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昨日出版的《学习时报》中对“十三五”规划进行了进一步的解读。徐绍史特别强调,“十三五”期间应减少政府对价格形成的干预,成品油价格将完全实现市场化,此外,他透露了未来五年推进价格市场化的具体时间表。

“政府价格管理要把不该管的坚决放给市场,集中力量把该管的管住、管好。”徐绍史在答记者问中说道。在他看来,未来五年政府应逐步减少对市场价格形成的干预,特别是要在医疗服务价格、电力价格以及成品油价格等领域加速推进价格市场化。

对于价格市场化的落地时间,徐绍史表示,到2017年,竞争性领域和环节价格基本放开,到2020年,市场决定价格机制基本完善,价格调控机制基本健全。

实际上,对于推进成品油价格市场化,各方早已预留多处伏笔。去年10月,国务院在价改文件中明确提出要“择机放开成品油价格,加快能源价格市场化”;成品油价在去年底最后两个调价窗口内均“按兵不动”,当时国家发改委方面就表示,目前正在完善和制定新的成品油价格机制;去年12月31日,国家发改委就进一步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推进成品油价格进一步市场化召开座谈会征求意见,参会代表更是涵盖了整个成品油产业链。

不过,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看来,想要在五年内完成成品油价格全放开且市场能够平稳运行,着实面临着不小的难度。“完全市场化就意味着撤除‘政府之手’,如果市场行为下的油价变动过于激烈,对于百姓和企业来说都会产生明显的不利影响,因此,短时间内政府很难完全撒手。”林伯强说。

“此外,在现行体制下,一旦成品油价格完全市场化,占据绝对话语权的必然是中石油、中石化等石油巨头企业,如此一来,百姓在油价问题上将会十分被动。”林伯强表示。在他看来,真正的成品油定价市场化必须通过体制改革来保证。他补充道,成品油市场必须引入更多的竞争,放开上下游的利益垄断,形成一套有效的约束机制,只有这样,成品油价格市场化才能免去后顾之忧。