一再委托妻子和孩子替我去看望她。”程立新说,家里人早已习惯自己的工作。本来计划着今年能跟家人一起跨年,但最终他不得不再次跟妻儿“请假”。

这是程立新在大山里当民警的第九个年头。从家里到派出所单程70公里左右的山路,程立新每周至少要走两次。

“我值完班开车回家,到家也中午了,老婆孩子都出去上班了,三口人时间总对不上。”程立新说,这些年,孩子的教育和成长,自己也错过了很多,因此心里一直有亏欠。如今孩子已经长大工作,对父亲的工作也开始理解。

新年到来时,程立新和妻子通了个电话,两人约好,等程立新回家后一起去看望老人。

2016年,希望自己保持一个好心态。也希望自己和家人都有一个好身体。

——程立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